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四十章 雪月

第一千零四十章 雪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神荼行宮內,楊開返回。

幾個守護在門口的侍衛全都肅穆以待,恭敬行禮。

「楊兄回來了?」神荼的聲音忽然從裡面響起,旋即他大笑著從內走出,迎了上來。

「艾歐會長總算也放你回來了?」楊開笑呵呵地看著他。

神荼忍不住嘴角有些抽搐,一臉惱火道:「別提了,這一次險些被脫了一層皮……來來來,進來說話。」

他熱情地招呼著,與楊開並肩走進行宮內,詢問著楊開這段時間去哪裡了,怎麼一直沒見到他的蹤影。

楊開將自己的行程簡單地說了一遍,然後皺眉道:「我得跟你說件事。」

「什麼事?」神荼見他表情凝重,不由臉色也嚴肅起來。

楊開左右看了看,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一直跟在神荼旁邊的加隆道:「小兄弟放心,在這裡談話不用擔心會外傳出去,少爺行宮裡的人都是忠於他的。」

神荼點點頭,示意楊開大膽放心地說。

楊開這才道:「我這一趟出去……好像殺了三個你們商會的武者。」

「然後呢?」神荼追問。

「沒有然後,殺了他們之後我就回來了。」

神荼咧嘴一笑:「那沒什麼問題,商會的人不少,水月星內也時常會有一些爭鬥發生,每天都會死人,殺了便殺了吧,只要不是什麼身份太高的人,都不會出問題。」

「他們的身份倒應該不高,因為實力並不強。」

「放心,我替你把這事處理好,楊兄不用擔心。」神荼拍著胸脯,大包大攬。一點也不在意那三個死去的商會武者。

「先聽我把話說完。」楊開擺了擺手:「這一次的事並不是我主動招惹上的,我只是在返回的時候,路過了一片山谷地,然後那一群人中就追出來三個。」

「一群人?」神荼驚訝。

「恩,在那山谷內,停泊了一艘約莫三十丈長短的戰艦,還有一些你們恆羅商會的武者正在搬運著什麼物資,隔得太遠,我也沒看清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我路過那附近的時候被他們發現了,其中有一個跟我們年紀差不多大的青年指示那三個人追殺的我。」

「在山谷內交易物資?」神荼的臉色忽然微微一變,頓時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太尋常,他急忙問道:「你可見到那些人都有什麼特徵?」

楊開仔細想了想:「若說特徵的話,我對那個青年倒是很在意。他長得很……漂亮,恩,就是很漂亮!」

楊開說著,自己的表情都很怪,用漂亮兩個字來形容一個男人,他居然覺得很恰當,沒有什麼不妥。

神荼的臉色愈發凝重難看。與加隆對視一眼,忽然都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

「楊兄……再仔細說說那個青年……」他的聲音結結巴巴。

「我也沒看清楚,只是驚鴻一瞥而已,他的皮膚很白。臉上掛著一種讓人感覺很親切的笑容,哦對了,他身邊有不少女性武者,都對他很痴迷的樣子。個頭跟你我差不多,年紀也差不多。頭髮披散在肩上。」楊開邊想邊道。

「不會吧。」神荼驟然呻吟起來。

楊開察言觀色,見神荼和加隆的神色都不太對勁,忍不住問道:「你們是不是認識他?」

神荼嘴角抽搐,眼眸深處居然浮現出一絲驚懼的神色,沉默了好一會才道:「楊兄你也不是外人,我就不瞞你了,你看到的那傢伙可能……可能是我三哥雪月!」

雪月這兩個字從神荼口中說出,加隆的眉頭忍不住跳動了下,一副如臨大敵緊張過度的樣子。

「你三哥?」楊開怔住了。

「我三哥!」神荼重重頷首。

加隆在旁苦笑解釋:「整個水月星,神荼少爺只怕兩個人,一個是會長,一個便是這雪月少爺……」

楊開愕然,咧嘴一笑:「自己兄弟有什麼好怕的?」

神荼頓時叫起苦來:「他若不是我兄弟,我早已想方設法把他除掉了。楊兄你不知道啊,提起我三哥我就打冷戰……媽的,那傢伙給我製造了多少童年陰影啊,我懼怕老爹也沒懼怕他厲害。」

「這位雪月少爺似乎很有一手嘛。」楊開不禁對那妖異的青年感興趣起來,他與神荼相處了這麼一陣子,也知道這傢伙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能降服的了神荼,讓之對自己由內而外地產生懼怕感,這個雪月有些不同凡響啊。

「楊兄你就別取笑我了,你看到的若真是他,那事情就麻煩了。」

「怎麼?」楊開神色一正。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三哥應該是在私自與哪方勢力交易商會裡的稀缺物資,聚攏錢財,這是整個商會的大忌,是不被允許的,這事如果捅出去,他的麻煩就大了。」

「所以我路過的時候,他才會讓人追殺我?」楊開頓時瞭然,知道了一切的緣由。

「是!而且我三哥這人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他看上了什麼東西,看上了什麼人,就算有萬千阻礙也會得手。而且他這個人喜怒無常,表裡不一,沒人能猜到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我記得有一年,他與一個商會高層同時看中了一個侍女,雖然最後那個侍女被那商會高層得到,但他在一個月之後就莫名其妙地失蹤了。」

楊開臉色莜地一變。

加隆在旁點頭附和:「這事我記得,因為這事,會長大發雷霆了一陣,但因為沒有查到什麼線索,便不了了之了。」「如今,他恐怕看上了楊兄你的命,他要殺你滅口!」神荼低喝道。

這般說著,神荼站了起來,一臉擔憂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