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有些不同凡響啊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有些不同凡響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辛銳的聲音響起的時候,楊開還沉浸在對星圖的研究中。

他從那急促和驚恐的厲吼聲中察覺到了不妥,立刻抽回神念,然後他便感覺到四面八方傳來劇烈的能量波動,那波動之強,讓他有一種立刻斃命的錯覺。

羅盤震動起來,裡面傳來血瞳的訊念:「楊少爺,趕快……」

他的話還沒說完,便沒了音訊。

房間忽然崩碎了,那一塊快材料化為虛無消失不見,楊開的身體直接暴露在星空中。

他扭頭四望,看到了一團團血霧爆開,看到了一個又一個恆羅商會的武者掙扎逃命,卻避不開那些漣漪的吞噬。

一圈圈漣漪蕩漾過他們的身子,如最鋒利的刀子,將他們切成了粉末。

楊開意識到了不妥,提起一身的力量,猛地朝虛空中抓去,想要撕裂空間逃離此地。

但讓他感到絕望的是,無往不利的撕裂空間這一次居然沒能奏效,空間裂縫並沒有順利誕生,那漣漪爆裂開,已經影響了這偌大一片範圍的空間域場,讓這裡的空間變得紊亂不堪。

楊開無法撕裂空間!

一個個黑洞般的裂縫在戰艦四周誕生,它們就如魚嘴般一張一合,吞沒著附近的一切。

楊開勃然變色,頃刻間施展了魔神變,將自身力量提升到最大程度,不假思索地朝那漣漪擴散過來的反方向逃去。

背後那死亡滅絕的氣息如跗骨之蛆,追逐不放,爆碎的空間似最猛烈的空間利器,切割著楊開身上的每一寸肌膚,讓他剎那間血肉模糊,渾身冒著金色的光芒。

他強忍著疼痛,運轉聖元,凝聚出一面又一面的浩天盾,守護在自己身旁。那許久未曾動用過的銀葉秘寶也終被祭出,化為一道銀河,團團將自身包裹,密不透風。

嗤嗤嗤……

空間之力持續地切割著,銀光迅速變淡,這足有聖級上品的銀葉秘寶在很短的時間內便靈性大失,旋即崩碎。

這一件秘寶居然直接被毀掉了。

咔嚓嚓的脆響不絕於耳。楊開凝聚出來的浩天盾也抵擋不住那毀天滅地般的威力,一面面盾牌才剛形成便破碎開來,根本無法為楊開取的一絲喘息的機會。

渾身上下劇痛無比,楊開幾乎懷疑自己馬上就要死了。

他的速度已經提升到了極限,怒吼著,不顧一切地射向遠方。要衝出這裡,衝出一條生路。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從側旁傳來。

「少爺快走!我為你拖延片刻!」

楊開忙裡偷閒,朝那邊望了一眼,正見到一個老者頓住身形,張開了臂膀,似乎要擁抱著什麼。神色凝重地望著那從後方接近過來的一道道漣漪,詭異莫名的能量波動從他體內散出,屬於返虛境的氣場擴散開,他釋放出自己的力量,以自身力量為支柱,強行將一道快要閉合的空間裂縫打開,將那裂縫撕得更大。

漣漪波動擴散到他面前,他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巋然不動,那毀天滅地的威力加諸在他身上,讓他剎那間鮮血淋淋,衣衫崩碎,血肉分離。

但也因為他的這一番努力,許多毀滅性的力量被引導進了那空間裂縫中。

楊開驀然感覺壓力一輕,心頭大喜過望。

在那老者身邊不遠處。一個頭髮披在肩膀上,樣貌俊俏到妖邪的青年睚眥欲裂,望著那為了自己捨生取義的老者,有心拯救卻無能為力。咬緊了牙關祭出一幅盔甲,那盔甲是火紅的色彩,耀人眼帘,盔甲一片片加身,包裹住他的全身,讓他看起來英姿颯爽。

他與楊開對視一眼,同時朝一個方向奔逃。

雪月!

楊開暗罵一聲,恨不得現在停下來把這傢伙掐死!

對方悲慟的眼神悠然明亮,明顯是認出了自己的身份,但逃命關頭,他也沒功夫搭理自己,兩隻拳頭緊握在一起,彰顯著內心的無奈和憤怒,他再一次幽幽地回頭望了一眼,將那老者粉身碎骨的場面印入眼帘深處,將這份仇恨隱藏在心底,然後頭也不回地逃遁。

有著返虛境修為的老者只拖延了不到三息的時間,那被他強行打開的空間裂縫便被摧毀了,一道道漣漪氣勢不減地朝外擴散。

很快便蔓延到了楊開和雪月兩人所在的位置。

楊開只覺得一陣晃動,整個人如被千萬隻拳頭一起轟擊,每一寸肌膚都龜裂開來,識海內一片動蕩不安,旋即天旋地轉,不省人事。

在他昏迷的前一刻,他看到雪月身上穿戴的盔甲一片片被剝離,他的衣服也片片破碎開,露出了雪白完美,毫無瑕疵的身軀。

楊開的瞳孔在那一瞬間放大,他覺得自己似乎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這貨的兩團胸肌,好像有些不同凡響啊……

楊開怪怪的想著,然後失去了意識。

……

冰冷黑暗的星域中,一片荒蕪死寂。

原本存在於這附近的隕石海,在那一次爆裂中也被掃空了,龐大的聖王級上品戰艦不知所蹤,戰艦上的幾百武者杳無音訊,所有物資全部遺失。

這一切就像是從未存在過,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靜寂中,楊開血肉模糊的身影靜靜地漂流在星域中,他似乎陷入了沉睡,不知何時才能夠醒來。

金色的光芒將他籠罩,魔神金血強大的恢復力再一次發揮出了作用,讓他受損的血肉蠕動,傷口開始迅速癒合,缺少的地方滋生出新的血肉。

他的手指忽然動了一下,眼帘掙扎地睜開,目光無神,他渾渾噩噩,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昏迷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