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掙扎和反抗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掙扎和反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距離楊開所在之地百丈處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凹坑,此刻,凹坑內站著一個身材玲瓏曼妙,肌膚雪白,渾身上下同樣不著片縷的女子。

她站在凹坑內,輕撫著自己的額頭,慢慢揉捏著,茫然四顧。

她與楊開剛才的狀態一樣,因那災難而渾渾噩噩,還有些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她站在那裡,雪白的**綻放著如瓷器般誘人的光澤,胸前玉峰挺拔如山巒,飽滿而彈性驚人,美腿修長白嫩,兩腿間的美妙足以讓任何男人血脈賁張。

一道道殷紅的血跡在她身上蔓延,讓她看起來有一種別樣的誘惑。

她全身上下劇痛無比,微微一動便從喉嚨里傳出壓抑的呻吟,如最魅惑的音符蕩漾在這片天地間。

揉著想著,她漸漸明白了自身的處境,回憶起了之前發生的事,美眸莜地一縮,那瞳孔深處泛出如刀子般森寒的殺機,嬌軀輕顫起來。

牙關緊咬,深深地吸了口氣,飽滿的酥胸盪出勾魂奪魄的弧度,平復自己的心情。

然後她抹了下自己的空間戒,取出一粒散發香氣的丹藥塞進口中,恢復傷勢和力量。

她又從空間戒中取出一條雪白色的褻褲,那小小的褻褲精緻可愛,幾乎只有巴掌大,不知道是用何等材質製作而成,褻褲上鏤空了許多精美的花紋圖案。

她抬起腳,半彎下腰,準備把衣服穿上再說。

就在這個時候,頭頂上忽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一塊快碎石從上方滑落下來。

聽到動靜,她不禁花容變色,霍地抬頭張望。

然後她看到了一個男人不知何時矗立在深坑的邊緣,正瞪大了眼珠子朝這邊看來,他那兩隻眼睛似要綻放出精光。炯炯有神,目光放肆至極,如刀子般在自己渾身上下最私密最隱蔽的部位流連忘返,將一切都印入眼底。

她瞬間記起了這個男人的面孔。

正是他,在前些日子經過了山谷附近,讓自己不得不放棄了那一筆交易。

正是他,讓自己花費了兩個月時間尋找。為此殺了兩千人!

正是他,在戰艦被粉碎的時候與自己一起逃遁。

他居然渾身赤條條,沒穿任何衣服,裸露在外的肌肉結實有力,那男人的雄壯就這麼堂而皇之地暴露在外,如一隻大象的長鼻。玷污著自己聖潔的雙眼,刺入自己的毫無瑕疵的心靈!

然後她意識到自己也是沒穿衣服的,此刻正半彎著腰,雙胸顫巍巍,美腿輕抬,如最放蕩的女子在討好自己的情人般,將種種美好主動展露……

她羞憤欲絕!

「你找……」她嬌喝起來。但一句話還沒說完,忽然臉色蒼白,劇烈地咳嗽起來,薄嫩的嘴角邊溢出了殷紅的鮮血,小手捂住著自己的胸口,踉蹌了幾步。

她的傷勢比楊開要嚴重的多,五臟六腑全部移位,雖然因為之前那一件火紅盔甲的守護讓她看起來沒有多少嚴重的明傷。但那種種暗傷才是最要命的。

「……死!」她艱辛地將一句話擠了出來,然後她沖楊開怒目相視,咬牙切齒,一副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的架勢。

從來沒有哪個男人看過自己的身子,甚至除了那幾個最親密的人之外,誰都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秘密,但是現在。卻被一個不知從哪個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小角色看遍了全身,他那放肆的眼神還夾著一種評頭論足的意味。

她不禁生出一種被褻瀆的感覺。

「雪月少爺?」楊開咧嘴笑了起來,笑容意味深長,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軀裸露。不但沒有遮掩的意思,反而還往前走了一步,讓自己的身形變得更清楚了一些,然後他嘖嘖稱奇道:「沒想到,雪月少爺居然是個女人,這可真是天大的奇聞。」

凹坑下方的這個女子,在容貌上與他之前見到的雪月有著七八分相似,但是細微之處卻有不少差別,正是這些細微的改變,讓一個男性雪月脫胎換骨,變成了一個絕色尤物。

她的這種美,很難用言語來描述,容貌和**都堪稱完美,找不到一絲瑕疵,彷彿造物主將所有的優點都集中到了她一人身上,每一處都讓人魂牽夢繞,讓人迷醉其中,不能自拔。

她的一雙美眸也清澈至極,如水晶般晶瑩剔透,一直有奇妙的氤氳流轉,似要將人的神魂吸入其中,讓人掙脫不得,甘心為她效力,付出自己的一切。

楊開剛才走過來,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也是忍不住身軀一震,心中泛起了一種濃濃的陶醉,恨不得將時間和空間定格在那一刻,讓他永遠看著這個女子彎腰穿衣的一幕。

她整個人就如一場夢境,最美的夢境,沉醉在其中的人,不會願意醒過來。

楊開一路闖蕩,也見識過不少女子,姿色出眾者更是數不勝數,但是仔細比較下來,卻無一人能夠達到她這樣的高度,沒有哪一個能如她這般完美,平心而論,就算是蘇顏和小師姐與她比較都缺了一些東西。

一個人能生成這樣,堪稱奇蹟!

這完全就是造物主的恩賜。

她應該跟自己一樣,在那災難中昏迷,然後被這顆死星散發出來的重力牽引過來的,而且應該也是才蘇醒沒多久,否則不至於連衣服都來不及穿。

她殺了兩千個人,只為了尋找自己的存在,為了守住那一點秘密。

無論楊開願不願意,都已經成了她的敵人。

但是到了此刻,楊開不知道該不該沖她下手,來維護自己的立場和利益了。

畢竟不管怎麼說,這個人和神荼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