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上古遺迹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上古遺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毫無保留地催動自身的力量,聖王級上品星梭的速度被發揮的淋漓盡致。

他心頭的不安和危機感越來越強烈了。

前後半日功夫,楊開便抵達了分會所在的群山之中,他直接去了哈力卡安排的閣樓處。

遠遠地,楊開放出神念感知一番,發現閣樓還是跟自己離開的時候一樣,沒有人來過的痕迹,雪月也不在此地。

他立刻轉身,朝分會馳去。

片刻後,楊開再次來到當時見到哈力卡的那座宮殿前。

幾個守在宮殿門口處的侍衛見他風風火火地趕了過來,不禁眉頭一皺,不知道出了什麼事讓他如此緊張。

他們上次與楊開見過一面,知道這個青年是跟隨主星那位雪大人一道前來的,是雪大人身邊的護衛,只是實力有些低微,讓他們頗是看不起,暗暗覺得主星來人也不過如此罷了。

「哈力卡分會長回來了沒?」楊開落在他們面前,也不廢話,直接開口詢問。

「你找哈力卡大人有什麼事么?」其中一個侍衛不答反問。

「他回來了沒?」楊開低吼,神色猙獰,一副擇人而噬的模樣。

那侍衛一呆,心頭忍不住泛起一絲驚懼,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你們知不知道他去哪了?」楊開又問。

剛才搖頭的那個侍衛似乎因為剛才的無意識的配合而有些惱羞成怒,冷哼道:「大人的行蹤豈是你可以過問的,你算什麼東西?」

就算是主星來的,也不過是一個入聖兩層境的護衛而已,這語氣和態度實在讓人不爽。

楊開瞅了他一眼,暗暗覺得自己問他們是白費功夫了,他們這些人地位不高,應該不會清楚太多的機密。

一言不發,楊開轉身就走。他朝另外一棟宮殿飛了過去。

那一棟宮殿內,有一個強者的氣息,足有返虛境的程度,他應該知道些情況。

「草,這小子……」幾個侍衛不由有些惱火,恨恨地盯著楊開的背影,若不是有主星來人這層身份在其中。他們肯定不會與楊開善罷甘休。

片刻後,楊開便來到了不遠處那宮殿前,落了下來,直接走到門口的幾個侍衛面前,開口道:「我要見裡面的大人!」

「有什麼事?」其中一個侍衛問道。

「哈力卡分會長應該出事了!」

那侍衛臉色一變,上下打量楊開一眼。有些不相信地道:「你怎麼知道的?哈力卡大人可是返虛境的強者,在雨瀑星上是數一數二的高手,有什麼事能讓他……」

「你能進去通報一聲么?」楊開不耐地打斷了他的話。

「讓他進來!」裡面忽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這邊的動靜顯然已經傳了進去,為那裡面的強者察覺。

話音落,不等那侍衛反應,楊開已經風一般地衝進了宮殿內。

和哈力卡的宮殿差不多。在那宮殿內,一張椅子上,有一個中年大漢正在處理著分會的事務,見楊開急速衝進,不由地抬頭看了看他,開口說道:「你是跟隨主星雪大人來的那個護衛?」

「是!」楊開點頭。

「我是分會林沐風。」中年大漢冷哼一聲:「我不管你是不是主星來人,又跟隨在哪位大人身後,在這裡由我做主!」

楊開一言不發。

「為什麼說哈力卡應該出事了?」林沐風很滿意楊開配合的態度。開口詢問,「據我所知,你是沒資格參與這次的機密行動,你既然沒參與,又如何能得知?」

楊開皺了皺眉,腦海中靈光一閃,取出那羅盤狀的秘寶:「雪大人傳訊過來的。他們遭遇了巨大的危險。」

「什麼樣的危險?」林沐風微微變色,有些相信楊開的話了。

楊開搖了搖頭:「現在聯繫不上雪大人了,你可以嘗試聯繫一下哈力卡分會長,問問他看看。」

林沐風沉吟了下。也取出一塊羅盤秘寶,往內灌入神念,企圖與哈力卡取得聯繫。

片刻後,他臉色凝重,低喝道:「果然出事了。」

他沒能得到任何回應,立刻知道楊開所言不假。

「跟我來!」林沐風沖楊開一招手,急急忙忙地朝外趕。

來到宮殿外,林沐風直接祭出星梭,朝某一個方向飛去,楊開緊隨其後。

飛行中,林沐風拿著那羅盤秘寶,不斷地在與誰交流著,下達著各種命令。

片刻後,四面八方一道道青虹閃爍,迅速朝這邊聚集過來,這些人全都是被林沐風召集而來的恆羅商會武者。

他們圍聚在林沐風身邊,跟著他往前飛馳,也不去多嘴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

楊開暗暗觀察,心中微驚。

這些武者很多都是聖王境的強者,入聖境的數量並不多,其中甚至有幾個返虛境。

「沐風,發生什麼事了,這麼著急地叫我們過來。」一個中年婦人靠近到林沐風身邊,開口詢問。

「哈力卡他們好像出事了,我無論如何呼喚都得不到回應!」林沐風急急道。

中年婦人臉色一變,驚呼道:「那上古遺迹中難道真有什麼危險?」

「不清楚。發現那遺迹的時候我們就上報主星,沒敢私自查探,這一次那位雪大人過來就是為了遺迹的查探,若真有危險也不足為奇。」

「那位雪大人呢?」中年婦人又問。

「跟哈力卡在一起。」林沐風的臉色難看至極,片刻中年婦人一眼,低聲道:「她似乎還是雪月三少爺的女人!」

那中年婦人的臉色驟然蒼白,迅速意識到問題比自己想的還要嚴重。

如果是其他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