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昏迷不醒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昏迷不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上古遺迹中,楊開站在雪月身邊不遠處,默默地凝視著她,心情複雜。

他和這女人本應是仇敵,不死不休,卻因為靈魂鎖鏈的作用而性命相連,如今雪月命懸一線,無論楊開願不願意,都得想辦法把她救活。

只有雪月活下來了,他才能活著。

楊開並沒有急著動手,因為雪月四周此刻懸浮著一滴滴如寶石般玲瓏剔透的液體,那每一滴液體中都散發著讓楊開心悸的恐怖威能,神念靠近,連那念絲都能被凍結。

玄陰葵水!

楊開立刻明白,這些液體便是哈力卡口中所說的玄陰葵水了,只是他沒有想到,這種東西居然如此詭異。

楊開悄悄地數了數,空中大概懸浮著有五十來滴玄陰葵水的樣子,彼此間有些間隔,卻將雪月包圍的密不透風。

想要將雪月從這些玄陰葵水的包圍中撈出來,難度實在有些大。

楊開揮手拂起一道勁風,欲將這些玄陰葵水推開,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勁風襲去,那些玄陰葵水竟一動不動。

它們似乎重逾千鈞!

楊開神色凝重,加大了力道,這才將玄陰葵水堪堪移動了一點距離,讓雪月安全地露出來。

來到雪月面前,楊開望著她,有些一籌莫展。

他不知道該如何將這個女人弄出去,之前那個恆羅商會的武者去營救同伴的一幕楊開還記憶猶新,那種冰寒蔓延開,一個聖王境的武者都抵擋不住,直接被凍成冰雕,然後掉落在地上,摔成碎塊。

楊開可不敢隨隨便便地觸碰雪月的身體。

他運轉力量,手上浮現出一團漆黑的魔焰,慢慢地靠近雪月,想知道自己的魔焰是否能隔絕那冰寒的傳遞。

詭異莫名的魔焰中傳來及其矛盾的能量波動。隨著靠近,那燃燒的魔焰宛若遇到了剋星,火勢一矮,威力瞬間就變弱了不少。

楊開臉色凝重,不得不加大了聖元的輸出,變弱的魔焰再一次高漲,楊開將魔焰印在雪月一條雪白的粉臂上。

剎那間。能量的劇烈衝突爆發,雪月身上的寒氣急速地朝這邊蔓延過來,燃燒的魔焰竟在剎那間被凍結。

冰寒順著魔焰,直接朝楊開這邊傳遞,讓他勃然變色,瘋狂地催動聖元。

凍結的魔焰傳出呼呼的聲響。又一次變得火勢滔天,與那冰封萬物的寒冷做起了鬥爭。

楊開身軀顫抖,幾乎從未體會過這種艱辛,他頭一次施展出全力與一種冰寒的力量抗爭。

時間流逝,玄陰葵水的冰寒時而被魔焰壓制,時而蔓延到楊開的手臂,兩者之間竟鬥了個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楊開的實力雖低,但這魔焰卻是他融合了兩種截然不同屬性的能量,誕生出來的另外一種力量奧秘,它詭秘難測,只要楊開境界足夠,它能焚盡世間萬物。

它有極大的成長性!

但是眼下,魔焰似乎有些不是玄陰葵水的對手,只堅持了片刻功夫。楊開便兵敗如山倒,冰寒的意境一路朝他的身體處蔓延,讓他的身體和思維統統變得僵硬凝滯。

楊開迅速沉浸心神,在魔神秘典內呼喚:「幫我一把!」

他不得不向神樹求援!

神樹是陽屬性神樹,也是冰寒的剋星。

「好!」神樹立刻回迅。

下一刻,一股龐大到匪夷所思的陽屬性能量忽然從魔神秘典內爆出,與楊開的魔焰一道。驅散他身上的冰寒。

玄陰葵水的寒冷迅速被壓制。

楊開的魔焰直接將雪月的嬌軀包裹,與此同時,神樹內迸發出的陽屬性能量也將雪月包了一層。

雙管齊下,雪月身上的冰霜迅速融化。她那慘白的臉色也逐漸紅潤起來,冰冷的身子漸漸變得溫暖,微弱的心跳聲從飽滿的酥胸處傳出。

楊開神色一喜,不遺餘力地與神樹合作起來。

半個時辰後,雪月身上的冰霜消失殆盡,直到此刻,她體內綻放出來的七彩霞光才漸漸黯然下去——她本人似乎也到了油盡燈枯之際。

神念在她身上查探一番,楊開發現她的情況有些古怪。

雖然玄陰葵水之危已經解除,但她依然徘徊在生與死之間,昏迷不醒。

楊開毫不客氣地侵入到她的識海之中,卻發現這裡一片寒冷,宛若一片冰川世界,海水凍結,雪月的神魂靈體不見蹤影,只有她微弱的氣息存在,無論楊開如何呼喚,也得不到任何回應。

楊開的眉頭皺緊,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只能暫時從她的識海中退出。

「我得休息一陣,暫時沒辦法幫你了。」神樹說了一聲便沒了動靜,這一次它的付出似乎很巨大,巨大的不得不進入沉眠的狀態。

不但神樹消耗巨大,楊開一身聖元同樣消耗不少,若非他身體特殊,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聖元,根本無法驅散掉雪月身上的玄陰葵水。

蹲下身子,將她攔腰抱起,伸手把空間撕裂開,楊開一頭鑽了進去。

他根本顧不得那些懸浮在空中的玄陰葵水,雖然它們是及其罕見的寶貝,可楊開實在沒心情去收集它們,更不知道該如何去收集。

礦洞上方,哈力卡經過半日的恢復,氣色總算是好了許多。

那幾個跟著他一併逃出來的商會武者,也都堪堪撿回一條性命,只是全都斷胳膊缺腿。

最凄慘的一人,更是雙臂盡斷!

他是個聖王境的武者,可沒了雙手,從今以後他在武道上將再無進步的空間,一想到這裡,他的眼神便無限灰暗,看不到一絲光明。

恆羅商會的其他人也都愁雲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