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宗傲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宗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群山中的閣樓處,哈力卡的斷臂上還有些鮮血滲出,與林沐風還有那中年婦人一道,站在閣樓外悄然等待,臉色焦急。

楊開就站在他們不遠處,神色淡漠,一動不動。

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片刻後,從那閣樓內忽然湧出十幾個人來,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無一例外,胸口處全都佩戴著象徵煉丹師身份的標誌。

那是一個爐鼎的標記,這個標記是整個星域通用的。

以鼎足的多少來區分煉丹師的等級。

這些煉丹師胸口佩戴的標誌上,鼎足最少的也達到了八足!這是聖王級煉丹師的標誌。

甚至有兩個年級最大的老者佩戴的是九足爐鼎,那是虛級煉丹師的身份象徵!

虛級煉丹師,在恆羅星域中的地位相當之高,放眼整個星域,達到虛級煉丹師程度的也沒有多少。更高一層的虛王級只有寥寥三五人而已,為最強大的幾個勢力瓜分佔有。

恆羅商會偌大一個勢力,也只有主星上擁有一位虛王級煉丹師坐鎮!

而從閣樓里走出來的這十幾人,便是雨瀑星上資格最老,技藝最強的十幾位煉丹師。

哈力卡和林沐風將這些人請來,就是為了給雪月診斷傷勢,看他們能不能找到解救之法。

平日里這些煉丹師分散在雨瀑星的不同位置,擁有自己的領地,培育藥材,為商會煉製可以對外出售的丹藥,商會給他們提供保護和一定的資源,他們與商會的關係是合作,並非下屬。所以即便是哈力卡和林沐風,對他們也是以禮相待,不敢有絲毫不敬。

平時沒事也不敢去打擾他們,但為了雪月三少爺女人的安全,他們還是將這些人請過來匯聚一堂。

十幾人走出來的時候,哈力卡等人精神一震,快步迎上,林沐風抱拳道:「諸位,雪大人的傷勢如何,可有化解之法?」

十幾人面面相覷。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一見他們這幅表情,哈力卡和林沐風不由心頭一沉,意識到了不妙。

「情況到底如何?」哈力卡急急詢問。

大家將目光投向那佩戴九足爐鼎標誌的其中一人。那發須皆白的老者不得不開口道:「兩位大人,老朽就直言了,我等十幾人查探半晌,也不知那位雪大人到底是因何原因而陷入了昏迷當中,只知曉她是受到一股冰寒力量的侵入。她的身體機能已經全部冰封,沒有自主的意識,也無法詢問出什麼來。」

哈力卡靜靜地聆聽著。

那老者又道:「你們不告訴我等這位雪大人到底遭遇了什麼,讓我們如何解救?我們也不知道該煉製什麼丹藥來救她啊。」

「是啊,最起碼得把原因和她的遭遇說出來才行。」另外一個虛級煉丹師附和道,「這樣一來。我們才能對症下藥,煉製喚醒她的丹藥來。」

哈力卡頓時一臉的為難之色。

玄陰葵水事關重大,那是能讓任何人都眼紅的修鍊至寶。消息一旦外泄出去,極有可能會惹來強者的覬覦,在他們還沒有想出收取的辦法之前,哈力卡無論如何都不敢說出玄陰葵水四個字。

可這樣做的話,也耽誤了這十幾位煉丹師對雪大人的診斷。一時間糾結無比,不禁將目光投向林沐風。徵詢著他的意見。

林沐風不著痕迹地搖了搖頭。

哈力卡神色艱辛道:「諸位,不是我們想隱瞞,只是此事太過重大,我們不敢隨意亂說。」

聽他話中的意思,十幾個煉丹師也意識到有些事不是他們可以過問的,沒有再繼續堅持,那老者皺著眉頭沉吟片刻道:「若是這樣的話,那請恕我等無能為力了。」

「諸位,不能再嘗試一番?」哈力卡大急,「你們可是雨瀑星上最出色的煉丹師了,若是連你們都沒有辦法,那雪大人她……」

雪大人死不死,與他沒什麼關係。他擔憂的是一旦雪大人出了什麼意外,會惹來雪月少爺的瘋狂暴怒,那就不是他能承受的了。

十幾個煉丹師都齊齊搖頭,表示自己確實無能為力。

哈力卡和林沐風等人不禁神色無奈,相視苦笑。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聖王級煉丹師道:「哈力卡大人說我等是雨瀑星上最出色的煉丹師,倒是抬舉我們了,我們可是知道還有另外一個人,論煉丹技藝,對藥理的認知比我們都要厲害,你們若是能請動他來看看的話,說不定能瞧出些名堂,找到化解之法也有可能。」

聽他這麼一說,那先前說話的老者不禁眉頭一揚,似乎也想起了這麼一個人,點頭道:「不錯,若是他的話興許可以。」

其他人頓時附和起來,都心悅誠服地承認那個人是雨瀑星上的第一煉丹師。

煉丹師這個群體,是相當高傲的,同等級的煉丹師之間,沒人會承認別人比自己厲害,他們永遠都只會覺得自己是這個等級最出色的煉丹師,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是垃圾,煉製出來的丹藥也是垃圾!

能讓十幾位煉丹師都異口同聲地贊同,那麼只有一個解釋,那個煉丹師的等級比他們都要高,那是一位虛王級的煉丹師!

哈力卡等人也是眼前一亮,不過很快,神情苦澀起來,說道:「想請他來……難,難啊,就算是我們過去拜見,恐怕都要被掃地出門!」

林沐風吸了吸鼻子道:「五年前林某去拜會那人的時候,因擾了他的清凈,被他硬是追殺了半個月,最後還是等他自己怒火平息才不了了之的,我可不想再被他追殺。」

他提起這段往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