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嚼碎了喂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嚼碎了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遠離那山谷還有三十里地的時候,哈力卡就停了下來,支支唔唔了好一會,才道:「小兄弟,我在這裡等你,若是事不可為,立刻離開,不要多做糾纏,宗傲大師最煩這種人了,惹毛了他後果不堪設想。」

楊開上下掃了他一眼,哈力卡神色尷尬,解釋道:「小兄弟你年少,修為低,宗傲大師就算惱怒,怕也不會自降身份對你出手。但我若是一起過去的話……」

「知道了。」楊開猜出了他的顧慮,也不強求,抱著雪月閃電般離去。

哈力卡站在原地,伸長了脖子,眼巴巴地望著前方,心中忐忑不已,不知道楊開此行會不會順利,又或者是被宗傲暴打一頓。

三十里,一眨眼的功夫楊開便已抵達。

徑直地來到那宮殿外,楊開朗聲喊道:「前輩,我家大人逢遭大難,昏迷不醒,聽聞前輩是雨瀑星上最出色的煉丹師,特來請前輩出手救治,勞煩前輩行個方便,為我家大人診斷一番。」

宮殿內,一片靜悄悄的,楊開能感覺到,裡面有生命的氣息傳出,那叫宗傲的煉丹師也確實就在裡面,卻沒有任何回應。

他一連喊了三遍也是如此。

遠處,哈力卡一顆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暗暗決定若是宗傲暴怒衝出,他立刻遁走,絕對不會停留。

宮殿外,楊開焦急等待。

世外高人總有一些脾氣,這一點楊開也能理解,所以他並沒有魯莽行事,連哈力卡和林沐風等人對這個宗傲都忌憚有佳,他一個入聖兩層境的小武者若是激怒對方,絕對沒什麼好下場。所以他就這麼抱著雪月,站在外面喊話,語氣恭敬,靜待宗傲的答覆。

他也在考慮,若是宗傲不願意出面又該怎麼辦。

雪月昏迷不醒,他無法放置不管,兩人的性命相連,雪月一旦在昏迷中遭遇什麼不測,他也無法獨活。

所以楊開迫不及待地要將雪月喚醒。然後解除那靈魂鎖鏈,恢復自由之身。

就在他患得患失的時候,宮殿內忽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進來吧!」

楊開一愣,有些沒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順利,臉上浮現出大為意外的神色。仔細品味了下宗傲的語氣,發現他沒有什麼不滿和惱怒,這才邁步朝宮殿內走進。

宮殿的大門洞開,也沒有任何侍衛或者奴僕的存在,這方圓幾千里的地界,似乎只有宗傲一個活人。

在宮殿內繞了段路,楊開來到一間巨大的廂房前。從那廂房內,傳出濃郁的丹香味,他小心翼翼地走進去,左右看了看。眼帘不禁一縮。

這個廂房,應該是宗傲的煉丹房。

只是此刻,這煉丹房內擺放了幾十個大大小小的丹爐,每一個丹爐都還有餘熱。應該是剛煉丹完不久。

在這廂房的一個角落裡,堆積了大量的玉瓶。那玉瓶中,都裝滿了丹藥,五顏六色,種類不同,煞是壯觀。

楊開粗略估計,這堆放起來的玉瓶最起碼有兩百瓶左右,就這麼散亂無章地被放在地上,宛若什麼不值錢的玩意。

楊開暗暗心驚,這才知道哈力卡之前所言不虛,這個宗傲煉丹的數量確實有些恐怖。

此刻,宗傲就坐在一張獸皮椅子上,手上拿著一個玉瓶,似乎在檢查著什麼。

查探了一眼,沒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宗傲隨手將那玉瓶又丟到一旁的角落裡,與之前那些玉瓶堆積在一起。

他的身邊還有十幾個玉瓶。

一一檢查下來,宗傲眉開眼笑,自言自語道:「又有一顆,嘿嘿,不錯不錯,不枉費老夫一番勞累,哎,丹藥難練啊……」

這般說著,他從那玉瓶中取出一顆丹藥,放進另外一個事先準備的玉瓶當中。

楊開看的仔細,那個玉瓶中裝著的丹藥,竟全都是生出了丹紋的。

——這個宗傲似乎只把生有丹紋的丹藥留了下來,其他的棄之如敝屐,不屑一顧,也不管那些丹藥檔次如何,貴重與否。

宗傲在檢查丹藥的時候,楊開也沒出聲打擾,就這麼站在那裡。

片刻後,宗傲才忙完,將那些生有丹紋的丹藥收進懷裡,抬起眼來看了看楊開,嘿嘿怪笑道:「你就是之前在老夫葯田處偷師的那小子吧?」

楊開臉一紅,訕訕道:「前些日子晚輩途徑此地,為那葯田中的玄妙吸引,情不自禁停下研究了些日子,若有冒犯之處,還請前輩原諒。」

不管在哪個地方,偷師都是及其惡劣的事情,楊開也知道自己乾的有些不厚道。

只是當時他確實沒想太多,現在對方追究起來,他無話可說。

「恩。」宗傲對楊開坦然認錯的態度還算滿意,從椅子上長身而起,輕笑道:「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今天算你小子運氣好,老夫剛煉丹完畢,又有了些收穫,看在你也是個煉丹師的份上,老夫就不追究了。」

能參悟到葯田裡的奧秘,只有同為煉丹師的人,這一點宗傲比誰都清楚。

「你家大人怎麼了?」宗傲主動開口詢問。

楊開神色一肅:「昏迷不醒,生機冰封,意識散亂,神魂靈體也不見蹤影!」

「你深入到她的識海了?」宗傲訝然地望著楊開。

楊開輕輕點頭。

宗傲忽然怪笑起來:「你跟這女娃娃的關係不簡單啊。」

他一臉曖昧地望著楊開,笑容耐人尋味。

只有很親密的人,才會去深入對方的識海中窺探,若是楊開真是雪月的護衛,根本不可能有膽子做出這種逾越之事。

宗傲人老成精,哪裡還看不出其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