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打賭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打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哪一株藥材能生長這麼長時間?萬年期間,天災,滄海桑田,任何一些突發的情況都能讓草藥消失在這天地間,可以說這樣的藥材根不可能找到。

倒是其他的珍貴藥材,雖然價值極高,卻不難尋覓,恆羅商會以商為主,只要將事情拜託給哈力卡等人,楊開相信其他的藥材很快就可以收集到。

一株萬年葯齡的還魂聚魄花讓楊開頃刻間束手無策!

「女人嘛,天底下多的是,我看你小子年紀輕輕,日後還有大把光陰好活,總會遇到一些出色的女子,有時候該放下就得放下……恩,放下也是一種幸福啊。」宗傲唏噓感慨,似乎心有所觸。

「我必須救活她!」楊開搖了搖頭,神色堅定,「前輩,就沒有別的方法能化解她的危難了么?」

宗傲深深地看著他,面色也漸漸凝重,好一會才道:「還有一種丹藥應該也可以,而且這丹藥需要的材料不難尋找,丹藥身的檔次也不算太高。」

楊開眼前一亮,期待至極地低喝:「還請前輩指點迷津!」

「罷了,看你小子一片痴情的份上,老夫就再指點你一番。」宗傲嘆了口氣,悠然道:「不過我還是勸你不要報太大的希望。」

「前輩請講。」

「離火丹!」宗傲從口中吐出幾個字來。

「離火丹?」楊開眉頭一皺,快速思索起來,片刻後,目光訝然:「聖王級下品離火丹?」

「不錯,離火丹確實是聖王級下品丹藥!」宗傲輕輕頷首。

楊開一臉疑惑:「前輩,晚輩有些不明白。離火丹的檔次並不算高,怎能解除我家大人之危?」

他確實不太明白,宗傲給出的第一個法子是要煉製虛王級的丹藥,第二個法子居然是聖王級的丹藥,兩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如雲泥之別。

宗傲嘿嘿怪笑,咧嘴道:「你以為是普通的離火丹?老夫所指的是生有丹雲的離火丹!」

楊開轟然一震,心頭恍然大悟。

「你既然也算是煉丹師,應該知道一枚丹藥生出丹紋,丹雲之後。藥效會呈幾何式的增長,這也是為什麼生有丹紋和丹雲的丹藥價值要高很多的原因。聖王級下品離火丹,若是生出丹紋的話,那它的藥效差不多等同於聖王級上品了,若是生出丹雲。就算不如虛王級丹藥,也相差不遠了。」

「我明白了。」楊開雙眸中神光熠熠,瞬間恢復了精神。

宗傲將他的表情看在眼中,冷笑一聲:「但是生有丹雲的離火丹豈是這麼容易煉製的?這可能比你尋找一株萬年葯齡的還魂聚魄花還要艱難,老夫還是那句話,小子你趁早放棄的好,不要做這些無用功了。」

他說這些倒不是打擊楊開的積極性。只是客觀地評價事實。

就算是讓恆羅星域中那幾位最頂尖的煉丹師來煉製離火丹,也不一定能夠煉製出丹雲來。

楊開咧嘴一笑:「不試試又怎麼知道能不能行的通?」

宗傲連忙表態:「小子你可別打老夫的主意,我是不可能幫你煉製離火丹的,老夫跟你沒交情。也還沒這麼大的事能夠確保煉製出一顆生有丹雲的聖王級丹藥。」

「我沒想請前輩煉製。」楊開輕輕地笑了笑。

「哦?你心中已有人選?」宗傲微微詫異,「說說聽聽,你想找何人煉製,老夫幫你參謀參謀。且看那人有沒有這個能耐!」

他不覺得在這雨瀑星上,還有人的煉丹術高過自己。論煉丹,自己才是最厲害的那個。

「晚輩自己煉!」

「你自己煉?」宗傲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楊開輕輕頷首。

宗傲似乎是要重新審視他一般,上下打量著,好一會才表情古怪道:「你想胡鬧老夫也不阻止,那是你自己的事。恩,若是你真能煉製出一枚生有丹雲的離火丹來,老夫叫你一聲爺爺!」

他根不相信以楊開的能力能夠煉製出來。

楊開不過是個入聖兩層境的小武者而已,他就算是個煉丹師,在煉丹之道上有些天分和資質,了不起在這一行上浸淫二十年光陰。

聖級上品丹是他的極限!宗傲心頭斷定。

連聖王級丹藥都煉製不出,又怎麼能煉製出至高的丹雲?

宗傲只當他是年輕人氣血方剛,口出狂言。

楊開卻是眼前一亮,怪怪地笑了笑:「前輩,你這稱呼晚輩不敢當啊……你既然這麼不信任我,那咱們打個賭怎麼樣?」

「打賭?」宗傲眼帘一眯,哼了哼道:「打什麼賭,你劃個道出來,老夫接著便是!」

「若是晚輩能煉製出生有丹雲的離火丹,晚輩也沒太苛刻的要求,只要那玄陰葵水分一半於我便成!」楊開目光灼灼地朝宗傲望去。

宗傲臉皮抽了抽,哼道:「小子,老夫見你平時老實乖巧的很,原來一直憋著壞水,打老夫寶貝的主意呢?也不怕磕掉自己的一口牙。」

「若真是磕了牙,那也是晚輩自找的。」楊開緩緩搖頭,「前輩難道怕自己會輸?」

宗傲一陣猛撇嘴:「少來激老夫,你這拙劣的把戲老夫早就不玩了。」

話雖這麼說,但宗傲還是道:「也罷,你若是真的能煉製出生有丹雲的離火丹,老夫就分你一半玄陰葵水又如何?老夫致力研究丹紋數百載,一直雲里霧裡,不得其門而入,若是你有超過老夫的事,老夫也心服口服。不過小子,你若是煉製不出又當如何?」

他一臉陰冷地望著楊開,神色極為不善。

楊開提出的賭法讓他有些惱火,覺得楊開看輕了煉丹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