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能安靜點么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能安靜點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煉丹房內,楊開雙手不斷地揮動,刻畫出一副又一副靈陣圖,綿綿不絕地朝丹爐內打去。

在刻畫靈陣圖的時候,他的神識力量也是時強時弱,將火候控制的不差分毫。

宗傲在一旁看的目眩神馳,大呼小叫,再也無法保持淡然的神色,他甚至不顧一切地竄到了楊開身邊,瞪大了眼珠子看他刻畫靈陣。

這些靈陣,宗傲全都認識,有幾幅靈陣圖甚至還是他自己獨創的,分明是楊開這小子偷學了自己的煉丹技藝,現在用了出來。

但就是這些稀鬆平常的靈陣圖,在被打進丹爐之後卻發生了一些可喜的變化,讓丹爐內的藥液翻滾凝練,丹香味漸漸瀰漫開。

宗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隱隱覺得有一層屏障在自己面前裂開了一道縫隙,他想看的更清楚些,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將那裂縫撕得更大,一時間急的直跳腳。

他是煉丹大師,論煉丹技藝和手法,遠不是楊開能夠比擬的。

但是現在看楊開這般煉丹,他還是眼前一亮,有的時候,旁人無意間的一個動作,或許能給另外一個人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讓那個人陷入一種頓悟的境界中。

所以,時代在發展,煉丹術在進步,歲月長河流逝,無數煉丹師前仆後繼,在煉丹一道上開創了許多流派,創造了許多煉丹用的靈陣。

強如宗傲,也不敢說自己掌握了所有的煉丹技巧,他只在自己的道路上苦苦摸索探究,企圖追尋自己的目標。

他孤獨地煉丹一百年,思維已經固化,楊開的動作讓他的心思變得活絡起來。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很多很多連楊開都無法觸及的事情。

「繼續煉啊,停下來幹什麼?」正情緒激動,覺得自己有所感悟的時候,宗傲卻發現楊開居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不由奇怪地問了起來。

「宗老,你能安靜點么?你這樣搞……我沒法煉丹啊。」楊開皺眉望著他。

宗傲老臉一紅,偏偏無法反駁,悻悻不語。

他這才發現,楊開面前的那個丹爐內。此刻傳出一陣焦糊的味道,原在其中翻滾的藥液全都變成了無用之物,顯然是煉丹失敗了,浪費了大好的藥材。

「頭一次,難免有些生疏。」為了掩蓋自己打擾到楊開煉丹的尷尬。宗傲竟主動開口安慰,擺手道:「行了,老夫就坐在那裡,保證不再嚷嚷,你繼續煉!」

這般說著,他又走了回去,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收斂所有氣息。

不去看的話,楊開甚至察覺不到他的存在,宗傲的境界修為,也遠不楊開能夠比擬的。

楊開搖了搖頭。通過這些日子的接觸,他也知道,宗傲這個人脾氣雖然古怪了點,但是對於煉丹之道卻是相當痴迷。只要跟煉丹有關係的,都能引起他極大的興趣。否則他也不會在這裡枯燥的煉丹一百年還樂此不彼了。

只要煉製出一兩枚生有丹紋的丹藥,他都會興奮無比。

這樣的人看似不近人情,冷漠無比,但其實並不難打交道,只要投其所好,他們比任何人都容易親近。

楊開碰到過很多這樣的人,所以應付起來也是得心應手。

他不怕宗傲會偷學自己的煉丹技藝,因為在宗傲面前,防也防不住。

索性大大方方地煉丹,不去在意他的觀摩,他能看到多少就是他的事情了。

楊開更在意的,還是他手上的玄陰葵水!

將丹爐內的藥渣清理乾淨,楊開再一次開始煉製離火丹。

剛才煉製失敗,倒不是因為宗傲的打擾,他就算叫嚷的再大聲,也干擾不到楊開。當初在九天聖地的時候,楊開每一次煉丹,身邊都有好幾個人在觀摩評論,交談聲不絕於耳,對他的手法評頭論足,甚至還會發出疑問,讓他一邊煉丹一邊解惑,他早就習慣了。

這畢竟是頭一次煉製離火丹,對火候和時機的掌握並不是那麼嫻熟,失敗也是情有可原的。

第二次煉製,楊開熟悉了很多,雖然最後依舊失敗了,可這並不妨礙楊開的熱情。

第三次,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楊開的表情卻愈發自信,他覺得自己已經摸清楚了離火丹的火候變化和時機掌握。

第四次,丹爐內傳出了丹香味,一枚離火丹成功出爐。

將之放進準備好的玉瓶中,楊開還沒來得及觀摩,就被宗傲劈手奪了過去,只看了一眼,宗傲便將玉瓶丟了回來,哼道:「馬馬虎虎,四次便能煉製出丹藥來,你小子也算是很不錯了,不過你連丹紋都煉製不出,更妄論更高級的丹雲?」

「急什麼?這才只是剛開始。」楊開笑了笑,也不去理會他,沒有停歇,繼續煉製。

宗傲臉上的不屑逐漸收斂,變得凝重,心頭在呻吟。

到底是神識之火啊,煉起丹藥來,速度簡直恐怖駭人。

就算是自己出手,煉製一枚離火丹所用的時間,也需要一炷香的時間,但是這小子,頭一次煉製成功,才只用了一個時辰而已。

這個時間看似很長,根無法與自己比較,但是宗傲卻比誰都清楚,這小子是頭一次煉製成一枚離火丹,等他將所有的技巧掌握,越來越熟練之後,煉製成丹的時間將會越來越短,最終可能與自己不分上下。

自己的境界修為,煉丹師等級,在煉丹一道上浸淫的時間,無一不遠遠超過這小子,可到最後煉製一枚同樣的丹藥所花費的時間卻相差無幾。

這是個什麼概念?

宗傲對那神識之火又是羨慕又是嫉妒,恨不得將之奪過來為己所用,可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