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七十章 大不了老夫拜你為

第一千零七十章 大不了老夫拜你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煉丹房內,楊開揮汗如雨,一枚又一枚丹藥自他手上誕生,宗傲的雙眸瞪大,一瞬不依地盯著楊開。

日落西山,今日的煉丹告一段落,楊開將最後一枚丹藥收起,看都沒看一眼,便放進了玉瓶中,保持著盤膝坐地的姿態,摸出一枚丹藥服下,恢復消耗的神識力量。

宗傲健步如飛,直接來到那玉瓶前,抓起玉瓶,將今日煉製出來的十顆丹藥從玉瓶中倒出,仔細地查探。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片刻後,宗傲失魂落魄地自語起來,臉上全是不敢相信的神色,似乎那十枚丹藥給了他極大的衝擊,讓他堅持了百年的理念都搖搖欲墜。

他的臉色驟然有些蒼白,怔怔地望著楊開,旋即苦笑起來,宛若被抽幹了自己一身的力氣,他癱軟在地上。

十枚丹藥,其中有三枚是生有丹紋的!

這種幾率,簡直超出了宗傲的想像。

他是一代煉丹大師,苦思了幾十年,終於想出以量取勝的煉丹方法,來到雨瀑星,以恆羅商會供給的藥材為基礎,近百年來一直費勁心思地煉丹,每一次都是同時煉製幾十枚丹藥。

繞是如此,只有在運氣極好的時候,才會同時誕生三枚生有丹紋的丹藥,有時候運氣不濟甚至還一顆都沒有。

但是在那小子卻展現出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一顆顆地煉製下來,煉製出來的丹藥居然有三成都有丹紋。

這種情況不是一天兩天了,近一個月來都是如此!

他每天定量煉製十枚,不多也不少,偏偏這十數之中每天都有兩三顆丹藥誕生了丹紋!

這給宗傲帶來了極大的衝擊和打擊。

從楊開開始煉製離火丹到現在,已經有兩個月了。頭一次月,他煉製出三百枚普通的離火丹,宗傲還狠狠地嘲笑了他一番,認為他連丹紋都煉製不出,更不要說丹雲了。

但是從第二個月開始,這小子就接連不斷地用事實來轟擊宗傲的驕傲。

第二個月的頭一天,楊開煉製出兩枚生有丹紋的離火丹,宗傲還只當他是運氣使然,略微地稱讚一番。神態不屑,他運氣好的時候,也能做到這一點。

第二個月的第二天,情況還是如此,宗傲的不屑便消失了。

第三天。依然是這樣,宗傲有些坐不住了。

直到今日,他幾乎要瘋了。

百年來的堅持和理念,被楊開每日煉製出來的丹藥轟擊的粉身碎骨,滿身的驕傲蕩然無存。

如果丹紋是這麼容易生成的,那自己這一百年來都在幹什麼?

費勁心思,鍛鍊出一手獨一無二的以量取勝的煉丹手法。在這一枚枚生有丹紋的離火丹面前是如此的幼稚可笑。

握著那個還有些溫熱的玉瓶,宗傲雙手顫抖,也不顧楊開正在恢復的當口,大步來到他的面前。急急道:「小子,跟老夫說說,這其中有什麼門道是老夫不知道的,為什麼你能煉製出這麼多丹紋?」

楊開緩緩睜眼。正見到宗傲一雙赤紅的眼珠子,那雙眼裡滿是血絲。一看就是沒休息好的緣故。

宗傲這段時間一直在苦思冥想,卻始終想不明白楊開到底做了些什麼,能讓丹紋誕生出來,把自己的兩隻眼都想紅了——或許還有些嫉妒的緣故。

「沒什麼門道,運氣而已。」

楊開話才說完就被宗傲鄙夷了一眼:「老夫不是傻子,這與運氣有關無關我還看不出來么?小子不要敝帚自珍了,趕緊坦率招來,老夫給你好處便是。」

他恨不得侵入到楊開的識海中,窺探他的意識。

楊開搖了搖頭:「宗老,你也知道每個流派都會將自己的煉丹技藝視為珍寶,輕易不得外傳……」

「臭小子,你以前不是在老夫的葯田裡窺探過老夫的靈陣?又在老夫的書房裡翻閱了眾多典籍?老夫何曾說過一句?」宗傲不禁有些吹鬍子瞪眼。

「宗老這話說差了,提攜晚輩就是宗老的分,而且我看到的那些,都是旁支小節,算不得什麼,但是我這煉製丹紋的法子就不一樣了,這是我這一脈的核心機密啊,怎能與那些靈陣相提並論?」

「老夫不管,你今日要是不說,老夫就掀了你的頭蓋骨,煉出你的神魂!」

不要臉,居然耍無賴!

楊開心中萬分鄙視。

但他也知道,宗傲只是嘴上說說罷了。以宗傲的身份和實力,如果真要逼迫自己告訴他這些,根沒必要這般大費周章,他只需直接動手就行了。

他現在這般耍無賴,顯然也是沒法子的法子,他對煉製丹紋的手法極其眼紅,已經眼紅到不顧身份的程度了。

「大不了……老夫拜你為師便是!」宗傲哼了哼,一臉鏗鏘,絲毫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楊開愕然地望著他,有些沒想到他連這種不要臉的話都說出來了,心中大為佩服。

依然搖頭:「宗老,不是晚輩不開方便之門,只是這法子旁人學不來啊。」

當初在九天聖地,教通玄大陸的那些煉丹大師用這種辦法煉製丹紋呢,他們雖然有些收穫,但遠遠達不到楊開的水準,直到最後夏凝裳過來,才能與楊開一較高下。

歸根結底,還是神識之火的妙用。

「學不學的來,老夫自會努力,用不著你操心!」宗傲的臉色逐漸猙獰起來,為了弄明白其中的奧秘,他這張臉皮已經不值一。

楊開無奈,早就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沉吟了下道:「宗老,我們交換如何?」

「交換什麼?老夫還有什麼是你能看的上眼的?」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