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神識侵入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神識侵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宗傲有一句話說對了,此地不宜久留,水月星那邊恐怕還不知道雪月的生死,這邊的消息一通知過去,等到那邊來人的話,就不好解釋了。

雪月也不想將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出去。

得趕緊讓她恢復過來,解除了靈魂鎖鏈,然後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一連休息了半個月,期間楊開受到了及其豐厚的待遇,每日里山珍海味,美酒佳肴,珍稀的靈果當飯後茶點,好不容易才將損失的氣血之力恢復過來,擺脫了那種無盡的虛弱感。

他暗暗決定,以後除非逼不得已,再也不去煉製丹雲了。

若是煉丹的時候運氣好,丹藥自己生成丹雲倒也無話可說,如之前那樣憑藉自己努力讓丹雲出現實在太消耗精力,太得不償失。

宗傲山谷處的宮殿已經建好,哈力卡派出去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十幾個人建一座宮殿還是小意思的。

但是宗傲並沒有回去,因為那山谷處的天地靈氣依然稀薄,恐怕還恢復一陣子才能達到雨瀑星的平均水準。

他煉製出一枚生有丹雲的離火丹的消息已經不脛而走,雨瀑星上各路煉丹大家紛紛上門來拜,都是同行,宗傲又不好擺什麼臉色,每日里倍受煎熬地承受那些人的恭維和折磨,一刻不得閑。

每每看到這一幕,楊開就暗自慶幸自己當初的決定是明智的。

若是煉製丹雲的名頭和功勞按在自己身上,萬萬不可能出現這樣和諧的一幕,那一個個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老嫗只會百般刁難自己,驗證自己的本事和手段,最後鬧的不歡而散。

他們絕不會承認自己的能力比楊開差的,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侮辱。

房間中。楊開盤膝坐在床上,將昏迷中的雪月扶起,讓她坐在自己對面。

凝視著那妖嬈絕美的臉蛋,楊開實在有些不想將她喚醒。

沉睡中的雪月才是最好相處的,任憑自己擺布,也不會有任何反抗和怨言,一旦她蘇醒,帶來的只能是無窮的麻煩和危險。

楊開卻不得不喚醒她,解除靈魂鎖鏈是必須要兩個人都同意才行。如今雪月的神魂靈體不見蹤影,沒有她的回應,楊開根本無法解除那一道束縛。

神識力量轟然迸發,無聲無息地潛入雪月的識海之中。

下一刻,楊開的神魂靈體便在那識海上空顯化出來。

楊開不是頭一次進入雪月的識海。上一次為了查探她的傷勢也來過一次,不過那個時候並沒有仔細地窺探。

無論什麼時候,查探一個人識海的情況都是武者的大忌,這是只有最親密的人才會做出的事情,識海內蘊藏著一個人一生的經歷和秘密,觀看識海內的秘密,比扒光別人的衣服還要嚴重。這是最惡劣的凌辱。

上一次楊開還謹守本分,不願意去太深入地刺探雪月的秘密,因為他不想與這女人有太多的糾纏。

但是這一次,他再不願意也得去做。

海風徐徐。海面平靜,雪月的識海內只有一片汪洋,再無他物,不像自己的識海五彩繽紛。絢爛多姿。

這女人的生活一定很無趣,識海內的情況是一個人內心的反饋。從一個人識海的狀態就可以看出這個人的性格如何。

雪月身為女子,卻被艾歐當成男人來養,時刻都要擺出雪月三少爺的威風和派頭,她可能早已厭倦了這種生活,卻不得不強撐下去。

「不是我想窺探你的秘密,只是不這麼做就我沒法喚醒你,以後不要找我麻煩就好。」楊開輕輕地嘀咕一句,神魂靈體俯衝之下,遁入到了雪月的識海中。

溫暖的海水將楊開全身包裹,如一隻只無骨的小手撫遍他的全身,給予他難以想像的刺激和舒爽。

楊開險些在一瞬間迷失。

神魂的交融是很可怕的,在這個過程中,男女雙方都能享受到比肉身交合猛烈千百倍的愉悅,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戰慄,那種快樂就如最危險的泥沼,一旦陷入其中,便很難拔出來。

好在楊開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以前去冰宗找蘇顏的時候,就與她神魂交融過一次,應付這種事還算有些經驗。

努力剋制神魂的顫抖,抵禦來自心靈深處的慾望,楊開不斷地呼喚自己的本心,用最初的目的來告誡自己,此刻不是貪圖享樂的時候。

漸漸地,那種歡愉無形地減弱了很多,他重新掌控了對自身神魂靈體的控制,這讓他心頭稍安。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情況,讓楊開想到了強*奸這兩個字眼。

雪月的神魂靈體不知所蹤,顯然是沒有任何感覺的,也無法反抗楊開神識的入侵,這不是強*奸是什麼?而且是最惡毒的迷*奸!

跟一個沒有感覺的女人神魂交融,與跟木頭沒有區別,一念至此,楊開頓時意興闌珊,那種慾望和悸動一下就平息了。

這種事唱獨角戲最是無聊,只有那些心理扭曲變態的人才會幹。

楊開的神魂靈體散開,分散到了那汪洋之中。

識海內,一個個氣泡懸浮在海水中,那每一個氣泡都中封印著雪月的一段過往,是她記憶的一部分。

楊開仔細查探著這些氣泡中隱藏的信息。

他看到了許許多多的畫面……

一個嬰兒哇哇墜地,產婦渾身虛弱地躺在床上,臉色蒼白,毫無血色,聽到嬰兒的哭泣,卻綻放出世間最美的笑容,等候在外的魁梧男子大步邁入,顫抖著雙手將那嬰兒捧起,不顧嬰兒身上的污漬,拿自己的臉親昵地貼了上去,親吻著嬰兒的額頭,綻放出父愛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