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我是有原則的男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我是有原則的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幾個侍衛一臉和煦笑容攔著楊開,讓他體諒下兄弟們的責任的時候,雪月悅耳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讓他進來吧!」

幾個侍衛一聽,如夢大赦,紛紛撤離,臨走的時候還不忘投以鼓勵的眼神。

楊開懶得搭理他們,冷著臉推開了房門,邁步走進。

房間沒有什麼變化,還是老樣子,雪月倒是憂愁了許多,那美眸里甚至有一絲幽怨的表情,她也沒避開楊開憤怒的目光,就這麼看著他,面含微笑道:「坐下說吧。」

見她這幅樣子,楊開一肚子怒火無處發泄。

女人就是討厭啊!

明明實力比自己高出老大一截,真要打起來自己也絕對不是她的對手,她能隨意地將自己搓捏揉拉,偏偏此刻她就能依靠一副表情就能營造出弱勢的感覺來。

就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楊開端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杯茶水,輕輕地抿了一口,張開嘴,還沒來得及說話,雪月的一根芊芊玉指就豎在了楊開的嘴唇上。

手指冰涼,指尖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你先別說,給你看樣東西。」雪月輕啟朱唇,語氣從未有過的柔和。

「什麼?」楊開大為警惕,上下掃了她一眼說:「如果是你的身子就免了,你身上每一個部位我都已經印在了腦海中,閉著眼睛都能想起來。」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雪月又羞又怒,「你以為我是那種不惜出賣自己的身體也要把你留下的女人么?」

「那你要我看什麼?」楊開一聽不是,頓時放鬆了許多。

雪月白了他一眼,伸手將一張文書般的東西遞給了他。

楊開狐疑地接過,一邊喝茶一邊仔細瀏覽。

片刻後,他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呵呵乾笑:「雪月,你這條件開的也太好了吧?給你擔當護衛。每一年十萬上品聖晶,還有方圓五百里的一塊領地?」

「是啊,我的護衛都有這些好處,只是每個人的待遇不一樣罷了。」雪月姿態從容地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看似氣定神閑,但那輕輕顫抖的尾指還是出賣了她內心的緊張。

如果說以前她對楊開有親切感。甚至不厭惡他與自己親昵是因為靈魂鎖鏈的緣故,那麼現在她就敢肯定,那種親切感就算沒了靈魂鎖鏈,也已經紮根到了自己的神魂深處。

當習慣成了自然,想要改變就不容易了。

更何況,自己的識海都已經被他入侵。所有的秘密全部暴露,比起赤條條地站在他面前,任他審視還要讓人羞澀。

雪月發自內心地希望楊開能夠留下來,儘管她知道楊開迫不及待地要遠離她。

她一邊裝模作樣地品著茶水,一邊悄悄觀察楊開的反應,想看看他對哪一條動心。

讓他失望的時候,楊開似乎就沒有動心的痕迹。只是嘖嘖稱奇地評論著那文書上條條款款。

「我有二十個美婢?」楊開抬頭看了雪月一眼,「我不是護衛么?還可以擁有美婢?」

「有什麼稀奇的?一般人的護衛自然是個下人,沒資格擁有這些,我雪月的護衛還沒資格么?」雪月淺笑吟吟,她從楊開的眼中看出了一絲神往,連忙添油加醋道:「我可以做主給你挑選最出色的女子,你可能不知道,我恆羅商會也經營奴隸生意。許多破產或者被滅門的大家族小家族的千金小姐在商會裡也是待價而沽的貨物,她們都有良好的教育,本身資質和實力也不差,就我知道的,實力最強的一個都已經到了聖王境,你想要大家閨秀就大家閨秀,你想要小家碧玉就小家碧玉!」

一邊添油加醋給楊開描述種種美好一邊暗罵流氓色痞。自己給開出那麼多優厚的待遇條件,他都無動於衷,偏偏對這一條感興趣,雪月恨不得伸出雙手把他掐死。

不過男人嘛……

雪月內心無奈嘆息。

「這個好。這個好!」楊開一陣猛點頭,他早就對那些美婢什麼的極為嚮往了,當年在通玄大陸的時候熟人太多,不好意思胡來,如今到了星域天高地遠的,自己幹什麼都無所謂。

而且自從與小師姐成了好事之後,楊開發現自己對男女之道就有些放縱了,也不排斥和陌生的女子玩玩曖昧什麼的。

上次在神荼的行宮內,更是放浪了一回,至今還回味無窮。

「你也覺得好啊?」雪月依舊淺笑嫣然,銀牙暗咬,柔聲道:「覺得好,就按個手印吧,按下手印,你就是我雪月的人了,從今以後受我庇護,若是受了誰的欺負,就報上我的名字,保證你能在星域里橫著走。」

「我又不是螃蟹。」楊開笑呵呵地將那文書放回桌子上。

雪月直直地望著他,美眸一霎不霎。

楊開嘆了口氣,有些不想去與她對視,開口道:「何必呢?你也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你拿出一張賣身契算什麼意思?」

「誰說是賣身契了。」雪月柳眉倒豎,「上面不是寫了么,五年一簽約,五年之後你若是不滿意可以再商量啊,我只想你多點時間考慮而已。」

「我簽了之後,一輩子就別想走了,雪月,我們把靈魂鎖鏈解開吧,從今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井水不犯河水。」楊開語重心長。

雪月一聽這狠心的話,頓時有些珠淚盈盈,卻強忍著不讓淚水掉下來,微昂著頸脖。

神奇無比的,那淚水居然很快不見了蹤影,似乎重新回到了她的淚腺中。

她咬著牙道:「我不管,你摸也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