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決心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決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此之前,楊開還不太確定靈魂鎖鏈到底對自己有多大影響,但是當靈魂鎖鏈解除的那一刻他才明白,這一神魂技有太多的玄妙之處了。

它不但能將兩個人的生機性命緊緊地聯繫在一起,甚至能讓兩個人無緣無故地對彼此產生好感,讓兩個人捨不得離開對方。

楊開心有戚戚,暗暗想若是雪月當時不是對這樣一個青年施展,而是對一個土埋半截脖子的老頭子又或者是一個女子施展,那會是什麼結果?

該不會也能讓兩人變得濃情蜜意吧?

一想到這種可能,楊開就忍不住打冷戰。

不過現在好了,靈魂鎖鏈在雙方的意願下已經徹底解除,強加在楊開身上的感情也隨之煙消雲散,此刻他除了還有一點點惋惜之外,再沒有剛才的難捨難分。

不論是從樣貌,身份還是修為上來看,雪月都是個好女人,是男人都會為錯過這樣的良緣而惋惜。

靈魂鎖鏈解除的瞬間,楊開便伸手撕裂了虛空,遠遁千里之外。

雪月說過,一旦沒了靈魂鎖鏈的束縛,她也不知道自己會幹出什麼事,楊開估計,趕盡殺絕是很有可能的。

自己知道了她那麼多秘密,又對她摟摟抱抱的,以她的殘酷性子,會放自己安然離開才是怪事。

所以楊開才會先御使星梭離開雨瀑星,在最極限的距離與雪月一起解除靈魂鎖鏈,就是為了自己留一點緩衝逃跑的時間,免得雪月當場翻臉,到時候想跑都跑不掉。

接連施展了十次撕裂空間,楊開已在萬里之外,一邊往口中丟入恢復神識力量的丹藥。一邊賣力地御使星梭,卯足了力氣逃遁。

他總感覺背後有一股殺機,如影相隨。

十幾日後,星域中,楊開盤膝坐在自己的星梭上,任由星梭載著他飛行。

星梭內已經被楊開刻上了星圖,正在朝遙遠的位置前進,雨瀑星早已不見蹤影,回首望去。只能見到繁星點點,閃爍不已。

一連跑了十幾天,都沒有追兵前來,楊開覺得自己應該是安全了,要不然以雪月手上掌握的資源。早就應該追上來了才對。

他甚至想好了各種逃跑的方法,若是逼急了,直接躲進虛空亂流中不出來,諒雪月拿他也沒什麼辦法。

正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楊開卻感覺到有幾股生機闖進了自己神識覆蓋的範圍。

暗含空間精妙的神念一觸既收,在那幾個人還未察覺的情況下,楊開便已掌握了他們的信息。

三個人。三個聖王一層境,實力不算多高,每個人都御使著一件星梭,正在朝自己的方向迅速馳來。楊開能感覺的出來,他們在星域中應該飛了好一陣子了,每個人都消耗巨大。

是雪月派來的,還是偶然路過的?楊開沒法判斷。只是悄悄地隱匿了自己的氣息,朝另外一個方向飛去。他準備避開這三人,不去節外生枝。

但出乎他的意料,他接連轉變了好幾次方向,那三人居然都一直跟在他身後,如跗骨之蛆般甩之不脫,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彼此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了。

事到如今,楊開若是還不知道這三人的目的那就白活了這麼些年。

這三個人,絕對是雪月派來的追兵,要不然目標不可能會這麼明確。

端坐在星梭上,楊開眯眼望著後方,沒再繼續前進。

雪月這是什麼意思?三個聖王一層境就想把自己抓回去?

她是知道自己的實力的,當時在水月星上,自己入聖兩層境的修為便擊殺了一個聖王境的武者,如今修為到了入聖三層境,三個這樣的武者哪能擒的住自己。

她手下不是沒有更強的武者,哈力卡,林沐風統統都是返虛境級別的,分會處聖王兩三層境的武者一抓一大把,只要她一聲令下,哈力卡都不得不前來。

可她偏偏只派了三個一層境的過來!

這是要用這三人的性命來跟自己一刀兩斷,表明她內心深處的想法和決心?

倒也符合她的性子,洞悉了她的意圖,楊開咧嘴一笑。

這樣也好,雪月的做法讓他心中最後的一絲惋惜也消失殆盡。

以後若是再見面的話,楊開相信雪月肯定要對自己痛下殺手,一雪前恥,再也不會如這段時間那樣嫵媚動人了。

不過楊開是打定主意不和這個女人再有瓜葛了,日後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

楊開就坐在原地,那三人的神識卻在四周掃來掃去,一副茫然的樣子,分明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直到離的近了,三人才宛若發現新大陸般,齊齊興奮起來,在楊開身邊掃視的神念也莜地收回,急速地朝這邊飛來。

看這三個蠢貨在自己面前不遠處站定,分三角之勢包圍著自己,每個人的臉色都有些委屈憤怒的樣子,楊開就知道他們肯定受到了雪月的刁難,不得不來。

雪月既然派他們來送死,他們定是在什麼地方惹了那女人,讓她不高興了。

楊開與他們也不熟,甚至都沒有見過,殺起來自然也沒有心理負擔。

「小子,敢染指雪月三少爺的女人,你膽子挺大啊,雖然那女人除了漂亮點之外一無是處,讓老子很不爽,但她說到底身份擺在那,不是你這種貨色能碰的,兄弟幾個接了命令,要把你活著帶回去,你乖乖的合作,可以讓你少吃點苦頭,要不然打斷雙手雙腳,讓你生死兩難!」左邊一個大漢厲聲喝道。

「媽的,老子活了這麼些年,還沒有御使星梭飛進星空中的經歷,這次吃了那女人這麼大一個虧,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