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似乎很開心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似乎很開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得知被派出去的那三人的死訊之後,雪月什麼都沒說,只是站了起來,朝自己的房間中走去。

「雪大人!」哈力卡上前一步,低喝一聲。

雪月頓住步伐,回過頭來冷冷地望著他。

哈力卡竟不由地生出一種驚恐的感覺,望著那美眸星辰的眸子,咕咚吞咽著口水。

不知道為什麼,他從那雙眸子中看到了雪月三少爺的影子。

哈力卡身為雨瀑星分會的負責人,自然見過雪月三少爺,也領教過那位少爺的手段,他對這種眼神太熟悉了,分明就是雪月三少爺動怒時的模樣。

也沒心思去想為何兩個性別不同的人會有相同的眼神,哈力卡沉聲道:「雪大人,黑鷹等人是楊小兄弟殺的?」

「是!」雪月輕輕點頭。

哈力卡,林沐風和那中年婦人勃然變色。

「怎麼可能?楊小兄弟只有入聖三層境的修為,就算他能越階作戰,頂多也不過能對付一個人,三人聯手,他怎會是對手?」林沐風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雪月的話。

那是三個聖王境的武者,不是三個入聖境,這種事太匪夷所思了。

「那你覺得他們怎麼死的?」雪月淡淡地望著林沐風,後者不知該如何回答。

哈力卡倒是察言觀色,小心翼翼地詢問:「雪大人,為什麼你聽到那黑影等人的死訊之後,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我有么?」雪月神色依舊淡漠。

哈力卡搖了搖頭,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黑影等人會死,也是他們實力不夠,怨不得旁人,想了想,哈力卡問道:「雪大人,那楊開是你的護衛。但卻殺了我分會三個人,這要如何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他已經不是我的護衛了,恩,以後見到他,給我活抓過來,我要他嘗盡人間酷刑!」雪月吩咐一句,聲音森寒如九幽煉獄中颳起的寒風。背負著小手慢慢地走了。

留下大殿內三人面面相覷。

「雪大人似乎放下了什麼心事。」那中年婦人若有所思。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前些日子兩人還好的一塌糊塗,轉眼間便成了仇人?」哈力卡一臉的迷茫。

「年輕人的事……哎,我們就少摻和吧,雪大人既然這麼吩咐,那我們照做就是。不過可惜了啊,那小子居然有這樣恐怖的實力,若是早點看出來,怎麼也要把他留下來好好栽培一番。」

哈力卡也猛點頭,覺得實在太可惜了。一個入聖三層境的武者能擊殺掉三個聖王境,這份資質,這等實力。在整個星域內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以後再見面,也只能遵從雪大人的吩咐將其活抓。

……

廣袤星域,無邊無際,星空中繁星閃爍,猶如一隻只會說話的美眸,眨動不休。

楊開已在星域中流浪了半年時間。

自離開雨瀑星之後,他就在朝另外一個修鍊之星所在的位置前進,識海上空點綴的星圖。給他提供了很多便捷,最起碼,他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也不會在星空中迷路。

換做其他人,御使星梭在星空中飛行半年之久,恐怕早就迷失方向了。

但是掌握了星圖的楊開卻不虞有這方面的擔憂。

修鍊之星與修鍊之星間的距離長短不定,有的距離短。御使星梭一兩個月便能抵達,有的距離很長,就算依靠戰艦,也得航行好幾年時間才行。

楊開的目標就比較遠。雖然已經過去了半年之久,按照他的估算,也依然還要再有三個月時間才能抵達。

這就是窮人的悲哀了,沒能力購買戰艦,也沒有足夠的人手去開啟戰艦,只依靠星梭在星空中飛行就是很消耗時間。

好在楊開並沒有浪費這些日子。

天靈鬼蘭無時無刻都在幫楊開汲取天地靈氣,星空中的天地靈氣很少,微薄的一塌糊塗,天靈鬼蘭也發揮不出多大的作用。

楊開這段時間一直在依靠上品聖晶恢復自身的消耗和修鍊。

一邊修鍊,一邊鑽研煉丹術,從宗老那裡得來的書籍已經被他翻了好幾遍,各種靈草靈藥的檔次,藥效,名字和生活特性都已經牢牢地記在心中,宗傲自己鑽研出來的靈陣圖也被楊開吃透。

鑽研完這些,楊開又開始鑽研空間之秘。

與那三個聖王境武者一戰,讓他發現了空間力量的妙用。

空間的力量附加在神識念絲上,可以讓念絲突破空間的束縛,呈現跳躍式的前進,能探測到更遠更秘密的地方,也很難被人察覺,即便被察覺,旁人想要順藤摸瓜反偵查楊開的位置也不可能。

這些事楊開早就已經明白。

如今,他又明白了,空間的力量可以加持在自己的聖元攻擊上。

那一戰中,九天神技就是依靠了空間之秘,才能突破空間的束縛,發起詭異的攻擊,讓敵人無從防備。

這個無意間的發現,讓他的戰鬥力直線飆升。

在入聖兩層境的時候,在那水月星上,與一個聖王一層境武者大戰就筋疲力盡,可如今,擊殺了三個同等級的武者也遊刃有餘。

這便是對空間力量靈活運用的好處。

他食髓知味,自然愈發賣力地鑽研起來。

一路行來,他領悟了很多奧秘,以前晦澀難明的地方如今一朝豁然開朗,他興緻勃勃地淬鍊自己對空間力量的理解。

自進入星域以來,他碰到了太多厲害的強者,那些真正擁有大神通者也見過許多,他察覺到了自己與那些人的巨大差距。

想要在一個地方紮根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