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淬體神池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淬體神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他們四人吵來吵去,楊開這才明白,所謂的雷鸞根就是一種十階飛禽妖獸,數量及其稀少,它死後,血肉和內丹化作養分,讓這棵禽木生長了出來。

禽木只有在那些實力非常強大的飛禽妖獸死亡的地方才會生成,幾率也很小,一萬隻死亡的高等級飛禽妖獸,也不一定能滋生出一顆禽木,這需要天時地利,缺一不可。

而每一棵禽木的特性都不一樣,完全取決於滋生出它們的飛禽妖獸是何種屬性。

雷鸞是雷屬性的妖獸,它死後滋生出來的禽木自然也是雷屬性的。

儘管對紀平隱瞞了雷鸞存在一事眾人有些憤憤不平,鬼徹更是放言出去之後找他算賬,但這棵禽木的巨大價值卻依然讓所有人動心。

進了這個地方,除了楊開只收穫了一些草藥和微不足道的好處之外,其他人都賺的盆滿缽滿,如今又有一棵雷屬性的禽木擺在眼前,而且還是十階妖獸雷鸞死後滋生出的禽木,巨大的喜悅和興奮讓他們也沒功夫去尋紀平的晦氣。

紛紛動手開挖,將四周的土地撥開。

紀平眼中一縷隱蔽的寒光閃過,楊開撇過腦袋,佯裝沒發現,也在一旁幫忙。

不大一會功夫,原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坑內有一隻體長上百丈的巨大骨架,從骨架上來看,確實是一隻飛禽妖獸無疑,但是它的血肉早已消失不見,內丹也不知所蹤,就連那骨頭也腐朽了,伸手一碰就變成齏粉。

十階妖獸雷鸞的所有能量,都已經轉移到了那棵禽木上。

鬼徹運轉聖元。守護周身,小心翼翼地將那一人高的禽木從原地拔了出來,連根莖都不敢損傷。

眼看著他又要將這等寶貝放進自己的空間戒中,其他三人立刻不幹了,紛紛嚷了起來。

鬼徹置之不理,強硬地將那禽木收為己有,雖然口口聲聲言明等出去了再分配,但任誰都看的出來,他想獨吞這棵禽木。

原歡喜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怪異。楊開置身事外,暗暗猜測若非有更大的好處在等待他們,另外三人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沖鬼徹下手。

不過最終的目的地就在不遠處,他們只能按捺住心頭的憤怒,等收取最後的好處之後再做打算。

隊伍的氣氛很是詭譎。楊開一聲不吭的跟在最後面,很不起眼。

越往前走,越是荒涼。

似乎從那赤尾紫甲蠍所在的區域開始,大地就變得荒蕪起來,應該生機澎湃的土地不知道為什麼會變得寸草不生,甚至就連天地靈氣也逐漸消失殆盡。

這一日,正在行走間。眾人忽然感覺到前方有一股詭異的能量波動傳來,與此同時,每個人體內的鮮血都不受控制的鼓動起來,讓一行五人全都面色漲紅。血液的蘊動讓人變得亢奮,暴戾,每個人的眼珠子都漸漸變紅,呼吸粗重。

「找到了!」紀平怔了一下。毫不猶豫地御使星梭,循著那能量傳來的源頭飛了過去。其他幾人見狀也不甘示弱,緊隨其後。

那種詭異的能量波動越來越強烈,越來越能鼓動鮮血的流動,楊開甚至聽到了胸腔內傳來劇烈的心跳聲。

這種情況很不正常,楊開頓時警惕。

須臾間,幾人全都竄到了一個凹坑的上空,在那凹坑內,裝滿了艷紅的液體,看上去宛若鮮血般濃稠,那些液體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粼粼波光,讓這偌大一片範圍看上去既詭異又美麗。

「淬體神池?」鬼徹扭頭望向紀平。

紀平重重地點頭,眼中滿是喜悅之色。

「如何使用?」甘基急急地發問,他們一路艱辛,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就是為了尋找這個池子,如今到了近前,他自然迫不及待地想要淬鍊自己的身軀,讓自己的肉身變得更加堅固。

這才是一個武者的根,路上得到的種種好處根無法與這種從根上的提升比較。

「沒有講究。」紀平哈哈大笑著,頭一個朝那血紅色的池子中落去,池水四濺,紀平只浮出一個腦袋,悶哼一聲,似乎在承受著什麼痛楚。

但是很快,那種痛楚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無盡的喜悅,面上一片之色,肉身似乎得到了極大的滋潤,聖王兩層境的氣場不由自主地轟然擴散。

任誰都能察覺到他的氣血之力在迅速提升。

鬼徹甘基和駱瑤等人來還有些警惕,生怕紀平在這最後關頭隱瞞了什麼,但親眼看到他就這麼肆無忌憚地跳了下去,也不再猶豫,惟恐好處被紀平一個人得了去,紛紛朝那所謂的淬體神池中落去。

池子並不算太大,約莫只有方圓三十丈左右,也不知道裡面到底蘊藏了何種玄妙,反正三人一進入其中,便齊齊露出欣喜的表情。

楊開站在原地沒動彈,紀平睜開眼帘瞅了他一眼,嚷道:「小子,你到最邊緣去,這中間的位置你承受不住的。」

「我也可以進來?」楊開露出訝然之色。

紀平大笑著:「來的時候我就告訴你了,老實合作,自然有你的好處,我說話當然算話。」

楊開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太想貿然下去,但也知道自己推脫不得,只能依著紀平所言,落到了池水的最邊緣。

莜一進入池中,楊開的臉色就變了。

四面八方,一股股兇猛的壓力轟擊過來,讓他渾身劇痛,似乎五臟六腑都受到了重創般,臉色驟然蒼白。

不過下一刻,這種痛楚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無盡的舒暢。

一股股莫名的力量,從池水中溢出,滲入自己的身軀,在那力量的作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