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舉手之勞?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舉手之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武者們在高呼,慶祝自己的勝利,嫵衣的嘴角也噙著淡淡的笑意,一雙美眸在自己這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手下們身上流轉著,帶著審視的味道,似乎要看進他們的心靈深處,看看他們有沒有隱藏些什麼,嬌媚的容顏上一片若有所思的神色,片刻後才揮手道:「回去!」

她當先朝戰艦飛去,眾多武者緊隨其後,戰艦的艙門緩緩打開,留守的那些人都竄了出來,站在通道中迎接同伴們的凱旋歸來。

他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戰鬥,這一次遇到的黑岩獸群是他們碰到過的最龐大的一股,本來所有人都已經不抱什麼希望,卻沒想到最後居然勝利了,而且付出的代價也不大,只有十幾個人在這一場戰鬥中死亡,受傷的也不多。

這樣的勝利值得歡慶!

「余鋒,讓人去修補下戰艦破損的地方,兩個時辰後把所有參與這次戰鬥的人都集合過來,我有話要說。」嫵衣淡淡地吩咐一聲。

正咧嘴大笑,和一個同伴吹噓自己剛才多麼勇猛的余鋒一聽,立刻意會過來,點頭道:「明白了。」

看著他找了幾個熟悉修補戰艦的人又飛了出去,嫵衣才朝自己的廂房中走去,這一戰贏的稀里糊塗,她自然是要弄個明白,不過在此之前,得先清理下自己身上的血跡。

楊開的房間中,他盤膝而坐,神念在自身內流轉,審視著那百滴金血,即便閉著眼睛,臉上也浮現出振奮和驚喜的神色。

他完全沒想到一滴金血的威力居然那麼龐大。

剛才見嫵衣等人狼狽而戰的時候,他突發奇想,動用了一滴金血,本只想是儘儘人事幫點小忙,順便看看金血的威力如何,卻不想結果超乎了他的意料。直接化解了嫵衣等人的危機。

那一滴金血凝聚成了九天神技的誅天矛,暗含了空間力量的奧妙,所以楊開即便是身處在戰艦內,也能如臂使指地驅動它。

最讓楊開滿意的是,那一滴金血雖然脫離了自己的身體,可依然像是自己的一部分,是自己的延伸。它就像是自己的雙手雙腳,像是自己的眼睛,使用起來沒有絲毫阻塞。

一滴金血,是楊開三個月苦修的結晶,三個月修鍊得到的聖元,只能堪堪轉化出一滴而已。有這樣的威力倒也解釋的通。

這種金血比以前的陽液要貴重千倍萬倍,威力也絕非陽液能夠比擬。

不過這種東西用一滴少一滴,不像陽液那樣可以隨便補充,倒讓楊開有些心疼。

他很想知道,金血除了能用來攻擊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用途,若是大魔神還活著。興許可以從他那裡得到些啟發,畢竟大魔神對金血的研究肯定要比自己深刻的多,可惜這傢伙早就已經死了,現在也只能依靠自己找出答案。

楊開在研究金血的時候,戰艦的一處大廳內,所有之前參與戰鬥的武者都集合於此,許多人滿面笑容地湊在一起,在討論小姐是不是要賞賜些什麼東西。都一臉的期待和興奮。

唯有餘鋒和常起供奉在眼神交匯中,猜到了嫵衣將這些人集合在一起的意圖。

等了沒一會,一身綠色長裙的嫵衣妖嬈而來,一身出塵的氣息讓所有人都看的直了眼珠子,那噙在嘴角邊的淺淺微笑勾魂奪魄,似乎要將人的神魂牽扯進其中,讓人淪陷。無法自拔。

余鋒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欽慕之意,狠狠地在旁邊幾個醜態百出的同伴腦袋上拍了一巴掌,咬牙道:「都給老子收斂一些,看看你們這群蠢豬都成什麼樣了?」

「余鋒大哥。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打我們幹什麼?」有人抱著腦袋叫冤。

「老子這是欣賞,跟你們這群人不一樣,你們懂什麼叫欣賞么?」余鋒冷哼,這般說著,臉上堆起笑容,竄到了嫵衣旁邊,諂媚道:「小姐,人都已經聚過來了,你可以訓話了。」

「恩。」嫵衣輕輕點頭,一雙美眸在自己這群爛泥扶不上牆的手下們身上流轉著,每一個被她看上的人都不禁仰首挺胸,收斂自己的齷齪神態,看上去正氣凜然,威風凜凜。

余鋒又殷勤地搬了個椅子過來,嫵衣落座,這才道:「你們很厲害啊,我以前怎麼沒發現呢?我一直以為你們都是一群混吃等死的傢伙,現在我知道自己錯了,大錯特錯。」

不少人沒聽出嫵衣的揶揄之意,咧嘴大笑著,說小姐高看了自己云云,謙遜的不得了。

嫵衣輕輕地冷笑著,看著他們自吹自擂,佯裝謙遜其實一個個尾巴都翹到了天上的醜態,忽然一拍椅子,咬牙道:「你們是什麼德行我還不清楚?你們以為我真的在稱讚你們?一群沒腦子的傢伙!」

即便被嫵衣這般訓斥,大家還是嘻嘻哈哈的,一點也不惱怒。

被美女訓斥,也是一種光榮,而且大家都知道,嫵衣雖然口上這樣說,其實心裡根本沒這麼想。

「那個誰,自己站出來吧,你別以為自己隱藏的夠深,本小姐已經抓到你的把柄了,別以為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嫵衣嬌喝一聲,美眸望向人群,每個人和她對視,都覺得她似乎在看著自己。

大家的臉色立刻變得嚴肅,立刻想起之前在戰鬥時看到的那柄金色長矛,也明白嫵衣為什麼要將大家聚集過來了。

小姐分明是想找到那金色長矛的主人!

嘩啦啦……

人群中一下子有十幾人站了出來,每個人都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欲言又止,有不要臉的更是期期艾艾地道:「小姐,其實我不想說出來的,但是既然被你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