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嫵衣的憤怒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嫵衣的憤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戰艦在幽暗星的雲層下飛行了許多,終於緩緩下降,最終降落到一塊巨大的廣場上。

那廣場處,早有得到消息的人在此等候,站在窗戶邊的嫵衣見到底下有熟悉的面孔正在揮動雙手,朝這邊打招呼,不由地雀躍道:「是郝安叔叔他們!」

余鋒咧嘴大笑:「我們這一趟也算是勞苦功高,郝安前輩自然會來親自迎接,小姐,回去之後賞賜不會少吧?」

「你就知道賞賜!」嫵衣白了他一眼,輕笑道:「放心吧,這一次採到的礦石都是稀缺的東西,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聽她這麼說,圍聚在附近的武者頓時歡呼起來。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響動,戰艦穩穩地落在那廣場上,艙門緩緩打開,嫵衣為首,常起緊隨其後,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如打了勝仗凱旋歸來的將士們,載滿了榮譽和勝利,昂首挺胸地從戰艦上走下。

那叫郝安的老者快步迎了上來,身後跟著幾個海克家族的武者,人到近前,拱手行禮:「小姐一路辛苦,諸位一路辛苦!」

「是我們應該做,郝安叔叔客氣了。」嫵衣面含微笑。

「小姐能安全回來,老朽這顆一直提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郝安一臉後怕的表情,誰都知道駕駛戰艦闖進星域中是多麼危險,嫵衣這一去便是一兩年的時間,許多關心她的人都寢食難安,郝安就是其中一員,熱情地招呼道:「小姐請速回家族吧,家主和幾位長老都很擔心你,若是他們見到你平安無恙,定會很開心的。」

嫵衣抿嘴一笑。搖頭道:「不急,先把戰艦上的礦石搬運下來,再回去不遲。」、

郝安的臉色微微一僵,很快收斂,強笑道:「這事用不著小姐主持,自然會有人處理的。」

嫵衣站在原地想了想,點頭道:「也好。」

這般說著,便沖身後吆喝起來:「你們幫忙把採集到的礦石運回去。」

「是!」余鋒等人大聲應諾。

「用不著,我們自己來就行了。」一個突兀的聲音忽然響起。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嫵衣臉上的笑意就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警惕和厭惡,美眸朝一旁望去。

聲音來源的方向上,一群武者正急速朝這邊行來。為首的是一個身形矮小的青年,那青年的身高慘不忍睹,約莫只到楊開的胸口處,人雖矮,卻龍攘虎步,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跟在他身後的那些武者也都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望著這邊的眼神儘是不加掩飾的輕蔑之色。

「謝宏文?」嫵衣黑白分明的眼瞳一縮,嬌喝道:「你怎麼在這?」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那叫謝宏文的青年嘿嘿一笑,「這裡雖是你海克家族的廣場,但也算是我影月殿的地盤。我想來便來,恩,嫵衣妹妹這趟辛苦了,聽說你們這一次深入到星域內。採集到不少稀有的礦石啊。」

「跟你有什麼關係?」嫵衣頓時警惕起來。

「跟我怎麼沒關係?」謝宏文大笑,指著戰艦道:「裡面的礦石如今是我影月殿的了。沒人告訴你么?」

嫵衣的臉色刷地變得蒼白,余鋒等人也是臉色猙獰,變得憤怒無比。

嫵衣扭頭望著郝安,期望他給出一個解釋,郝安一臉愧疚之色,期期艾艾了半晌才嘆息道:「小姐,回去再說吧,家主會給你個說法的。」

「說法?」嫵衣冷笑起來,剎那間便洞悉了前因後果,火熱的心一涼,冷聲道:「為了採集這些礦石,我們去的時候一百多人,回來的時候只有一半了,家族知不知道我們到底遭遇了什麼樣的危險?他們知不知道我們碰到了幾波黑岩獸的攻擊?他們又知不知道我們險些回不來了,差點全軍覆沒?我們到底是為了誰在拚命採集這些礦石?如今滿載而歸,為何我們卻享受不到自己辛苦的成果?我們能得到的只是一個說法么?」

一連串質問,讓郝安啞口無言,臉上的羞愧之色更濃,似乎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不但嫵衣憤怒的無以復加,嬌軀顫抖,她身後那五十多個武者同樣同仇敵愾,望著那謝宏文的目光幾欲噴火,所有人的力量都在暗暗涌動。

謝宏文巋然不動,臉上依然是那副令人作嘔的微笑,挑釁般地朝余鋒等人望去,似乎巴不得他們就動手,把事情鬧大。

「小姐,這是家族的決定!」郝安憋了半天,總算憋出幾個字來,一臉誠懇地望著嫵衣,幾乎是用一種哀求的語氣道:「還請小姐以大局為重!」

嫵衣到底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儘管深知家族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迫於無奈,但更清楚這個時候若是不妥協,只會給自己身後的人帶來更大的災難,她一雙粉拳緊緊地握著,臉上的憤怒轉變成無奈,重重地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小姐!」余鋒沉喝一聲,似乎有話要說。

「回去!你們的賞賜不會少的,就算家族不出,我也會給你們!」嫵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余鋒睚眥欲裂,頹然地低下了腦袋。

輕輕地撫掌聲響起,一直看好戲的謝宏文大笑道:「早就聽說嫵衣妹妹御下有方,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這麼多大男人都對你一個小女人言聽計從,哥哥佩服!」

「誰是你妹妹?你又是誰的哥哥?」嫵衣厭惡地望著他,「謝宏文,我告訴你,這一戰艦的礦石上浸滿了我海克家族族人的鮮血,是我們用自己的性命開採出來的,希望你們拿回去晚上不會做噩夢,不會被怨魂糾纏!」

謝宏文臉色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