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章 落腳地

第一千一百章 落腳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幽暗星和其他的修鍊之星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地心牽引力的龐大。

以前楊開就發現了,體積越大的修鍊之星,地心牽扯力就越大,似乎兩者之間呈現出正比的關係,而幽暗星的地心牽引力則顯得尤為猛烈,旁的修鍊之星與這裡根本無法比較。

在這種環境下修鍊,能得到的好處絕對比在別的修鍊之星要大。

而且這裡的天地靈氣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稀薄,與雨瀑星,水月星比較起來確實稍遜一籌,可楊開來自通玄大陸,這裡跟通玄大陸比較,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他很滿意這裡。

在星域中闖蕩了好幾年,他覺得自己也該找個地方,暫時安穩一陣,好好修鍊一番,只有實力足夠強了,才能有確實的力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茫茫星域,他想找蘇顏無異於大海撈針。

但是他從自己以前的道路中,看到了一個可行的方法。

那便是將自己的名號打響,讓整個星域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存在,這樣一來,不管蘇顏身處何方,肯定都會主動來尋找,就不需要他跑來跑去,苦苦搜尋了。

當初在通玄大陸上,胡家姐妹胡嬌兒胡媚兒正是因為聽到了自己的名字,才能尋找到九天聖地向自己求救的。

這個過程可能會很漫長,但比起自己如無頭蒼蠅般亂竄,可行性要高出很多,楊開準備花上十幾年甚至幾十上百年的時間來達成這個願望。

他不在乎時間,因為即便時間再長,也磨滅不掉他和蘇顏之間的感情。

小師姐也是,等到自己足夠強大之後,便可以回到通玄大陸。將她們也帶進星域中。

而幽暗星,便是他決意停留的一站。

在海克家族的莊園中轉了一圈,百無聊賴,正在考慮要不要去那天運城看一看的時候,莊園內忽然升起一道星梭的光芒,急速朝外竄去。

楊開分明看到了嫵衣的身影立在星梭上。

想了想,楊開御使星梭跟了上去,綴在嫵衣身後幾里處。

嫵衣也不知道遭遇了什麼,似乎很委屈的樣子。一路飛去,楊開還能聽到嚶嚶的啜泣聲,她飛的有些漫無目的,片刻後,落在了一座荒山上。獨自坐在山頭處,一襲綠衣,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將腦袋埋了起來。

楊開落到她身邊,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便站在那裡,等她緩過神。

嫵衣的香肩輕顫著。似乎是察覺到有人靠近,抬頭看了一眼,待發現是楊開之後便沒再理會,反而哭的更大聲了。

楊開頭大如斗。

好一會功夫。她的哭泣聲才漸漸止住,拿兩隻手擦拭著眼角,斜眼看著楊開道:「不許跟旁人說!」

楊開輕輕點頭。

「太委屈了。」嫵衣一邊哽咽一邊說道,「死了那麼多人。才採到那些礦石,家族裡那些人一句話。便送給了謝宏文那個混蛋,連一點像樣的賞賜都沒有!」

「小家族有小家族的悲哀,這種事不是一次兩次了吧?」

「為什麼那些強大的人都喜歡欺負弱小?這世上就沒有公平公道可言么?我若是站在高位上,絕對不會這樣做。」嫵衣憤憤不平地叫嚷起來,似乎是在宣洩自己心中的怒火,「他們就不知道這樣會寒了人心?一旦人心沒了,家族也就沒了,他們怎麼這麼目光短淺?非得卑躬屈膝苟延殘喘?」

「等你真的站在那個位置上,或許就能體會這種無奈了。」

「你站在哪一邊的?」嫵衣恨恨地瞪著楊開,有些惱火他不為自己說話。

楊開連忙舉手:「好好好,你說,我閉嘴,只聽。」

嫵衣彷彿得到了鼓勵般,紅唇蠕動,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直把這些年受到的委屈和不公全部傾瀉了出來,也不管楊開樂意不樂意聽,家族的懦弱讓她傷心,影月殿的強勢讓她無奈,自身的弱小讓她悲哀,她似乎承受了很多的壓力和折磨。

絮絮叨叨說了好半天,嫵衣的情緒總算是緩和許多,唯獨那雙眼睛腫的像桃子。

她話鋒一轉,忽然沖楊開問道:「那金色長矛是不是你弄出來的?」

楊開果斷搖頭。

這女人果然還是有些懷疑,畢竟她對自己的那些手下知根知底,唯一不清楚的就是半路上撿回來的楊開了。

「真不是你?」嫵衣好像有些不太相信,「為什麼我總覺得你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弱小?」

不得不說,這女人的直覺是很可怕的。楊開笑了笑道:「我一個入聖三層境,就算有些隱藏的手段,又能強到哪去?」

嫵衣怔怔地看著他,緩緩搖頭:「我不清楚,我就感覺你這人不好惹。如果我跟你打的話,敗的那個人可能是我,這是一種感覺,我很相信自己的感覺。」

「你太看的起我了。」楊開矢口否認,叉開話題道:「對了,我要跟你辭別。」

「辭別?」嫵衣愕然,「你要到哪去?幽暗星上有你認識的人么?」

「沒有,但是你別拉攏我,我不會加入你們家族的。」

嫵衣笑了笑:「我們這個小家族想必你是看不上的,雖然你修為境界不高,但畢竟也是外面來的,見過大風大浪。恩,這樣吧,你也別跟我辭別了,我不拉攏你就是,但是我們之間還有約定你可別忘記了。」

「我當然沒忘記。」

「那就別走了。」嫵衣款款起身,誇張地伸了個懶腰,口中發出貓叫般的呢喃,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無疑,她毫不介意楊開怪怪的眼神,跺了跺腳道:「這座荒山送給你怎樣?」

「送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