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陽炎大師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陽炎大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魁梧大漢一邊罵一邊朝外走去,不大片刻便消失不見了。

「哎,那陽炎大師又找罵了。」大廳內有人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啊,連一件聖王級秘寶都煉製不好,還好意思吹噓自己是虛級煉器師,世上的煉器師若都是如此,那我們的秘寶質量誰來保證?」

「是啊是啊,我聽說前幾天有人拿著自己用了幾十年的秘寶來找陽炎大師,讓他精鍊一番,本是一件極好的聖王級上品秘寶,哪知道被精鍊之後檔次掉了一階,變成了聖王級中品秘寶,那秘寶的主人哭的死去活來,可憐啊!」

「這有什麼,我還聽說有人求那陽炎大師煉製一件劍形秘寶,他偏偏給煉製成一柄厚重的砍刀……哎,不能滿足我們武者要求的煉器師,怎麼算是合格的煉器師?我看他的水平也有限的很,煉器閣怎麼會聘用這麼差勁的煉器師?」

「這與人家煉器閣無關,陽炎大師只是被聘用來的,所有去尋他煉器的人,煉器閣的夥計都會將實情相告,卻依然有人上當受騙,只能說那些人愚蠢透頂,貪圖那虛假的虛級煉器師的分量而已。」

「反正我寧願等上幾個月,也不會找那個人煉器的。」

……

種種言辭傳入耳中,楊開的表情愈發古怪。

那夥計也在一旁嘆息一聲:「哎,陽炎大師真是夠特立獨行的。我們煉器閣已經警告他很多次了,他依然冥頑不靈。不知悔改,看樣子過不了幾天他就得離開了。」

「為什麼?」楊開扭頭望著他。

「他這麼搞,對煉器閣的信譽也有一些損失,這裡自然容不下他!」

「但是我看剛才那個大漢拿出來的大錘秘寶,質量很不錯啊,而且也很符合他的體型和聖元屬性,為什麼他還不滿意?」

夥計笑了一聲:「那位壯士要煉製的不是大錘,是一柄大斧而已……」

楊開臉色一黑。立刻明白那大漢為何暴怒非常了,確實如剛才那些談論之聲所說,不能滿足武者要求的煉器師實在不是個好的煉器師。

「客人你選好了沒?」夥計又望著楊開問道。

「選好了。」楊開點點頭,將那張紙遞了回去,「就陽炎大師吧。」

夥計愣了一下,古怪道:「你確定?」

楊開笑了笑:「我要煉製的不是什麼秘寶,只是一些很簡單的東西。他就算再差勁也能煉製的出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說了,請這邊來!」夥計不再勸阻,領著楊開朝那邊的房間中走去,待到房間前才停下,示意楊開自己進去就可以了。臨了還意味深長地說了一聲:「祝好運!」

楊開啞然失笑,邁步走進。

房間很大,佔地足有方圓百丈,房間內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熔爐,熔爐後面似乎有個人影。盤膝坐在那裡,應該就是所謂的陽炎大師了。

剛才那大漢的怒罵都沒有影響他分毫。他的氣息平穩,古井不波,只有均勻的呼吸聲從那邊傳來。

楊開走到熔爐前的一個蒲團坐下,那熔爐後立刻傳來了陽炎大師的聲音:「要煉製什麼東西?」

楊開一愣,不由自主地歪了下身子,從熔爐的側面朝陽炎望去。

因為他發現,這個叫陽炎的煉器師居然是個女人!

而且聲音甜糯悅耳,讓人精神一震,他很想知道擁有這樣甜美聲音的女人長什麼樣子。

一看之下,楊開很失望。他只看到黑暗中一雙明亮的眼睛朝自己望來,陽炎整個人都包裹在一個巨大的黑袍中,看不到五官,也看不到身材。

「每個人都這樣,你們是來煉器的還是來看人的啊?」陽炎不滿地嘀咕一聲。

楊開神色訕訕,立刻明白恐怕每個來這裡的人都跟自己一樣好奇,不好意思道:「抱歉,是好奇了一些,我以為陽炎大師是個男人。」

「恩。」陽炎也不以為意,繼續問道:「要煉製什麼?」

楊開答道:「煉製幾個簡單的東西,並不是秘寶,我畫給你看吧。」

這般說著,他拿起蒲團旁邊早就準備好的紙筆,快速地畫了幾個奇形怪狀的東西。

武者們在煉器的時候都會提出自己的要求,秘寶是什麼模樣都有著自己的構思,所以紙筆是肯定會準備好的。

畫好了之後,楊開將之遞了過去。

陽炎接過看了看,輕咦一聲,似乎很是驚訝的樣子,問道:「你要布置陣法?」

楊開愕然:「只從這東西的形狀上,你就看出來了?」

陽炎嗤笑一聲:「這有何難,你要煉製的這幾個東西,除了布置陣法之外再無他用,我要是看不出來豈不是瞎子?你懂陣法么?」

「不太精通。」楊開老實搖頭,他雖然有把握布置出一個陣法,但具體有多少效果就不敢保證了,或許效果很微妙也說不定。

「不懂就不要瞎擺弄,白白浪費錢財,煉製這幾樣東西需要的礦石和材料可值不少錢。」陽炎淡淡地說道。

楊開頓時不悅起來:「布置陣法是我的事,煉製東西是你的事,我會付給你酬勞的。」

他總算明白這個陽炎為何門可羅雀了,她似乎很喜歡插手干涉旁人的事情,這樣的人註定不討人喜歡。

出乎楊開意料的,這女人也沒有反駁的意思,沉默了好一會才忽然道:「這樣吧,我幫你煉製這幾個東西,甚至可以幫你布置出一個很好的陣法,你付給我酬勞怎樣?」

「你會布置陣法?」

「會?」

「不是騙人吧?」

「我騙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