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給你一次證明的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給你一次證明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陽炎是個很古怪的女人,除了對高等級的秘寶感興趣之外,她最大的興趣就是聖晶,楊開每一次出來經過她的石室的時候,都會看到她在數著自己的聖晶,一塊一塊地不厭其煩。

那些下品聖晶上的污漬都被她擦的乾乾淨淨,閃爍的明亮光澤似乎能讓她得到極大的滿足,每每這時,陽炎的臉上都洋溢著癲狂的笑容,待發現楊開用一種怪怪的眼神望著她的時候,她都會以極快的速度將聖晶收起,惟恐被楊開搶走的模樣。

這女人魔障了!楊開心頭斷定。

隨著時間的推移,前來山洞處尋陽炎煉器的人也越來越少,過來的人的要求都已經被滿足,陽炎的生意也漸漸做不下去了。

這一日,楊開正在打坐中,忽然聽到外面傳來嫵衣的呼喚。

嫵衣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麼,一直沒有出現,聽到她的聲音之後,楊開立刻從山洞中走出,見她亭亭玉立地站在外面,忙笑著迎了上去。

「這裡怎麼樣?」嫵衣微笑詢問。

「很好。」楊開點點頭,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的臉色,發現她似乎有些不太開心。

「我聽余鋒說,你和一個女人在這裡布置了一個聚靈陣?」嫵衣轉頭望向四周,感受了一些此地的天地靈氣,深吸一口氣道:「效果似乎很不錯啊,早知道這裡這麼好,我早就應該找人布置陣法的,余鋒他們現在進家族的修鍊室修鍊還需要一定的貢獻或者交納聖晶才行。」

「後悔了?」楊開好整以暇地望著她。

嫵衣翻了個白眼。嬌嗔道:「我像是這麼小氣的人么?既然說把這座山送給你,那就是你的了。這裡變得再好,也與我無關,你就安心住在這裡,沒人敢拿你怎麼樣。」

楊開正準備再說些什麼,忽然眉頭一皺,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那邊,一道青光閃爍。有人踏著星梭正在龍穴山上空來回飛舞,似乎是在檢查些什麼。

「你們家族的人?」楊開望著那道身影問道。

「恩,我家的一個管事,你不用理會。」嫵衣也有些不悅,「他這次來是找那個叫陽炎的煉器師的。」

「找她幹什麼?」楊開愕然。

「她是個煉器師,你說找她幹什麼?」嫵衣抿嘴一笑,「像我們這樣的小家族。培養一個煉器師可不簡單,如今有一個流浪在外的煉器師,雖然年紀不大,但還是值得招攬的,聽族中的弟子們說,她能煉製和精鍊聖級秘寶呢。」

這段時間來找嫵衣的武者實力都不高。最厲害的也就是余鋒那樣的人,他們要求煉製和精鍊的秘寶檔次自然也不會太離譜,所以海克家族的人一直認為陽炎是個聖級煉器師。

有落單的煉器師就在附近,不管這個煉器師的等級如何,海克家族都覺得應該表現下自己的誠意。說不定就能為家族帶來巨大的收益,所以便派人過來了。

「你和那女人什麼關係?我記得你說過在這裡不認識什麼人的。怎麼這麼短的時間就拐了個美人回來?」嫵衣揶揄地望著楊開,彷彿認定他和陽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我跟她也不熟,只是請她回來幫忙布置下陣法而已,然後她就賴在這裡不走了,我又不好意思趕人,恩,你們要是能招攬她最好不過,我快被她煩死了。」楊開叫苦連天。

「能不能成也得看她自己的意思,這事不歸我管,我今天來只是看看你過的怎樣。」嫵衣抿嘴嬌笑,也不深究太多。

片刻後,那個海克家族的管事飛了過來,沖嫵衣點點頭道:「山裡的靈氣還算不錯,等過個一年半載恐怕還要更好一些,聽說小姐將這座山送人了?不會是送給他了吧?」

這般說著,有意無意地打量了下楊開,眼中儘是輕蔑之色。

嫵衣皺了皺眉頭,道:「周叔叔這次不是為了這座山而來吧,你是不是還有別的任務?」

那周姓武者笑了笑:「我只是隨口一問而已,小姐不用介意。」

又看了楊開一眼,他才背負著雙手,老神在在地朝山洞內走去。

「什麼事都要管,真是煩人,以前也不見他們對這裡這麼上心,家族裡方圓幾萬里的領地,就因為我是個女子,才把這座荒山分配給我的,現在看到好處就想插一手了,氣死人了。」嫵衣憤憤道。

楊開沉默,別人家內部的事情,他實在不方便發表什麼看法。

嫵衣也不再抱怨,俏臉上掛著笑容和楊開聊起了最近的生活,詢問他有沒有什麼需要。

兩人相談甚歡,嫵衣又憧憬了下自己未來的抱負,美眸中滿是期待。

半盞茶之後,那周姓管事忽然氣沖沖地從山洞內走了出來,口中惱火道:「小丫頭片子,不識抬舉,哼,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區區聖級煉器師而已,當我海克家族培養不出來么?大言不慚說自己是虛級煉器師,真是笑話!」

他惱怒走出,也不與嫵衣打招呼,竟御使星梭便飛走了。

嫵衣小嘴微張,似乎沒想到那個叫陽炎的煉器師居然拒絕了家族的招攬,她來的時候也看過那一紙聘書,覺得家族開出的條件也不算差,雖然比不得影月殿這樣的大勢力,但在小勢力當中算是不錯的待遇了。

「你帶回來的女人好像要求很高啊。」嫵衣望著楊開,「周管事說她是虛級煉器師?她不是只有二十多歲么?」

「我不知道,她自稱自己是虛級煉器師。」楊開搖了搖頭。

「有意思。」嫵衣抿嘴笑了起來,「算了。人家是煉器師,有選擇的權利。只是這般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