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他又來了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他又來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陽炎這一次煉器的時間花費的比較長,足足用了兩個月之久。

但是出關之日,她卻帶出來七件聖王級秘寶!上中下三品皆有。

或許是因為楊開給她的丹藥和聖晶幫助恢復的緣故,這一次她倒不是很累,把那些秘寶交給楊開之後,甚至有心情計算一下自己還欠楊開多少聖晶,掰著手指頭算的及其認真。

煉器本事大,沒什麼心眼,脾氣不錯,長的也漂亮,身材很好,最重要的,是收取的酬勞很便宜!

楊開覺得自己撿到寶了,越發堅定地要將陽炎留下來當自己的專用煉器師。

隨手給了她幾瓶丹藥和一些上品聖晶,樂得陽炎眉開眼笑,一邊將丹藥和聖晶裝進自己的空間戒,一邊問道:「下一批要煉製什麼東西,你把材料先給我,我看配些什麼樣的礦石比較好。」

楊開隨手將赤尾紫甲蠍的甲殼,尾巴,還有一隻大鉗子取了出來,丟在陽炎面前。

小姑娘的兩隻眼睛立刻瞪直了,美眸里綻放出駭人的精光,蹲下身子將這幾樣東西一一撿起,小手在上面撫摸著,口中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似乎有些失神的樣子。

好半晌,她才抬起頭來,望著楊開問道:「這些東西你願意交給我煉製?」

楊開頷首:「你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我也相信你確實是虛級煉器師,這些東西自然要交給你。」

「你就不怕我拿著東西跑了?」陽炎依然有些不敢相信,「這可是九階妖獸的身體材料,能夠煉製虛級秘寶的東西!」

「你試試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抓回來。」楊開咧嘴一笑。

陽炎撇撇嘴,她就不喜歡楊開這種毫無緣由地自信。似乎什麼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中一般,真是討厭啊。

「放心,我可不是言而無信的人,你這幾樣東西,我都會把它們的作用發揮出來,不過這一次要採購的礦石也與之前不一樣,你得做好大出血的準備!」陽炎正了正臉色。

「無所謂,你寫清單。」楊開點點頭,又補充道:「對了。我有個要求。」

「什麼要求你儘管說。」

「那個甲殼,你幫我煉製成一件防禦秘寶,我自己要用,其他的隨你心意處理。」

「我曉得了,你有那妖獸的內丹么?如果有它的內丹也一併交給我。煉器的時候要用到。」

陽炎的話音剛落,一枚拳頭大小,蘊藏風土兩種屬性的內丹便被拋了過來,她滿意接過,這才動手寫了起來,不大一會便列出一張清單,交給楊開。急切道:「你快去快回,我恢復幾日就動手煉製,跟在你身邊真是太好了,居然能有這麼多好材料等著我去處理。」

她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天運城。那商行中,錢通坐在三樓處的房間,端起茶水輕抿著,遙望著兩個月前楊開離去的方向。眉宇間隱隱有些焦急和無奈。

雖然之前他斷定楊開還會再來此地,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一等居然就是兩個月之久。

直到今天,那青年也沒有再次現身,這讓錢通很是鬱悶。當時是擔心給那青年背後的高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也沒派人去跟蹤,更不敢隨意打探,只想著循序漸進地了解,通過那青年慢慢地將那高人引出水面。

現在看來或許有些不應該,最起碼應該跟那青年表達下自己想招攬他背後高人的信息,只要那個青年夠聰明,一定會將話帶到的。

屆時那高人若是願意,自然會來影月殿,若是不願意,自己再去請也不遲。

這樣的煉器大師,早一日招攬,對殿內就早一日擁有好處,若是遲了,說不定會被別的勢力發現,到時候肯定要出現搶奪的情況,一旦局面發展到那種程度,就不是死一個兩個人的事情了。

想著想著,錢通的心情變得煩躁起來,手中的茶杯被捏碎了尤未察覺,直到滾燙的茶水漫過他的手背,他才忽然驚醒。

望著狼藉的桌面,錢通啞然失笑。

自己年紀不小了,修為境界也不低,似乎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出現過讓他心煩意亂的事情了,即便是與同等級的強者性命相博的時候,也沒像這一次無力。

將碎掉的茶杯碎片撿起,又將灑落的茶水擦乾,錢通輕輕地吸了口氣,平復急躁的心情。

門外忽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錢通不悅地道:「什麼事?」

「錢長老,兩個月前來賣秘寶的那個青年又來了。」門外上次接待過楊開的那夥計恭敬答道,等了好一會卻沒有一點反應,正狐疑間,卻聽到裡面傳來錢通長老激動的聲音:「快請!」

話音剛落,又道:「不不不,老夫親自去迎!」

一陣唏哩嘩啦的聲響,似乎是桌椅板凳和桌子上的茶壺掉到地上摔碎了。

那夥計臉色一黑,不知道那青年到底什麼來頭,居然讓錢通長老都這麼鄭重對待,以致於連屋內的擺設都被撞翻了。

房門被打開,錢通滿面紅光,迅速朝樓下走去。

夥計探頭探腦地朝屋內張望,發現果然跟自己猜想的一樣,裡面的傢具徹底遭了殃,狼藉一片。

一樓處,楊開等的有些不耐。

上次他來的時候,那夥計還殷勤地接待了自己,幾乎可以說是無微不至服侍的很周到,這一次自己也勉強算是個熟客,而且按照上次的約定帶來了秘寶售賣,卻不想那夥計居然讓自己稍等就不見了蹤影。

等了一會,那胖胖的叫錢通的老者便急急地走了過來,容光煥發哈哈大笑著:「哎呀小夥子,老朽等了兩個月,可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