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再來幾滴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再來幾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陽炎……」楊開緊張地扶著陽炎,神念在她身上掃視,片刻後,定下心來,他發現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陽炎並沒有遭遇什麼毒手,她身上沒有受傷的痕迹,但是好像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導致現在精神狀態有些不太穩定。

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陽炎艱辛地抬頭看了看楊開,臉色忽然更白了,掙扎地跑到一邊,撕心裂肺地乾嘔起來,似乎將自己的內臟都嘔出來。

楊開表情怪異地望著她。

好半晌,陽炎才輕聲道:「楊開,我有些暈……」

話才剛說完,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不是吧?楊開哭笑不得,連忙上前將她扶住,發現她果然昏厥了過去,小臉依舊煞白的毫無血色,柔若無骨的身子都冰冰涼。

楊開嘆息一聲,一邊搖頭一邊將陽炎攔腰抱了起來,朝山洞處走去。

山洞內並沒有損壞多少,畢竟在這裡發生的戰鬥時間太短,而且楊開布置下來的聚靈七彩旗也沒被取走,回到石室中,楊開將陽炎放在床上,給她蓋上被褥,有些憐憫又有些好笑地望著她昏迷的臉龐。

楊開本來還打算將那個什麼徐天澤趕盡殺絕的,但是現在陽炎這種狀況,他也不方便離開了,只能守在一旁。

來到幽暗星並沒有多久,他一直抱著一種不惹事的心態生活,如今平白無故招了一些麻煩,他自然不願意放活口回去,但是就算徐天澤回去找來幫手他也不懼。

聽嫵衣說幽暗星上沒有虛王境的高手,她海克家族最厲害的也不過是聖王三層境,那個徐天澤一看就不是什麼大勢力的人,恐怕也找不來什麼像樣的高手。

陽炎這一睡便是好幾天的功夫。也不知道她在做什麼噩夢,時不時地大叫一聲,很是惶恐的模樣,每次都需要楊開安撫一陣才能平穩下來。

三日後,陽炎這才幽幽醒轉。

楊開坐在床邊看著她,與楊開對視了一會,陽炎很是羞赧地扭過腦袋,臉上泛紅。

「先吃點東西。」楊開隨手丟了個包裹過去。

似乎是嗅到果香味,也似乎是真的需要補充消耗的體力。陽炎立刻爬了起來,解開包裹,待看到裡面放著一些黃橙橙的果子之後,眉開眼笑地吃了起來,蒼白的臉色也逐漸變得紅潤。

見她氣色好轉。楊開才好奇地問道:「你沒見過死人?」

陽炎之所以昏迷,根本就不是受傷的原因,而是被嚇得!被死在她面前的那幾個人的慘狀嚇倒了,楊開早就知道她膽小,卻沒想到她膽小到這種程度,只是死了幾個不相干的人,就昏迷了三天。若是看到了那種血腥的殺戮戰場,那她還要不要活了?

不過楊開也知道,任何人都有第一次,自己在第一次殺人的時候雖然沒有像陽炎這樣不堪。但是心情也是有巨大起伏的,只不過自己的承受能力要比陽炎要強很多,心理素質也不是她能比擬的。

楊開一句話問壞了,正吃的津津有味的陽炎立刻放下了手上的果子。捂住了嘴巴。

「你不是吧?」楊開訝然,心想這都三天了。居然還有後遺症,這小妞到底是如何在這個混亂的世界中存活下來的?以她的膽氣和本事,楊開覺得她能平安長大都是一個奇蹟。

陽炎苦著臉不說話,只是沖楊開擺手,大口大口地吸著氣,好一會才逐漸平息下來。

「我以前也見過死人,但是沒見過這麼噁心的死法……」陽炎望著楊開,面上有些心有餘悸,那幾個人是被活活燒死的,最讓她難以忍受的,是那種衝進鼻孔中的焦糊味。

她從來不知道,烤熟的人肉是這種味道。

「哎,我下次再殺人的時候,你把眼睛閉上吧。」楊開嘆息一聲。

「還有下次啊?」陽炎面色一苦。

「可能!」楊開點點頭,「不說這個,你繼續吃吧。」

「哦。」陽炎點點頭,又抓起那果子吃了起來,吃了一會才好奇地問道:「這個從哪裡弄的?好像能清心精氣,還能恢復力量。」

「別人送的。」楊開也沒說是誰,這些果子雖然比較稀罕,但其實價值並不大,要不然錢通也不會這麼大方了。

「對了,礦石你買回來了么?」陽炎又問道。

「買回來了,不過你再休息幾日,等一切恢復了再開始煉製。」楊開實在不放心她以這樣的狀態來幫自己煉製虛級秘寶,煉器煉丹,都需要極其平穩的心境,一旦有外力干擾,就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好。」

陽炎又休息了好幾日時間,這才從楊開那裡取走大量的珍貴礦石,進入了閉關煉器的狀態中,之前發生的事情她似乎都已經忘記了。

這女人心思比較單純,雖然膽小如鼠,可這樣的人活的卻是不累,因為她不會惦記太多事情,也很容易滿足。

自己的石室和聚靈七彩旗都被陽炎霸佔著,楊開離開了山洞,尋了個不遠而且清凈的位置盤膝坐下,望著四周的雲山霧靄,對此地的改變很是滿意。

自在這山中布下陣法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靈氣的聚集也初見成效,山頂上懸浮的氤氳霧氣日漸濃郁,說明此地的靈氣正在逐漸變強。

楊開人不在山洞,但是神識卻一直覆蓋在那邊,就是怕陽炎會出什麼意外,又或者是那個徐天澤找人來報仇打擾到陽炎煉器。

陽炎如今煉製的,正是楊開要求的虛級防禦秘寶,在這種關鍵時刻,楊開不會允許出現任何意外。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一切相安無事。

這一日,楊開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