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乾的好!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乾的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吸收了金血的緣故,小石頭人對楊開是絕對的言聽計從,任何命令下達都執行的一絲不苟。

但是楊開想和它進行交流卻不行,指望它和神樹一樣能進化出屬於自己的神智,但看這情形是有些不太可能了,它就是個十足的憨貨,更像是一個有生命的傀儡。

又是幾天過去,楊開發現它有一個很奇特的事,那就是打地洞!

它在山裡打洞的速度簡直有些匪夷所思,楊開也是無意間發現的,因為他的命令,小傢伙不敢靠近陽炎所在的山洞,卻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想往地底下鑽,一個呼吸的功夫,便鑽到了地下幾十丈的位置,無論是多麼結實的土地都攔不住它的步伐。

楊開還拿堅固的礦石試驗了下,發現無論多麼堅硬的礦石,它都能輕易地在上面鑽出一個大洞。

這個事倒是不錯,不過楊開有些不懂它為什麼有這種能力,看它的腦袋方方正正也不尖銳啊,真不明白它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來以為地底下或許有什麼珍稀的礦石吸引了它,但在楊開的仔細查探下還是否決了自己的猜想。

整座龍穴山,一沒靈草靈藥,二沒值錢的礦石,在楊開布置陣法之前,它除了景色不錯之外,就是一座荒山。就是現在,也不過靈氣比附近的地方濃郁一些而已,並沒有什麼太出彩的地方。

只要不把龍穴山鑽空,楊開也懶得去管這小傢伙,它是因為自己無意間擁有一塊血精石,才能破殼而出,而另一個被裹在漆黑圓石中的小石頭人就沒這麼好運了,想要它也出來。大概只能再去尋找一塊血精石。

但是這種東西委實太稀少了,楊開來到星域也有不短的時間,卻從未聽過也沒見過誰擁有血精石,看樣子血精石即便是在星域中,也是稀罕貨。

這一日,楊開正在打坐,忽然感覺到山洞那邊傳來一股驚天的能量波動,那能量波動一閃即逝,很快收斂。下一刻,耳畔邊便傳來了陽炎得意的笑聲。

成功了?楊開神色一喜,連忙衝進了山洞內。

石室中,那一人多高的熔爐此刻還散發著驚人的熱量,陽炎一身濕漉漉地站在原地。看的出來,她為了煉製這件秘寶耗費了巨大的心神,出了一身的汗水,連頭髮都散亂無比,看起來就跟個瘋子一樣,原身上的黑色長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她脫掉了,只穿了單薄的紗裙。

汗水打濕了她的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楊開衝進來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自己的秘寶,而是一具及其惹火的嬌軀。

那圓潤的臀部挺翹的有些不像話,彷彿有一雙大手將之往上托著。盪出迷人的風采,腰部那誇張的曲線勾魂奪魄,小腹處平攤光滑,透過那被打濕的衣衫。楊開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陽炎穿在裡面的褻衣的形狀和顏色。

恩,粉紅色的底褲。小小的只有巴掌大,剛好遮住了敏感的部位,很是惹人遐想,上身裡面有一件同樣是淡紅色的肚兜,胸口處兩顆凸起是那麼的明顯。

楊開愣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是不是該迴避。

陽炎倒是興奮地跑了過來,根沒有注意到自己春光外泄的有些不像話,獻寶一般地將手上一面橢圓形的盾牌秘寶遞了過來,嬌聲道:「你看看你看看,虛級下品秘寶,我沒騙你吧,我就是虛級煉器師!」

楊開接過,發現這盾牌狀的秘寶比自己想像中的要輕很多,似乎一點重量都沒有,但那盾面上卻洋溢著紫色的幽光,楊開知道這是赤尾紫甲蠍的甲殼來就有的光澤,盾面並不平坦,上面有一根根尖銳的倒刺,也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不過楊開卻敏銳地發現,這盾牌內部居然充滿了風土兩種屬性的力量。

見他觀察的仔細,陽炎立刻主動解釋起來:「我將赤尾紫甲蠍的內丹也融合進去了,這盾牌的主材料來就是那妖獸的甲殼,融合內丹之後,它就能擁有那妖獸生前的一部分能力,當然,這得你自己摸索開發,因為我也不知道這一隻赤尾紫甲蠍生前具備什麼能力。」

「沙塵暴?」楊開自語了一聲,立刻回想起當時跟著鬼徹他們,發現赤尾紫甲蠍所在的地方,方圓幾十里範圍的沙塵暴,當時赤尾紫甲蠍就是躲在沙塵暴裡面的,很難被發現。

「沙塵暴么?」陽炎點點頭,「還不錯吧,這面盾牌可是我的嘔心瀝血之作,以後要好好珍稀著使用,它不但可以用來防禦,盾牌上的尖刺還可以用來反擊,用的好了,越階作戰也沒問題,不不不,越階作戰肯定沒問題,有這樣一件秘寶在手上,我保證聖王境的武者絕對傷不到你!除非你一直站在那裡被別人當靶子打!」

陽炎一邊說,一邊使勁拍著自己的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證,完全忽視了楊開在前些日子還憑藉自己的能力擊殺幾個聖王境的事實。

那小手拍在酥胸上,又被高聳的玉峰彈開。

彈性似乎很驚人啊……

楊開不由地瞥了一眼,看著那白皙的深溝。

「要不是這一次你催的急,我還可以煉製的更好一些,不過沒關係,虛級下品只是它暫時的檔次,恩,以後你要是找來更好的礦石,我還可以再精鍊,將它的檔次提高……我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到,你在看什麼啊?」陽炎不曉得楊開為什麼露出一副失神的樣子,順著他的目光低頭望去,立刻明白楊開為什麼這個樣子了。

來被高溫熏的紅撲撲的臉蛋剎那間變得更紅,似乎要滴出血來,三息之後,尖叫聲從山洞中傳出,陽炎抱著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