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敗家的修鍊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敗家的修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心動歸心動,楊開也不表現出來,只是淡淡地問道:「你的空間法陣若是真的研究成功了,傳送的距離有多遠?」

陽炎嗤笑一聲:「空間法陣就是為了突破距離的束縛,只要能精準的定位到兩個點,距離不是問題。」

「沒有距離限制?」楊開眼前一亮。

陽炎沉吟了下,嚴肅道:「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如何還要仔細研究下才行……你給不給嘛。」

「給!」楊開大笑,豪爽地揮了揮手,反正這裡的空靈晶這麼多,怎麼用也用不完,到時候自己那些親朋好友過來,甚至還可以讓陽炎給他們每人煉製一個空間戒。

「太謝謝你了,你真是個好人。」陽炎開心死了,恨不得撲過來親楊開一口,立刻就跑到一旁採集起來,雖然她採集空靈晶的速度遠遠比不上石傀,但是只有放進自己戒指里的東西才能算是自己的。

陽炎比誰都明白這個道理。

楊開倒沒像她這麼不堪,經歷了最初的驚喜和振奮之後,心情慢慢平復,在一旁看著石傀啃噬空靈晶礦,看著一層又一層的雜質從它體內滲出來,然後又剝落,百看不厭。

這麼多年的培養和等待,耗費了那麼多珍惜的礦石,如今總算是有回報了,而且石傀的回報還如此驚人,找到的第一處礦脈便是空靈晶礦!

按陽炎的說法,它天生就對珍稀的礦石敏感異常,只要有它,以後別人找不到的珍稀礦石楊開就唾手可得。

可惜了,自己只有一塊血精石,如果再有一塊的話。另外一個石傀應該也能完全地活過來。

咔嚓嚓的聲響不絕於耳,陽炎在那邊採集的香汗淋淋,石傀也乾的熱火朝天,楊開就很閑。

半天后,陽炎氣喘吁吁地跑到楊開身邊,取出一塊聖晶恢復起來,看她的樣子,似乎還要再去開採。

「可惜了啊。」陽炎忽然說了一句。

「什麼可惜?」楊開愕然。

「旁人只知道空靈晶是用來煉製空間戒,布置空間法陣的。其實它還有一個作用。」

「哦?你又知道些什麼別人不知道的東西?」楊開笑了起來,跟陽炎在一起的時間雖然不長,但這小妞每每能讓人有驚艷之感,這無關於她的相貌,也無關她的身材。完全是她的真本事,所以楊開也沒有小瞧她的意思。

「它還可以用來修鍊。」陽炎搖晃著腦袋,「你不知道吧?很多人都不知道,恩,可以這麼說,知道的人寥寥無幾。」

「空靈晶能用來修鍊?」楊開怔住了,「它也能像聖晶一樣。用來吸收增強力量么?」

「恩,但是我們不行,它只針對一種特殊的人——懂得空間力量的武者才能用它來修鍊,增強自身對空間力量的理解。」陽炎自顧地說著。完全沒注意到楊開的表情變得古怪,「空間力量很偏門,也很玄奧,不但入門難。想要精通更是難上加難,現在遺留下來的空間法陣。都是上古時期那些空間力量的修鍊者弄出來的,空間戒的煉製,也是他們開發的,我們只是拾人牙慧罷了。我可以大膽地說,整個星域,懂得運用空間力量的武者,不會超過二十人,而這二十人中,能將這種力量用來對敵的只有寥寥幾人,呃,你幹什麼呀?」

陽炎一扭頭,赫然發現楊開居然手上握住了一塊被石傀淬鍊好的空靈晶,忍不住笑了起來:「你不會是想吸收空靈晶的力量吧?不用試了,不懂空間力量的話,是沒辦法吸收的,但是如果懂空間力量,就能做到這一點,你知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在空間力量上的研究不深?一來他們不知道利用空靈晶修鍊,二來是因為空靈晶的數量太少,根本無法給他們用來修鍊,這種力量的修鍊,完全就是燒錢,一般人可燒不起。」

說著說著,陽炎就閉上了嘴巴,眼珠子莜地瞪大,不可置信地盯著楊開手上的空靈晶。

她似乎發現有一股晦澀難明的能量,從這塊空靈晶中溢出,然後被楊開吸收進了體內。

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不由地更加緊密關注起來。

確實有能量從空靈晶中流淌出來,宛若涓涓溪流,逝入楊開體內,這不是錯覺!

「你……」陽炎芳心震駭。

「還真的可以啊?」楊開大為驚喜。

在空間力量的研究上,他一直藉助於空間裂縫中的亂流,但是在那裡面研究,不但危險,而且收穫很少,自從懸空大陸上出來之後,他就沒再這麼做了,因為他發現對空間力量的掌握,已經陷入了一個瓶頸狀態,再那樣做也沒有意義。

今日聽了陽炎的一番話,忍不住試了一下,效果居然好的出奇。

空靈晶真的可以用來修鍊,增強自己對空間力量的掌握。

「你懂空間力量?」陽炎再也忍不住,失聲尖叫起來。

「不錯,我就是你所說的那二十人當中的一個。」楊開嘿嘿輕笑。

「我的天,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物啊?」陽炎花容變色,她從來沒想到,自己居然能碰到一個這樣的人,楊開精通空間力量,比她是虛級煉器師還要讓人難以置信。

「彼此,咱們都是有秘密的人。」楊開輕輕點頭:「恩,我要修鍊一陣,你自己去開採空靈晶吧,采出來多少都是你的,到時候讓石傀幫你精鍊一下就行了。」

這般說著,楊開也不再理會陽炎,自顧地握著空靈晶修鍊起來。

陽炎失神了好一會,才搖了搖頭。

越和這個男人接觸,她就越有些看不懂這人。

但是楊開這樣對她不設防,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