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打蛇不死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打蛇不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兩人從那隱蔽的地洞處走了出來,陽炎拉了拉楊開道:「你等會,我布置個陣法,將這裡隱蔽起來。」

「好。」

陽炎不但ig通煉器,而且還ig通陣法一道,這遠不是楊開這種半桶水能夠相提並論的,只見她從空間戒中取出各種各樣的材料,動用力量煉製起來,然後又將自己煉製的東西看似散亂實則按照一定的規律排布在那洞口處。

等她布置完畢之後,那洞口忽然消失不見了,不但用肉眼看不到,就連動用神識也很難發覺。

陽炎滿意地拍拍手:「記住這個位置就行了,下次再來直接從這裡跳下去。」

楊開對她的布置也相當滿意,雖然他不一定會再次過來,但也防止有人不小心發現這個地洞,一旦此地有大量的空靈晶的消息外泄出去,恐怕整個幽暗星都要沸騰。

自古財帛動人心,空靈晶這種珍貴的礦石沒人會不在意。

兩人朝山洞所在的位置走去,還沒走到那邊,楊開忽然神色一動,他發現余鋒不知道為什麼跑了過來,而且神色間似乎有些焦急的樣子,此刻正在山洞附近轉來轉去,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在尋找自己。

楊開不由加快了速度,很快便來到了余鋒面前,叫了一聲:「余兄!」

「楊開!」余鋒正如一隻無頭蒼蠅,找不到楊開的蹤影,聽到喊聲不由大喜過望,「你跑哪去了,我找遍了整個龍穴山都沒找到你,還以為你已經走了呢。」

楊開呵呵一笑:「我跟陽炎出去轉了轉,要走的話,我會跟嫵衣打招呼的。哪會不辭而別。」

余鋒搖了搖頭,打斷了他的話,嚴肅道:「你現在真要走了。」

楊開不禁皺了皺眉:「什麼意思?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他知道嫵衣是不會趕自己走的,嫵衣有個很大的夢想,正是因為這個夢想,才會挽留自己,才會將龍穴山送給自己當暫時落腳的地方,而且這些日子,嫵衣也來過幾次。對他還不錯。

但是余鋒既然過來,應該就是受嫵衣所託,若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嫵衣不可能這麼做。

楊開立刻想起了自己之前殺過了幾個人,有極大的可能跟那個徐天澤有些關係。斬草不除根,果然是有些後患啊!

余鋒急促道:「沒時間解釋太多,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要收拾的東西,若是有的話,趕緊收拾一下,我現在就帶你們走,路上跟你們說清楚。」

「什麼事呀。我還想去洗一下呢。」陽炎一臉髒兮兮地,還沒弄明白情況,在地洞里待了那麼長的時間,她渾身上下臟透了。

「陽炎姑娘忍忍。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洗,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啊,要是沒東西收拾,我們現在就出發。」余鋒見兩人都一臉無動於衷的模樣。不由大急。

楊開啞然失笑:「余兄稍安勿躁,到底發生了什麼?」

余鋒懊惱地跺跺腳。恨不得將楊開給打暈過去,免得他唧唧歪歪的,「都跟你說沒時間解釋了,我在這裡找了你們半天,小姐在家族裡給你們拖延時間,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

「恩,已經來不及了。」楊開神色一動,將目光投向一旁,那邊,一大群人正急速地朝這邊飛來,一道道屬於星梭的青色幽光如流星隕落般,划過天際。

余鋒臉色一黯,不由地嘆了口氣,知道小姐的努力算是白費了,趁那些人還沒靠近過來,連忙提醒了一句:「楊兄,你前段時間是不是打了徐家的一個少爺?」

「是啊。」楊開心想我不但打了他們的少爺,還殺了幾個人呢,怎麼沒聽余鋒提起?

余鋒苦笑一聲,抬手指著那邊道:「徐家的人來找你了。」

「那徐家比你們海克家族怎樣?」楊開問了一句。

「伯仲之間,都是影月殿的外圍家族,上不得什麼檯面,但是我們海克家族和他們徐家有很多貿易往來,關係不錯,而且楊開啊,你不是我們海克家族的人,家族的那些長老不會袒護你的,小姐也護不住你,你真是太魯莽了。」余鋒又嘆了口氣。

雖然是在指責楊開,但他並沒有要和楊開立刻劃清界限的意思,甚至在那些人快要抵達這裡的時候,還有意無意地擋在了楊開和陽炎兩人面前。

這個舉動讓楊開對余鋒好感大增,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道:「余兄不用擔心,他們不找我麻煩就罷了,若是要找我的麻煩,我不介意讓他們有來無回!」

余鋒愕然回頭,一臉吃驚地望著楊開,旋即哭笑不得,搖頭嘆息:「年輕人啊,哎!」

他顯然覺得楊開有些口出狂言了,徐家雖然跟海克家族一樣,都是影月殿的外圍勢力,但好歹也是一個家族啊,就算沒有返虛境的強者,聖王境還是有一些的,楊開一個入聖三層境的武者,如何能與這樣的勢力抗衡?

而且家族也根本沒有要庇護楊開的意思,不但沒庇護,反而還因為與徐家之間的貿易關係,族中那些長老逼迫小姐說出楊開的下落,巴不得趕緊將楊開送出去讓徐家發落,免得壞了兩家的友誼。

若不是小姐拖延了這麼長時間,徐峰根本沒辦法提前來到這裡,可現在還是功虧一簣,頓時覺得有些辜負了小姐的期望,心頭愧疚萬分。

「哼,年輕人口出狂言,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讓我們有來無回!」一聲冷哼傳來,一個身形消瘦的老者落下,神色不善地朝楊開這邊望來。

剛才那句話,楊開並沒有說的很小聲,自然被他給聽了去。

隨著他的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