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百岳圖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百岳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尖槍旋轉的力量引動了空氣,一條睡倒的龍捲風忽然出現,橫亘在楊開身後,氣勢驚人。

幽影魂絲匯聚成的尖槍速度奇快,眨眼的功夫便襲至楊開身前,讓所有人感到驚詫的是,面對這樣恐怖的一擊,楊開居然沒有要躲避的意思,他反而探出一隻手,朝那尖槍抓了過去。

手掌上魔焰翻滾,楊開的神色也顯得很凝重,明顯用了全力。

刺……

刺耳的讓人難受的聲音響起,在楊開握住那尖槍的一瞬間,巨大的旋轉力道就將他帶的轉動起來,速度快的不像話,就彷彿楊開正在被人甩動一般,而且他的身影也不斷地在朝後退去。

有金色的血液從中飛濺出來。

但是很快,楊開後退的速度就變慢了,被甩動的看不到蹤影的身子也逐漸穩定下來,最終穩定下來。

他的手掌上,除了翻滾的魔焰之外,還有一股焦糊的味道傳出,明顯已經受了些小傷。

但他卻毫不在意,徐至深這個黑色的細線實在是有些防不勝防,而且怪異至極,連魔焰都焚燒不掉,不管它是什麼,楊開都先將其廢掉或者搶奪過來再說。

要不然他老是用這個東西來襲擊,楊開還真沒什麼脾氣。

楊開的身子才剛站穩,徐至深就如一隻展翅的大鵬般飛竄到了他的頭頂,在陽炎和嫵衣的驚呼聲中,狂暴的力量從徐至深的雙掌上宣洩而下,形成了種種詭秘攻擊,統統朝楊開轟擊過來。

楊開一手握著那黑色的尖槍,神魂力量迸發,衝進那一道道絲線內部。焚滅徐至深留下的神識烙印,抹除他對這個東西的掌控,同時又是一記遮天手迎上。

轟轟轟……

天崩地裂般的動靜傳出,徐至深猶如斷了線的紙鳶,仰面飛了回去,半空中嘔出鮮血,臉色一下子再度蒼白起來。

楊開同樣倒退了十幾步,迎敵的那一隻胳膊甚至有一種短暫的無力感,心口處氣血翻滾。一口金血噴涌。

但是他的狀態明顯要比徐至深好很多,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看了一眼在自己手上散落成無數道的絲線,直接丟進了空間戒里。

「你……你竟然能在瞬間抹除我的神魂烙印?」徐至深臉色大變,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不敢置信。身軀都顫抖起來,伸出一手遙指楊開,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哈哈哈!」楊開大笑,擦了擦嘴角邊的血跡,傲然道:「老狗,我說那東西我要了,我便要了!」

猖狂!霸道!盛氣凌人!

全場嘩然。

眾人這才想起。剛才楊開確實說出那樣一句話,哪裡曉得前後不過十個呼吸的功夫,他真的做到了。

一個入聖境的武者,居然從一個聖王境手上搶奪秘寶。而且還在一瞬間就抹除了那聖王境的神魂烙印,這該要多麼強大的神魂力量?他怎麼可能有這個能力?

「我操!」余鋒忍不住罵了一聲,兩隻眼珠子劇烈顫抖。

不但陽炎和嫵衣看的目眩神馳,心中大為解氣。就連海克家族那幾個年紀不大,與嫵衣同輩的年輕女子也目露異彩。望著楊開的目光幾欲吃人。

她們忽然發現,自己以前見過的那些所謂的青年俊彥,與這個來歷不明的男人根本沒有可比性,那些人簡直就是渣渣啊。

甚至連巴青岩,也是瞳孔緊縮,眸子深處湧出濃濃的驚駭。

徐至深是什麼水準,他比誰都要清楚,單打獨鬥,他不一定是對手,但是這樣一個人只打出兩招就被那個青年搶走了秘寶,而且看起來還受傷不輕的樣子。若是自己對上那個青年,結局會如何?

巴青岩忽然覺得腦袋有些疼,胸口發悶。

楊開笑的及其開心,倒不是因為搶了徐至深的秘寶,而是因為他發現自己現在的戰鬥力果然能與聖王三層境的人抗衡,雖然不可否認,徐至深在這個等級的武者中戰鬥力應該不算高,可畢竟境界擺在那。

而且,楊開也沒出全力。

空間力量的奧秘,金血的力量,滅世魔眼……這一招招殺手鐧,他都沒有動用,他憑藉的,只是自己身體中儲藏的力量。

「長老!」徐家那幾個聖王境武者眼見徐至深吃了虧,紛紛變色,驚呼起來。

徐至深一擺手,制止了他們上前,臉上一片猙獰瘋狂的神色,歇斯底里地吼了起來:「好好好,後生可畏,老夫沒想到還有你這樣的人,今日不殺你,老夫誓不為人!」

這般說著,忽然祭出一張古樸的畫卷,那畫卷上盪出厚重凝實的氣勢,畫卷一出,所有人都感覺有些呼吸不暢,彷彿有什麼東西壓在自己的頭頂處。

「百岳圖!」巴青岩明顯認得這張畫卷,臉色大變,厲喝道:「退!」

海克家族的人對他的話無條件的信任,自然緊隨在他身後,立刻遠退,而徐家那些人自然也知道深淺,同樣轉身就跑。

一見他們跑了,嫵衣和余鋒頓時不安起來,嫵衣急道:「我們也退!」

「不用!」陽炎擺擺手,這般說著,小手上出現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這些東西被她擺放在四周,將三人圍繞起來,很快,她便布置好一切,輕鬆愉快地拍拍手道:「這個位置不錯,正好看戲。」

嫵衣望著她,有些無語了,不知道她到底是無知者無謂還是什麼情況。

但是現在再退已經來不及了,百岳圖被徐至深祭出之後,立刻從那畫卷中衝出一座小山的虛影,那小山足有幾十丈高,夾著毀天滅地的氣勢朝楊開當頭砸下。

難以想像的危機感自心底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