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聖王境

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聖王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知道怎麼說,家裡的網路問題還沒解決,只能上午在家碼字,下午來網吧上傳,更新晚了,見諒

******************

楊開的恐怖實在讓海克家族的人忌憚無比,徐家的一個長老說殺就殺了,他們海克家族實力最強的,也就跟徐至深差不多,他若是要對付海克家族,誰能抵擋?

唯有將這種危險扼殺在萌芽狀態。文學吧wxba

巴青岩苦笑一聲,緩緩搖頭。

「長老……」那提議的中年人不解地望著他,不知道巴青岩在忌憚什麼,雖然楊開剛才的表現讓人震驚,但他此刻正在突破的關頭,是下手的最好時機,錯過這個時候,整個海克家族將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你看不到那穿著黑袍的女子剛才在他身邊布置了陣法么?」巴青岩冷哼一聲。

「陣法又有何懼?」中年人不以為意。

巴青岩冷笑起來:「剛才徐至深祭出百岳圖,衝擊的餘波擴散到那女子面前,她和嫵衣余鋒三人紋絲不動,你說她布置的陣法有多高明?」

「啊!」中年人驚呼一聲,他剛才只顧著觀看楊開和徐至深的戰鬥,還真沒注意到陽炎那邊的情況,此刻一聽巴青岩這麼說,立刻朝陽炎等人望去,忍不住眼帘一縮,這才發現那邊三人確實站在距離戰場很近的位置,可三人此刻連衣服都光潔如新,沒有沾上一點灰塵。

「她難道還是個精通陣法的高手?」中年人吃驚萬分,喃喃道:「她不是個聖級煉器師么?」

「她就是上次家族要招攬,卻沒有成功的煉器師?」巴青岩忽然也記起了這件事,沖一旁喊了一聲:「周福,上次是你來招攬她的?」

叫周福的男子一頭汗水地走了過來。連忙應道:「是的長老,上次確實是我來招攬那女子的,但是那女子毫不客氣地拒絕了,所以我……」

「所以你就沒有再努力,白白地讓家族錯了這樣一個大好的機會?」巴青岩惡狠狠地盯著他。

周福渾身戰慄,苦著臉道:「長老恕罪,當時我也不知道她有這個本事啊,我只以為她是一位聖級煉器師而已,若是早知道的話。我……」

「無能!」巴青岩長嘆一聲。

一個聖級煉器師,海克家族可以不在乎,畢竟這種檔次的煉器師家族也能培養的出來,但是能隨手布置下擋住百岳圖衝擊陣法的人,家族就不能忽視了。

百岳圖是虛級秘寶。就算那衝擊的氣勁沒有直面她布置的陣法,可從現在她的狀態來看,她布置的陣法也是極為高明的。

嫵衣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人?一個男子以入聖三層境的修為擊殺了徐至深,現在就要突破,另一個不但是聖級煉器師,還精通陣法。

巴青岩忽然有些後悔了,後悔剛才對嫵衣的態度那般惡劣。他甚至想收回之前的話,讓嫵衣再次回到家族。

只要嫵衣回到家族,說不定能通過嫵衣招攬到那一男一女。

若是巴青岩知道陽炎是個虛級煉器師,恐怕就算讓他給嫵衣賠禮道歉。他也毫不遲疑。

楊開沉浸在那玄妙的感覺中,他之所以敢在這裡突破,是因為根本沒將海克家族的這些人放在眼中,他們若是識相。站在遠處也就算了,若是敢來打擾。楊開不介意讓他們長點記性,讓他們知道什麼人該惹什麼人不該惹。

陽炎在他身邊布置陣法,海克家族那些人的蠢蠢欲動,他都看在眼中,不過他依然沉浸在那種玄妙的感覺中。

自身的經脈似乎鼓脹起來,逐漸變得酸疼難忍,身體猶如一個旋轉的漩渦,產生了龐大的吸引力,四周的天地靈氣正在緩緩朝這邊聚集。

驀然,經脈一疼,就渾身的血肉都蠕動起來,楊開悶哼一聲,幾乎叫了出來。

但是很快,那種疼痛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無盡的舒暢,整個人體內的經脈在剎那間變得比以前更凝厚結實,涌簇在身邊的天地靈氣齊齊朝身體中灌入,幾乎不用吸收。

風雲突變,龍穴山上方,靈氣逼人,難以想像的靈氣匯聚成了靈雲,那天地威能成型,瘋狂地加諸在楊開身上,猶如閃電般朝下劈落,將楊開所處之地方圓百丈,砸的千瘡百孔。

「我們走遠點!」陽炎小臉一白,趕緊跑開,再也不敢停留在原地,嫵衣和余鋒也緊隨其後。

巴青岩張大了嘴巴,為眼前這瘋狂駭人的一幕而感到震驚悚然,心頭更是暗自慶幸,幸虧剛才自己沒讓族人衝上去落井下石。

要是真的這麼做了,不用那個青年動手,單是他突破大境界產生的天地威能,便能將海克家族的這些人砸的灰飛湮滅。

其他的族人同樣身軀顫抖。

可以說,這樣的晉陞動靜,比剛才的那一場越階戰鬥給他們帶來的震撼還要大。

他們從來不知道,一個人晉陞的時候,能讓天地產生這樣的變化,他如何能承受的了?

一時間,許多人心中甚至開始暗暗詛咒楊開隕落在晉陞的過程中才好,和這樣的人比較起來,他們簡直自卑的無地自容。

轟隆隆的動靜,簡直要裂人心魂,整個龍穴山地動山搖,每一道天地威能的落下,都猶如一柄大錘砸中人的心臟,讓人呼吸不暢,臉色發白。

單是觀看,就讓他們難以忍受,可那正在突破的青年卻臉上洋溢著興奮之情,敞開了身心瘋狂地接受天地威能的洗禮。

伴隨著天地威能的落下,他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越來越猛烈。

他就如一個上古神砥,傲然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