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太簡單了(求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太簡單了(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陽炎陣法一開,楊開就知道徐家人完蛋了。

那氤氳的霧氣籠罩著方圓千丈範圍,雖然他的視線也有些受阻,甚至探查出去的神識也如落到了泥沼般阻塞不堪,但他最起碼還能看到徐家人的身影。

可那十幾個徐家的聖王三層境卻個個臉色倉皇,神情茫然,明明自己就站在他們不遠處,可他們卻彷彿沒發現一樣,警惕驚恐地四下打量,有幾個甚至如無頭蒼蠅般亂轉,很快就來到了楊開身邊。

「楊開,現在的陣法不具備殺敵的能力,想殺人,只能靠你自己動手。」陽炎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楊開咧嘴一笑:「明白了。」

話音落,一團漆黑的火雲忽然呼嘯而出,如咆哮的火龍般,朝離他最近的一個徐家長老覆蓋過去。

那徐家長老還處於暈頭轉向的狀態中,雖然警惕萬分,但直到火雲燒到他的面前,他才有所察覺,一身力量驟然爆發出來,兇猛地朝火雲打去。

但他的聖元灌入火雲中,卻不能減弱火雲的絲毫威力,反而有火上澆油的趨勢,就火勢不弱的火雲更加兇猛了,如一條上古巨龍將他吞沒。

「黑火……」那徐家長老臨死前驚恐地吼叫起來。

他從那幾個逃回徐家的武者口中得知,徐至深就是被這種漆黑的火焰燒死的,而且這種火焰的威力連百岳圖都無法抵擋。

他的實力不如徐至深,也沒有百岳圖這樣的強大秘寶,哪能擋的住?

下一刻,這徐家長老便成了一塊焦炭,身上穿戴的聖王級中品寶甲根沒起到一絲一毫的防護作用。

「五長老,發生什麼事了?」就在這個長老身邊三丈遠的一個位置。有個中年人嘶吼起來,他明明聽到了五長老的叫聲,可等他詢問的時候,五長老卻沒有迴音了。

濃濃的不安從心頭升起,一轉身,忽然看到一個青年站在他的背後,冷笑連連地望著他,那笑容中滿是譏諷和不屑。

「是你!」他一眼就認出了楊開,想都沒想。立刻祭出自己的長鞭秘寶,甩出無數道鞭影,朝楊開籠罩過去。

楊開慢悠悠地往後退了一步,讓這人感到驚駭萬分的是,只是這一小步。楊開就忽然從他眼前消失了,那無數鞭影竟卷了個空,就好像對方從來沒出現在那裡一樣。

全力的爆發,卻沒有打中目標,這中年人頓時感覺胸口氣血翻滾,一口甜腥味蔓延上來,心知不好。自己被自己的攻擊反噬了,不等他穩住心神,就忽然察覺脖子被一隻大手卡住,那大手中湧出灼熱的力量。心頭只湧起一個驚駭的念頭,身體便迅速燃燒起來,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就斃命了。

楊開拋下手上的屍體,轉頭盯向另一個距離自己不遠的徐家高手。閑庭信步地走了過去。

幾息後,慘叫聲再一次響起。

簡單。太簡單了!

雖然楊開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就算正面與一個聖王三層境戰鬥,也能迅速勝利,但肯定不會這麼簡單。那些陷入陣法中的人似乎看不到自己,自己只需要過去收割他們的性命就可以了。

這就是陣法的威力?當初九天聖地的陣法跟這個比起來簡直就是渣啊。

陽炎到底什麼來頭?她年紀輕輕,怎麼既是虛級煉器師,又是個陣法大師?

從來都只有旁人驚嘆楊開的事,可這一次楊開是真的被陽炎給驚到了。而且據陽炎所說,這才只是一個防禦的陣法,還沒有布置完全,如果布置完全的話,那自己豈不是無需動手,徐家這些人也必死無疑?

這小妞不得了啊,除了膽子小一點,不懂戰鬥之外,其他的能力簡直太逆天了。

陽炎肯定是個有故事的人,但是楊開也不會去刨根問底,等到哪一天她自己想說了,自然就會說出來。

覆蓋了方圓千丈的陣法內,徐家高手的慘叫聲連綿不絕,每一聲慘叫都代表著一個人的死亡,楊開在那霧氣瀰漫的陣法中慢步行走,他所過之處,能阻擋視線和神識查探的霧氣都會主動地分開,為他指引殺敵的方向。

楊開知道,這是陽炎在輔助他。

徐家家主徐至坤此刻哪還有之前的囂張和目中無人,他的臉色蒼白萬分,揮舞著手上一根長棍,兇猛地朝四周轟擊,五個徐家高手緊緊地圍聚在他身邊,寸步不離。

但無論他們如何攻擊,那些霧氣都縈繞不散,始終包裹著他們。

這些霧氣雖然沒有任何危害,但徐家的這些人依然如受驚的兔子,每一聲從旁邊傳來的慘叫聲都讓他們頭皮發麻,讓他們心驚膽戰。

開始的時候,他們還能聽到不少自家高手的呼喚吆喝,攻擊四周的動靜。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聲音和動靜逐漸地變少,然後消失不見。

跟隨在徐至坤身邊的一個長老不斷地喊著一個又一個徐家高手的名字,卻得不到哪怕一點回應。

「他們都死了……他們都死了……」那人臉色慘白,不停地喃喃道。

僅剩下的六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懼,渾身冰涼。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種等死的感覺!來了十幾個聖王三層境,是徐家所有的精銳,是徐家最強的一批人,可就是這樣的一批人,此刻居然死了一大半。

還活著的幾個連敵人的手段都沒弄清楚。

「我不要留在這裡,我要離開!」那一直在說話的徐家高手再也忍受不了這種恐怖的折磨,一邊揮動手上的砍刀,劈出一道道凌厲的刀氣,拔腳就朝外衝去。

「劉供奉,不能走!」徐至坤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