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再無徐家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再無徐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沒想到返虛境強者的勢居然如此了得,洪震師兄弟兩人落入陽炎的陣法中,顧首不顧尾,居然還能阻礙自己的金血攻擊。

這越發堅定了他要擊殺兩人的決心。

身形緊隨在萬道金芒之後,手上的魔焰長劍再一次出現。

陣法外面的那些人在楊開衝進去的時候就愣住了,很快,他們就聽到了洪震師兄弟兩人的慘叫和怒罵聲,旋即某一處傳齣劇烈的能量波動,一道人影忽然從裡面激射出來。

飛出來的是楊開,身在半空中,幾口淤血吐出,在夕陽的餘輝下撒出耀眼的金光,他的臉色蒼白至極,手上翻滾的魔焰長劍幾乎快要熄滅了,一身聖元也及其不穩。

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胸膛似乎凹陷下去不少。

「楊開!」嫵衣小臉一白,連忙衝上去將楊開接住,衝撞的力道讓她退後了十幾步,才勉強站住。

身形未穩,楊開又是一口金血噴出,這才沖嫵衣擺了擺手,抓起一把丹藥塞進嘴中,盤膝坐了下來,那凹陷下去的胸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過來。

現場寂靜無聲,只有被霧靄包裹的那一片範圍內,傳出洪震師兄弟二人抽著冷氣的動靜,這兩人居然還沒死!但他們到底如何,除了陽炎之外,沒人看的到。

「誰還在動手!」一道人影落下,夾著一股讓人畏懼的氣勢,席捲八方,所有被席捲到的人都不由打了個寒戰,謝宏文的身體抖似篩糠,根本不敢說話。

「錢長老!」羅慶連忙上前,沖錢通抱拳施禮。

「恩。楊賢侄呢?」錢通落下來之後,第一個就詢問楊開的情況,不過不等羅慶回答,他就發現了正在那邊療傷的楊開,神念一掃,立刻知道楊開受傷不輕,本就陰沉的老臉更陰森了,看起來就如一座火山馬上要爆發的樣子。

楊開背後有個虛級煉器師,影月殿的格林大師已經時日無多。若是不能在格林大師逝去之前找到合適的替代者,那以後影月殿的虛級秘寶就都得從別的勢力購買的,若是損壞也得去找別的勢力的虛級煉器師修補。

這不單單是一個虛級煉器師的問題,這關係到整個影月殿與其他勢力打交道的本錢,虛級秘寶的命運若是被旁人抓在手上。影月殿就得付出難以想像的代價。

所以他在接到羅慶傳訊的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在找楊開的麻煩,自己明明已經把楊開的影像發了下去,居然還有人跟自己對著干,吃了熊心豹子膽?

現在看到楊開受傷,立刻便要上前。但他的腳步才動,馬上又頓住了,目光驚顫地望著那陣法所在的位置,眼帘一縮。失聲道:「大師級陣法?」

他的實力比洪震等人高,見識也廣,一眼就看出這陣法不是普通人能夠布置出來的,即便以他的神識修為。也沒法看清楚裡面的一切。

山洞那邊,楊開身邊有不少人。正警惕地盯著自己,錢通頓時明白他們對自己很有戒心,這個時候上去未必是好事,想到這裡,他連忙喊道:「楊賢侄,老夫這裡有一粒薔薇丹,對療傷有些許功效,若是不嫌棄,還請趕緊服下!」

這般說著,伸手將一個玉瓶拋了過去。

他明白楊開現在沒辦法回答自己的話,甚至沒法做出什麼回應,但他必須將自己的立場擺明,讓楊開身邊的那些人不要太緊張了。

果然,聽了他的話,嫵衣和陽炎等人緊張的神色都放鬆許多,嫵衣伸手將玉瓶接了過來,還客氣地說了一聲:「謝謝前輩。」

她表現的寵辱不驚,神色平淡,實則心中已經翻起了驚濤駭浪。

薔薇丹,聖王級上品丹藥,主材料是聖王級上品血色薔薇,材料不難找,但是極難煉製,一個虛級下品煉丹師煉製十爐薔薇丹,能成功三成就已經很不錯了。

這種療傷丹煉製的難度,絲毫不遜色於虛級下品丹。

這錢通怎麼會對楊開這麼好?兩者之間又有什麼關係?連薔薇丹這樣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如果不是自己親自將楊開從星空中帶回來,知道他來自外面的世界,嫵衣肯定要懷疑楊開是影月殿哪位長老的兒子了。

正要將薔薇丹取出來給楊開服下,耳畔邊卻響起了楊開虛弱的聲音:「不用。」

他當然用不到錢通的丹藥,剛才服下的療傷丹都是他自己煉製的,檔次雖然比薔薇丹稍差,但以他的體質就算不服用丹藥,也沒有什麼大礙,只要修養一段時間就會痊癒。

之所以服用丹藥,是他也不確定錢通會站在什麼立場,如果站到他的對立面,他就還得再戰鬥。

所幸的是,錢通一來就向自己示好,這讓楊開對其好感大生,不管他對自己示好是什麼目的,反正楊開沒感覺到他的惡意就行了。

「怎麼回事,仔細說來。」錢通的臉色又陰沉下來,一雙眼睛在瑟瑟發抖的謝宏文身上打轉,又看了看那陣法,這才沖羅慶淡淡地問道。

羅慶不敢隱瞞,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

聽說謝宏文在得知自己下的命令之後,居然還敢要擊殺楊開,錢通怒不可揭,一巴掌就掃了過去,眾目睽睽之下,謝宏文直接被打飛,原地轉了好幾圈,才一頭栽倒在地。

「錢長老……」謝宏文肝膽俱裂,一嘴的牙齒掉了好幾顆,臉頰高高腫起,卻不敢有絲毫怨言,只是可憐兮兮地喊了一聲。

「若非你有個身為執事的父親,今日你必死無疑!」錢通冷冷地望了他一眼。

謝宏文聞言,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