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暴富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暴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雖然眾人都在心中唾棄錢通,但更多的卻是羨慕,誰讓他錢通逮到這次大好的攬財機會了呢,聚寶樓的拍賣會每隔兩三年就要舉行一次,在各大勢力的地盤上都舉行過,能將這種盛會變成賺錢的機會也是需要機會和眼力的。

也沒人去幫那姜懷安說話,先不說錢通說的在理,在拍賣會上,自然是要大家競拍物品才熱鬧,而且影月殿和海殿之間也有些恩怨,所以錢通才會這麼針對姜懷安,這已經是屬於兩方勢力的事情了,旁的勢力當然不會隨便插手,趟進渾水中。

「我知道了。」嫵衣忽然低低地說了一聲。

「知道什麼?」楊開望著她問道。

「我知道那姜懷安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代價來購買一粒凝虛丹了。」嫵衣抿嘴一笑:「他是海殿的三殿主,聽說有個及其受寵的兒子叫姜智仁,可惜姜智仁資質一般,這些年姜懷安用了無數天才地寶,將他的修為硬生生地提升到了聖王三層境的程度,可惜聖王三層境就是那姜智仁的底線了,如果沒有凝虛丹,他一輩子也不可能突破返虛境,以前就聽說姜懷安在四處求購凝虛丹,也收集過好幾份煉製凝虛丹的材料,請那些煉丹大師出手,卻沒有一次成功。」

「所以他對這粒凝虛丹勢在必得?」楊開眼前一亮,暗道怪不得錢通會這麼肆無忌憚地抬高價格,原來是捏准了人家姜懷安的軟肋,不怕人家不買啊。

「應該是的,這位海殿的三殿主肯把價錢出這麼高,肯定是想買回去給那個姜智仁用。」

「不過凡事得見好就收啊,人家也不是傻子,我估計錢長老若是再抬高價錢,說不定就會把這粒凝虛丹砸在自己手上。」楊開略微有些擔憂,錢通對他不錯,楊開自然也就不想錢通在自己手上吃虧。

嫵衣笑了笑:「怕什麼,你沒聽錢長老剛才說撿了幾千萬聖晶么?這話雖然做不得真,但錢長老還真的有錢啊,對了,他剛才給了你多少?」

「我不知道。」楊開這才想起自己手上還捏著一枚空間戒,剛才錢通把戒指送過來之後便匆匆離去,凝虛丹的拍賣立刻就開始了,楊開被底下那此起彼伏的競價聲吸引了注意力,還真沒來得及查探。

神識往空間戒內一轉,楊開的表情頃刻間凝固了。

「多少?」嫵衣見他臉色不對,也緊張地問了一句,不知道為什麼,小心肝都噗通噗通地跳了起來,甚至就連陽炎,也伸長了脖子等著楊開的答覆。

楊開深吸一口氣,將空間戒遞給她們:「自己看吧。」

嫵衣狐疑接過,待用神識查探清楚空間戒中的聖晶數量之後,不禁驚呼一聲,捂住了小嘴,美眸中滿是震駭。

陽炎見此,劈手奪走了空間戒,一番查探,表現比嫵衣好不到哪去。

三百萬上品聖晶,錢通送來的空間戒中,居然有整整三百萬上品聖晶!這個誇張的數字別說讓嫵衣和陽炎激動的快瘋了,就連楊開也怔在當場。

他本以為錢通只是跟自己意思一下,送自己二三十萬上品聖晶就差不多了,哪裡曉得竟然是十倍之多?怪不得錢通說只要不買太貴重的東西,這些聖晶應該夠自己花了。

三百萬啊,這得買多少東西?

「看樣子,錢長老是真的撿了幾千萬聖晶,並不是在說大話。」楊開表情怪異,他知道這些聖晶是錢通收來的過路費,可也沒想到錢通居然如此有魄力,收了幾千萬的過路費,這三百萬可能只是其中的十分之一或者更少一些。

嫵衣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那兩個影月殿的女弟子,這才跟楊開附耳道:「無事獻殷勤……你小心點。」

楊開哼了一聲:「怕什麼,那過路費有我很大的功勞,若是沒有我,錢長老也沒辦法收取這麼多聖晶,這三百萬咱們拿的心安理得,不用在意。」

「這樣就最好了。」嫵衣還是有些擔心。

幾人說話的功夫,錢通和姜懷安已經互相冷嘲熱諷了好一陣,見他們還有再吵鬧的架勢,在甲子號某一間包房裡喝茶的顏裴頓時不樂意了,冷哼一聲道:「你們兩個有完沒完啊,大家都在等著拍賣會的進展,若是真看對方不順眼,現在就出去打一場,徒逞口舌之利算什麼,別耽誤我聚寶樓做生意!」

聚寶樓大管事的話說出來,錢通和姜懷安總算偃旗息鼓下去,不給任何人面子也不能不給聚寶樓的面子,要不然以後不能參加拍賣會,會有很大損失的,幽暗星上許多珍貴的東西都是聚寶樓弄出來拍賣的。

錢通嘿嘿一笑道:「老夫只是看不慣有些人的小氣勁,算了,多說無益,該是誰的還是誰的,恩,姑娘,剛才凝虛丹拍賣到哪了?」

那美婦拍賣師抿嘴一笑:「錢長老,姜殿主已經出價九十萬了。」

「九十萬,好高的價錢,嘖嘖……夠買三顆凝虛丹了。」

錢通話音剛落,那姜懷安的包房裡分明傳來了椅子被捏碎的動靜,海殿的這位三殿主顯然恨不得將錢通抽筋剝皮,價錢是錢通抬起來的,現在他又來說風涼話,看這架勢是不把姜懷安氣死誓不罷休啊。

錢通又高聲喊道:「一百萬!」

全場再次嘩然,拍賣會進行了三個時辰,終於出現了一個價值一百萬的拍賣品,雖然誰都清楚這個價格比市場價要高出太多,但這裡是拍賣會啊,有人搶,價格自然就高。

屬於海殿的甲十號包房內再次傳來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響。

錢通笑道:「姜懷安,別說老夫不照顧你,你我相識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