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不是真有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不是真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有了聖晶,自然是要買東西的,陽炎列了一張長長的清單出來,向影月殿訂購了大量的材料。

錢通接過,看了一眼,悚然動容。

這些材料每一樣都珍貴無比,而且數量巨大,這麼多材料要是全買下來,最起碼也要四五千萬聖晶。錢通倒不擔心聖晶的問題,畢竟楊開這邊剛有了一億多的收益,他只是疑惑為什麼要買這麼多原材料。

雖然不解,卻沒多問,只是點頭道:「這些材料我影月殿一家是湊不出來的,不過賢侄放心,老朽會聯繫與我影月殿交好的勢力,必定在半個月內將這些材料湊齊,給你送過去。」

「那就有勞前輩了。」楊開拱拱手。

該說的也都說了,錢通讓楊開回去等候流炎沙地開啟的消息,楊開當即告辭。

錢通親自將他送出了聚寶樓,這才將那清單遞給羅慶:「速去將我們能找到的材料全部收集過來,若是不夠的話,就去聯繫周邊的幾個勢力,價格方面只要不賠就行。」

「是!」羅慶立刻離開。

直到此時,魏古昌和董萱兒兩人才走了過來,見錢通一臉興奮的模樣,董萱兒嬌聲問道:「師傅,那個人很了不起么?為什麼你這麼看中?」

「了不起!」錢通重重頷首,看了一眼兩個弟子,嘆息道:「你們可千萬不要小瞧了他,他是聖王一層境不錯,但卻能越階擊殺聖王三層境的武者。」

魏古昌眼中精光一閃,露出詫異的表情,不過很快就平復下來。

因為他在聖王一層境的時候,也能斬殺普通的聖王三層境。所以他不覺得這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麼看來,他倒是有些本事。」董萱兒若有所思,抿嘴笑道:「可就算這樣,也不值得師傅你親自去交好他吧,難道師傅有意將他吸收進影月殿?」

「吸收他來影月殿?」錢通大笑一聲。自嘲道:「就怕人家看不上眼啊。」

「不會吧,我影月殿雖然比不得星帝門等三大頂尖勢力,可也不算弱啊。」董萱兒嬌呼一聲。

「你們知道他背後有什麼人?他又是什麼來歷?」錢通緩緩搖頭,「你們若是知道的話,就不會瞧不起他了。」

「長老,能仔細說說嘛?我忽然對他很感興趣了。」魏古昌咧嘴笑了起來。能被長老這麼看中的人,必定不是簡單的人物。

「邊走邊說吧。」錢通沖兩人招了招手,這畢竟還是在聚寶樓,站在人家聚寶樓的門口說這些並不合適。

三人一邊朝朝天運城最大的宮殿方向走去,錢通一邊道:「你們猜今天那打龍鞭還有那凝虛丹都是誰拿出來拍賣的?」

董萱兒微微一驚:「師傅你的意思是……」

「不錯,就是他拿出來的。」錢通微微點頭。「那凝虛丹也就算了,雖然難得貴重,但世間恐怕也僅此一粒,應該是從某個地方偶爾得到的,不可能再出現第二粒,但那打龍鞭卻是他的師傅煉製出來的。」

「什麼?」魏古昌也震驚了,「那豈不是說。那人的師傅是一位虛級中品煉器師?我們幽暗星什麼時候出過這樣的高人了?」

「這就是我要交好他的最大原因。我幽暗星上確實出不了這樣的煉器大師,但他是從外面來的。」

「外面……」魏古昌和董萱兒對視一眼,眼中流露出無比嚮往的神色。

「是,他是從外面來的。我們幽暗星幾乎可以說是與世隔絕,距離其他最近的修鍊之星也遙遠不可及,幽暗星上的煉器水準,不足以讓我們煉製出闖過茫茫星域,抵擋種種危險的豪華戰艦,所以我們不知道外面到底有多精彩,我們只知道外面有虛王境高手。有虛王級煉丹師和煉器師,這些都是我們無法觸及的領域。」

「我們去不了外面,那他是怎麼來的?」董萱兒狐疑詢問。

「機緣巧合吧。」錢通笑了笑,「之前與他剛接觸的時候,老夫沒敢去打探他的情報。生怕惹他反感,但前段時間,我特意讓羅慶去搜集了下他的信息,發現他是被海克家族的一艘戰艦從星空中帶回來的,當時帶回來的只有他一個人,他也承認自己是從一個叫雨瀑星的地方過來的,雨瀑星老夫略有耳聞,確實有這麼一個修鍊之星。」

「既然只帶回來他一個人,那為什麼師傅你說他背後有虛級中品煉器師?」

「我不知道他背後那人是何用意,但肯定一路跟隨在暗中保護著他,因為海克家族那艘戰艦在即將返回幽暗星的時候,遭遇了一大批黑岩獸的襲擊,當時海克家族的戰艦岌岌可危,眼看就要被毀,全軍覆沒,可就在最危險的關頭,突然有一桿金色長矛出現,橫掃了整個黑岩獸群,將他們給救了下來,事後海克家族的弟子竟不知自己是為何人所救,那施以援手之人根本就沒有露過面。」錢通不疾不徐地道:「這些情報是羅慶打探出來的,許多海克家族的弟子也都親眼所見,所以老夫敢肯定,當時絕對有人在背後保護著楊開,而那人,應該就是他的師傅了。」

不得不說,錢通的推斷合情合理,任誰得到這些情報,再結合楊開拿來售賣的種種高級秘寶,也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但他低估了楊開的妖孽程度,也低估了陽炎的妖孽程度,認準了他杜撰出來的那子虛烏有的師傅存在的合理性。

「怪不得,如果是從外面來的,那就有可能是虛級中品煉器師了!」魏古昌輕輕頷首。

「你們都是知道輕重的人,我今日跟你們說這些,並非是要打擊你們,而是讓你們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