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情報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情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殿內,有將近五十人身穿著影月殿弟子的服侍,看起來很整齊統一,其他一百多人就不是這樣了。

似乎是瞧出楊開的疑惑,錢通主動解釋道:「我影月殿這次連賢侄一起,總共五十個名額,其他的人是附屬在影月殿下的家族或者宗門,他們也有一些名額,不過數量不多,還有些是跟我影月殿沒關係的家族宗門,借道天運城,如今跟我們一起出發。」

楊開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為什麼大殿內聚集了這麼多人。

幽暗星上各大勢力這一點做的還不錯,並沒有想著要吃獨食,給那些小勢力和小家族也都分配了一些名額,進了裡面到底能不能得到好處,那就要看各自的努力和手段了。

這麼想來,上次錢通說每一次流炎沙地開啟的時候,進入的人數不少於萬人倒也可以理解了。

幽暗星太大,就算每一家的名額不多,加起來也不會少於萬數。

跟在錢通往裡面走的時候,楊開忽然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那個方向上,有一道怨毒的目光盯著自己。

對這種目光楊開很敏感,自然一下就感覺到了。

兩人的目光相觸,那人眼神閃爍了幾下,趕緊轉移開。

謝宏文!

他居然也去?上次謝宏文去龍穴山找楊開的麻煩,若不是錢通最後趕到,謝宏文必死無疑。這個紈絝少爺品質惡劣不堪,雖然有聖王一層境的修為,但真實戰鬥力有多少就不敢令人恭維了,他去幹什麼?

讓楊開更加狐疑不解的是,謝宏文穿的衣服並不是影月殿那種統一的服裝,他身邊還跟著兩位聖王三層境的武者。同樣也是如此,看起來是負責保護他的人。

「前輩,流炎沙地裡面可以殺人?」楊開忽然淡淡地問了一句。

對楊開和謝宏文兩人的目光對視,錢通自然一清二楚,聞言冷笑地點頭:「可以,所以賢侄此去要小心為上,不要輕易與人結怨,但如果有人敢欺負到頭上,也無需手軟。有什麼事老夫替你擔著。」

「那就多謝前輩了。」楊開同樣冷笑,謝宏文若是老老實實地在流炎沙地裡面待著就算了,若是真敢找他報復,楊開自然不會手下留情,上次不殺他只是給錢通面子而已。

錢通看起來似乎也有些惱火。畢竟他上次費了很大的心思,才保住謝宏文的性命,哪曉得這蠢貨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一直懷恨在心。

他要自尋死路,錢通也管不著。

「那蠢貨本來是沒資格進入流炎沙地的,我影月殿是不會將名額浪費在一個廢物身上的。」不知道為什麼,錢通低聲給楊開解釋起來。「但是他父親花了一些財物,從一個附屬影月殿的小家族那裡把他們的三個名額買了過來,這才讓他能夠進入。那兩個聖王三層境,是他們謝家的弟子。不是我影月殿的。」

那意思就是殺之也無妨。

不過讓楊開驚愕的是,這進入的名額居然可以轉讓,當下問了出來。

錢通呵呵一笑:「自然可以轉讓,名額的分配是各大勢力提前決定好的。每一家有幾個名額都是定數,但到底去什麼人大家就不管了。」

「這豈不是說只要有足夠的魄力和手段。一個勢力進入其中的人數不止被分配過來的那些?」楊開立刻聯想到一些東西。

「話雖然這麼說,但流炎沙地太危險了,哪個勢力敢送太多的精英進去?一旦折損嚴重的話,那就會出現人員的斷層,對各大勢力的發展極為不利。不過賢侄說的也對,我影月殿除了明面上這五十人之外,確實也從一些小家族那裡弄了二十多個名額過來,所以這一次前去的,總共有七十多人是我影月殿的弟子。」

「我明白了。」楊開輕輕點頭。

「流炎沙地裡面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上次賢侄走的急,老朽也沒時間告訴你,你待會隨古昌和萱兒一道傳送,在路上的時候,他們會給你說清楚的,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儘管詢問他們。」錢通叮囑道。

「好。」楊開微微一笑,心裡清楚這是錢通在給魏古昌和董萱兒製造和自己交好的機會,自然也就不去客氣。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那空間法陣前,錢通朝一旁招了招手,魏古昌和董萱兒立刻走了上來。

「你們兩個跟楊開一起傳送,到了濟安城那邊不用等候,直接去流炎沙地那邊就行了,你們王師叔和燕師叔一直在那等候,到了那裡,他們會告訴你們怎麼做,老夫自會帶這些人前去與你們匯合。」

「是。」魏古昌恭敬頷首,沖楊開咧嘴一笑道:「見過楊兄。」

他這次的態度比上次好了無數倍,顯然是被錢通仔細叮囑過的,董萱兒也盈盈行了一禮。

楊開跟他們寒暄一句,三人立刻站到了空間法陣上。

空間法陣早就已經準備妥當,只等人來便可運行。

那看守法陣的影月殿弟子見三人站穩,連忙開啟陣法,一道白光閃過,三人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錢通這才忙著安排其他人使用空間法陣。

空間法陣每一次都只能傳送最多五個人,近兩百人的傳送也需要耗費一兩個時辰。

另一邊,楊開只感覺到一陣輕微的眩暈,待到視野恢復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另外一座大殿內。

這大殿內同樣有座空間法陣,看守法陣的弟子也不知道是哪個勢力的,見到三人現身之後,其中一人詢問道:「可是影月殿來人?」

魏古昌點點頭,從懷裡拿出一塊令牌遞了過來,那人接過查探一番,又將令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