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他怎麼就死了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他怎麼就死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百岳圖這種秘寶單打獨鬥是個好東西,但同樣非常適合用來群殺。

那八座巨大的山峰虛影看起來虛幻飄渺,可每一座都擁有大山般的重量,它無需什麼威勢,單是砸下來就已經威勢十足了,被楊開瘋狂地灌入聖元之後,砸下的山峰虛影已經帶著一絲魔焰的氣息,一時間,整個山谷都被山峰虛影砸的地動山搖,火靈獸成群結隊地撲來,然後成片成片地消失。

楊開這是第一次動用百岳圖,忽然發現這秘寶的作用還是挺大的,最起碼比起自己使用玄天劍誅天矛殺起火靈獸要快很多,當下就收了魔焰長劍,專心致志地釋放百岳圖的威力。

轟轟轟……

劇烈的響聲從山谷中傳出,震耳發聵。

與此同時,在楊開前來的方向上,一行三人出現在山谷口處,三人中有兩人是聖王三層境,另外一人是聖王一層境,而從三人行走的位置來看,那兩個聖王三層境是將這個一層境武者夾在中間,似乎是在保護著他。

來到山谷前的時候,走在最前方的那武者忽然頓住了步伐,面上露出驚疑的神色,疑神疑鬼地往山谷內看去。

他不走,後面的兩人自然也都停了下來,落在最後方的武者警惕四周,倒是被他們夾在中間那個看起來身材五短的青年卻一臉不在乎的表情,不時地東張西望,好似他不是在流炎沙地歷險,而是來遊玩的。

一直在山谷前查探了盞茶功夫,三人都沒有要繼續前進的意思,那身材五短的青年忍不住沖前方的人催促起來:「謝勇,你老是看什麼呢。趕緊走啊。」

被喚作謝勇的武者聞言,回頭沖青年道:「少爺你暫且稍等片刻,這個山谷好像有些不對勁。」

這般說著,他又沖落在最後面的那個聖王三層境武者招招手,待他走上前之後。兩人一起查探起來,不時地輕聲交談什麼。

那青年見他們一副鄭重其事的模樣,不滿地冷哼一聲:「你們是不是有些大驚小怪了,這一路走來,根本就沒有遇到像樣的危險,那幾隻跳出來的火靈獸不也被本少爺輕鬆擊殺了么?我看這流炎沙地根本就名不副實。外面傳它如何如何兇險,分明就是以訛傳訛,嚇唬那些不知情的人,可惜卻嚇不到本少爺!」

這青年,赫然就是之前與楊開有過恩怨的謝宏文,另外兩個聖王三層境的武者。自然也是謝家派來負責保護他的武者。

錢通之前還特意跟楊開說過,說這兩個武者不是影月殿的人。

聽了謝宏文的話,謝勇和另外一個武者對視一眼,都暗暗搖頭,他們也知道謝宏文舒適日子過慣了,根本不了解外面世界的兇險,再加上這幾日確實沒碰到危險。所以謝宏文才小看了此地。

他們雖然也沒進過流炎沙地,但既然這裡是幽暗星三大禁地之一,就定有它的詭異之處。

若是旁人這麼說,兩人壓根不想理會,看輕此地的兇險程度,到時候遭遇不慎也是死有餘辜,可他們畢竟肩負著保護謝宏文的重任,到時候謝宏文因為大意而亡,他們回到謝家也沒好果子吃。

另外一個方臉的武者覺得有必要跟謝宏文解釋一番,想了想嚴肅道:「少爺。這裡畢竟是流炎沙地的最外圍,而且我們之前算是運氣不錯,碰到的火靈獸都是只是五六階的,以少爺神威擊殺它們自然不在話下。」

謝宏文聽了吹捧,不耐的神色總算緩和了許多。擺出一副上天下地惟我獨尊的模樣,高傲的不得了。

那武者話鋒一轉,又道:「但是少爺,在這裡可千萬不能掉以輕心,除了我們碰到的那幾隻五六階的火靈獸,還有七階的,八階的……」

謝宏文聽到這裡,把眼一斜,盯著那方臉武者冷笑道:「謝筠,你未免也太小看本少了,本少身上秘寶多多,神通精妙,別說七階八階,就算是九階火靈獸來了又何妨?本少一樣輕易殺之!本少還正怕碰不到這高等級的火靈獸呢,你給本少找幾隻過來,本少殺給你看!」

他一副迫不及待要證明自己的樣子。

謝勇和謝筠兩人表面不動聲色,心裡簡直要把謝宏文罵了個狗血淋頭。

早就聽聞謝宏文白痴一個,直到現在他們才發現外面的傳言簡直太輕描淡寫這少爺的愚蠢程度了。

他區區一個聖王一層境,別說殺九階火靈獸,就算是七階八階的,也能輕易地秒殺他,可笑他還如此大言不慚,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跟蠢貨沒辦法講道理,謝筠和謝勇識趣地附和了幾聲,讓謝宏文大為滿意,也不去追究他們逗留在此的責任了,連連點頭道:「你們放心,只要這次能讓本少報仇雪恨,我回去之後定讓我爹修書給家主,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謝筠和謝勇二人眼前一亮,紛紛點頭應諾。

他們之所以接下這個差事,正是因為謝宏文的父親謝戾給他們許下了事成之後每人三十萬聖晶的巨額報酬,要不然誰會陪謝宏文跑來流炎沙地啊?

而且,在流炎沙地中得到的東西,家族也不會要他們上繳,得到多少都是自己的。

幾個月前,這個任務傳達到謝家的時候,無數謝家弟子沸騰了,紛紛響應謝家家主的號召,最後還是謝勇和謝筠兩人以絕對的優勢拿下了這個任務。

他們也知道謝宏文想找誰報仇,那是一個叫楊開的聖王一層境武者。

按謝宏文的說法,那楊開不學無術,囂張霸道,好色如命,連他都打不過,只不過是藉助了錢通長老的威勢,恃強凌弱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