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破陣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破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co

楊開一動用滅世魔眼,就立刻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自己居然無意中踏入了一個陣法中,而且極有可能是個天然的迷陣。

陽炎就是陣法大家,楊開與其相處這麼久,多少也了解了一些陣法上的知識。

能讓自己來回在一個地方轉圈而毫不知情的,只有可能是迷陣的。而這種地方出現的陣法,自然不可能是人為布置的。

這個迷陣的格局很大,進入此地的聖王境武者沒本事布置出這樣的陣法,那麼只有自然生成的才可以解釋。

明白這一點之後,楊開心中暗暗發苦。

陽炎說過,人為布置的陣法跟天然形成的陣法有著很大的區別,人為布置的陣法總是有跡可循,而天然形成的陣法卻如羚羊掛角,渾然自如,很少會出現什麼破綻,也就是說,它沒有陣眼和陣門這樣的東西,想要利用陣眼和陣門破陣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楊開對陣法一道並不精通。

滅世魔眼可以堪破虛妄不錯,也助他看清了此地的本質,但卻無法給提供破陣的依據。

想要破陣,只能依靠自己!

這才是楊開心中叫苦的原因,若是陽炎在這裡的話,以她對陣法的理解,破解此陣應該不難,可讓楊開來破解,那就太為難他了。

不過片刻之後,楊開就冷靜下來,既然已經無意中闖入了這裡,那麼只能尋找出路了。

最有效,最合適的辦法,自然是撕裂空間!

楊開精通空間力量,撕裂空間對他來說嫵衣是最好的逃離方法。

這般想著,楊開直接在虛空中扯出一道裂縫來。一頭鑽了進去,待楊開身影消失不見之後,那虛空裂縫才迅速消失。

片刻後,在同樣的位置上,又一道虛空裂縫出現,楊開緊接著從中竄出。

凝神朝四周看了看,楊開臉色一黑。

撕開空間,進了空間亂流中,楊開就知道有些不對勁了。因為以往活躍萬分的空間亂流,在這裡居然安靜無比,一片死氣沉沉,果然,等他再一次撕裂空間的時候。毫無意外地回到了原地。

這個迷陣,不但有迷人耳目的作用,甚至還封鎖了這一片空間!讓他的撕裂空間毫無用武之地,這下就有些麻煩了。

想來想去,楊開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只能依靠蠻力破陣的念頭,既然找不到什麼合適的辦法,那就只能轟破此陣了。楊開只希望它不要太牢固才是,要不然自己真有可能被困在這裡。

打定主意,楊開瞪大了眼睛仔細觀察著四周,半個時辰後。才總算確定一處可以攻擊的位置,那個位置上所有的景色比其他位置都虛幻的更厲害些,應該是個薄弱的環節,如果能將這個環節打破。說不定迷陣就會不攻自破。

取出百岳圖,楊開一口氣祭出了十座山峰虛影。狠狠地朝那個位置砸去。

轟轟轟……

劇烈的聲響不絕於耳,整個天地都開始搖晃起來。

楊開緊密地關注著被百岳圖攻擊的地方,半晌後忽然神色一喜,他發現在百岳圖的攻擊下,那裡的景色變得更加虛幻飄渺了,扭曲無比,似乎馬上就會崩潰的樣子。

有戲!楊開越發加大了聖元的輸出。

但很快,他的神色一凝,又失望萬分。

因為那已經變得虛幻飄渺的位置,居然在一陣扭曲之後恢復了原狀,讓他之前的所有攻擊都白費功夫了。

這迷陣還能自行修復破損的地方!這簡直是要把人困死在裡面的徵兆啊。

楊開一咬牙,將百岳圖的威力催到極限,一下子二十座山峰虛影圍繞在四周,鋪天蓋地地朝那邊砸去。

……

半日後,楊開睚眥欲裂地望著前方,一臉的憤恨之色。

這個迷陣的牢固程度遠遠出乎了他的預料,無論他動用多大的力氣,又怎麼攻擊,它都能自我修復過來,百岳圖已經被楊開收進了體內,二十座山峰虛影,是他如今能夠動用的極限,已經沒必要再試下去,再攻擊也只是浪費力氣而已。

如果沒有那種一錘定音的攻擊效果,根本沒辦法破開那個薄弱的環節,也就是說,必須有如謝筠那邪戾秘寶發出的強悍一擊,以絕對的力量,將那薄弱之處撕開,才有可能破開這個迷陣。

那邪戾秘寶楊開沒有時間煉化,也不想煉化,更何況,楊開覺得就算是那秘寶發出的驚天一擊,也休想破開眼前的虛幻。

只能動用金血了。

楊開幽幽一嘆,一滴金血是他三個月苦修的總和,所以除非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實在不捨得動用。

之前被血紅結晶包裹,在星空中沉睡好幾年,體內總共凝出了近百滴金血,後來斷斷續續用過幾次,楊開也沒有急著去補充,現如今還有九十多滴。

但現在也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楊開的表情凝重,伸出一指,慢慢地將體內那純正無比的金血逼出一滴。

剎那間,一股澎湃如潮的氣血之力顯露,金血中蘊藏的勃勃生機和氣血之力簡直要以恐怖而著稱。

這樣的金血,比楊開體內流淌的那種金色鮮血,顏色要更純正,它靜靜地凝在楊開的指尖,微微晃動著,如一粒金豆子。

楊開心念一動,這一滴金血莜地化為一隻小巧的利箭,沒有絲毫停留,瞬間突破了空間的束縛,衝到了那迷陣薄弱環節所在的位置。

金光大放,耀的楊開幾乎睜不開眼帘。

他不得不閉上右眼,只眯著左眼,緊張地關注那邊的動靜。

似乎有錦帛被撕裂的聲音響起,楊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