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不想死就趕緊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不想死就趕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尋覓了約莫一炷香時間,楊開從挖出來的坑洞中跑了出來,一臉的意興闌珊。

他發現在這裡尋找火耀晶,完全是看運氣。

因為此地火系靈氣太濃郁,火耀晶的氣息被徹底掩蓋,自己想用神識查探都不可能,無法動用神識查探,只能憑運氣來尋找,這讓楊開興緻大減。

這些武者會為虛級上品的材料而動心,楊開可不會,沒必要為了一些火耀晶在這裡浪費時間。

還是去天才地寶區好了,想到這裡,楊開再也懶得挖掘。

臨走之前,楊開隨意地看了看那中年人,赫然發現他們的運氣就爆棚的很,師兄弟二人面露喜色,肯定有不小的收穫。

沒再去打擾他們,楊開獨自一人離開了這個山丘,往前方走的時候,不時地就碰到一些得到消息的武者迎面奔來,不斷地有人拉著他問這問那,讓楊開煩不勝煩。

這些人分明是見楊開獨自一人,修為境界不高,才不把他當回事,要不然哪會這樣?

但是人家只是問問事情,楊開又不好大開殺戒,只能避開那些人行走。

這個時候楊開沒再動用風雷羽翼了,此地的人漸漸多了起來,風雷羽翼太過招搖,被人看到了說不定會引起什麼風波,楊開不怕麻煩,但也不想惹麻煩,所以老老實實地用兩隻腳趕路,速度倒也不慢。

兩日後,楊開正在趕路的時候,忽然聽到背後一陣衣袂獵獵的聲響傳來,似乎有人正在賣力飛奔。

而且從傳來的動靜上推斷,那人居然是直直朝自己這個方向來的。楊開眉頭一皺頓住了步伐,回首望去。

須臾間,一道人影在後面的山丘土坡里幾個起伏,就落到了楊開面前。

四目相對之下,楊開立刻認出了這個人。此人居然就是前幾天碰到的那個聖王兩層境面如冠玉的中年人,對這個萍水相逢的中年人,楊開還是感覺挺不錯的,畢竟對方當時還勸說了自己一句,算是心地不錯。

楊開不禁呵呵一笑,正想跟他打個招呼。臉色卻驀然一沉。

他發現對方的情況有些不對,體內聖元紊亂,神色倉皇緊張,身上似乎也受了傷,肩膀處一道傷口往外冒著鮮血,將半邊衣服都染紅了。

而且。對方的眼珠子也是赤紅之色,滿是憤怒和不甘。

待看到楊開之後,這中年人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這裡居然會有人,眼中閃過一絲愧疚和懊惱,猛地跺跺腳,急急道:「不想死就趕緊走!」

說完這話。他再也不停留,一個折身,就朝左邊飛竄出去。

楊開一頭霧水,不過很快,他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就在中年人跑開不過三十息的時間,一群四五個身穿墨綠長衫的武者也就追到了楊開面前。

領頭的是個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的青年,但真實年齡就不清楚了,他的面色陰冷,足有聖王三層境的修為。跟隨在他身邊的那幾人有男有女,也都是聖王兩層境。

莜一見到這個青年,楊開發現對方很是面熟,似乎在哪裡看到過。

正狐疑的時候,那青年不客氣地低喝道:「說。那人往哪個方向跑了?」

楊開臉色一冷,對方這毫不客氣的問話方式讓他很是反感,別說楊開跟那中年人算是有一面之緣,不可能出賣他,就算是陌生人,對方這般詢問,楊開不會回答的。

「孟師兄,這邊!」這群人中的一個少婦打扮的女子忽然指向一邊,正是中年人逃走的方向,因為那邊有幾滴顯眼的鮮血灑落。

「哼!」被喚作孟師兄的青年冷哼一聲,帶著眾人拔腳就朝那邊追去,臨走之前,把手一揮,一道金芒忽然朝楊開激射而來。

楊開大怒,伸手在面前一點,一面浩天盾莜地出現,擋在了前方。

但凝聚楊開聖元的浩天盾居然沒能完全地抵擋住那金芒,咔嚓一聲脆響,浩天盾險些破碎開來。

楊開愕然,待他再回過神的時候,對方几人已經跑遠了,而對於自己一擊沒能擊斃楊開一個聖王一層境的武者,那孟師兄似乎也很是詫異,回過頭來陰冷地盯了楊開一眼,彷彿要記住他的樣貌。

但眼下追那個中年人才是要緊之事,他倒沒再與楊開多做糾纏。

只是瞬間,這一行四五個人就追著中年人逃離的方向走遠了。

楊開站在原地,仔細地回想著。他覺得自己在哪裡見過那個青年,否則不會有面善之感,片刻後,他總算是想起來了,不由地心中一動,連忙也順著他們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管是因為這個青年本身,還是因為那個有一面之緣的中年人,楊開都不準備撒手不管。

那中年人確實很不錯,之前好意勸說楊開,剛才在碰到楊開的時候還忙裡偷閒讓他迅速離去,眼中流露出很清楚地愧疚之意,分明是因為自己跑到了楊開面前,連累楊開的愧疚,要不然他也不會臨時改變方向逃跑。

對方懷著好意,楊開自然會投桃報李。

一番追逐,很容易就追到了。

因為中年人根本已經是強弩之末,跑也跑不了多遠,此刻孟師兄正帶著幾個師弟師妹正在圍著他攻擊,那中年人修為境界不高,但身上那件防禦寶甲卻是相當不錯,替他抵擋了很多致命的傷害。

繞是如此,那防禦寶甲此刻也差不多有些黯淡無光,靈性大失,眼看著就要失去防護的作用了。

那孟師兄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並沒有夥同自己的同門出手,而是站在原地背負著雙手冷眼旁觀,臉上一片譏誚和嘲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