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殺人滅口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殺人滅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心狠手辣,朋友手段不錯。」楊開一臉譏笑地走了出來,冷冷地望著孟洪量,他倒是沒想到,這個人對自己的同門都能下此毒手,看樣子果然不是好鳥。

來到中年人面前,沖他輕輕點點頭。

中年人此刻也傻了,本以為必死無疑的局面,居然有人會跑出來救他。

而救他的這個人,卻是跟他萍水相逢的楊開,這讓他一時間生出種不真實的感覺。

「你先到一邊去療傷。」楊開見他模樣凄慘,一身聖元幾乎所剩無幾,丟給他一粒療傷丹後淡淡地說道。

「可是你……」那中年人接過丹藥,神色遲疑,楊開的修為境界太低了,他生怕這個貿然跑出來救自己一命的青年會遭遇不測,畢竟孟洪量也不是好惹的。

可一想起那黑火的威力,再看看楊開淡定的神色,中年人忽然點了點頭:「好!」

這般說著,果然走到一旁,將丹藥吞下,安然打坐起來。

他不知道楊開到底有什麼依仗能夠面對闕合宗這麼多人,但對方既然敢強出頭,肯定沒有將孟洪量這些人放在眼中。

他下意識地以為楊開出身什麼頂尖的勢力,是那些勢力里某個重要人物的子嗣,如果真是這樣,他只需要報出名字,孟洪量就絕對不敢招惹。

闕合宗雖然不錯,但在幽暗星上也不算是第一等的勢力,勉強算是中等偏上,而孟洪量這種人也只是個欺軟怕硬的貨色,自然不敢招惹強敵。

果然,孟洪量的神色陰晴不定,仔細打量楊開。將心中那些早已聞名遐邇的幽暗星的青年俊彥與之對比,卻始終找不到一個符合的身影,再加上被幾個同門用一種怪怪的眼神盯著,孟洪量厲喝一聲:「閣下殺我同門,到底是何居心?」

楊開嗤笑一聲,緩緩搖頭道:「你這話說的不對吧,殺了那個人的可不是我,而是你……恩,雖然即便你不動他也死定了。但究其死亡的原因,還是你動的手,跟我可沒關係。」

孟洪量的臉色青一陣紅一陣,咬牙道:「若非你暗下毒手?我怎麼會那麼做?」

說出這句話之後,他的神色驀然冷靜了下來。點頭道:「不錯,是我殺了祁師弟,但我也只是不忍看他再承受焚燒之苦,早點替他解脫罷了。」

居然還被他找出個理由來,他這麼一說,幾個闕合宗的男女都暗暗地鬆了口氣,雖然還是覺得不管怎樣出手擊殺同門都是不妥的。但這個理由一講出來,他們心裡也好受很多,那祁師弟的遭遇他們都看在眼中,心裡清楚就算孟洪量不動手他也必死無疑。所以都齊齊朝孟洪量那邊聚攏過去。

孟洪量冷笑一聲,眨眼間就從擊殺同門的漩渦中掙脫,倒有幾分詭辯之能,他陰冷地望著楊開。緩緩道:「朋友出身哪個宗門,方便的話能不能透露一下。我闕合宗雖然不算大門大派,但宗門裡諸多長輩都交友廣泛,若是朋友出自友門,還請不要插手這件事。」

「孟師兄,這個人我知道。」那個少婦打扮的女子黛眉微皺,自向孟洪量靠攏之後,美眸就一直凝在楊開身上,神色間頗為忌憚。

聽她這麼說,孟洪量立刻低聲詢問起來。

那少婦也沒隱瞞,將之前流炎沙地沒開啟時候,青雀門尹健中與楊開的衝突簡單地說了一遍,當時少婦也在不遠處,將前後經過看的清楚,所以一下就認出了楊開。

「影月殿?」孟洪量吃了一驚,眉頭微微皺起,臉色變得不太好看了。

影月殿雖然也不算是最頂尖的勢力,但卻比闕合宗厲害多了,影月殿內有許多返虛三層境的高手,根本不是闕合宗能夠相提並論的。

兩個宗門相隔十萬八千里,平時倒沒什麼來往,但一聽少婦說影月殿的第一天才魏古昌都替楊開出頭,孟洪量頓時有些投鼠忌器。

萬一惹的魏古昌跑到闕合宗來找他的麻煩,那就不好辦了。

可如今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自己的同門都被自己狠心殺了,就這麼灰溜溜的退走,實在有些不妥,更何況,他不想火耀晶髓的消息外泄出去,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會在火耀晶髓得手之後還要對中年人師兄弟趕盡殺絕。

死人才不會泄露秘密!

「但是他自己又說過,他不是影月殿的。」少婦一臉不解的表情,低低地說了一句。

「不是影月殿的?」孟洪量眼前一亮。

「不錯,我不是影月殿的。」楊開大刺刺地站在那裡,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樣,孟洪量和那少婦在說話的時候他也沒插嘴,直到現在才開口,「我與魏古昌不過有一點點交情而已,你不用怕他來找你麻煩。」

孟洪量被楊開戳破心思,臉色不由一冷,眼神閃爍起來,猶豫遲疑著。

而那正在打坐恢復療傷的中年人一聽這話,險些被楊開氣的吐出一口鮮血!

原本局勢已經緩和了,中年人還暗自竊喜,覺得自己猜想的沒錯,這個來救他的青年果然是有些來歷的,只要這青年不再說些什麼,以孟洪量的性格,必定會投鼠忌器,就此罷手。

若是這樣的話,他和這個來救自己的青年就能安然脫身了,至於報仇一事,自然是以後再徐徐圖之。

沒想這青年就是個憨貨,居然一口氣將自己唯一的依仗給吹破了,這下孟洪量哪會輕繞了他?沒有強大的靠山,以他聖王一層境的修為,必死無疑啊。

一時間,中年人又氣又急,他還真沒見過這麼愚蠢的傢伙。

不過對方是來救自己的,也算是被自己給拖下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