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陸葉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陸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一行三人中,為首的一個半大老者聽自己的同伴絮絮叨叨罵了一路,終於忍不住開口勸道:「算了,誰讓人家勢大,我們流雲谷招惹不起啊,忍忍也就過去了。戰天盟的人是什麼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總說個沒完?」

「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那人一臉惱怒的表情,「戰天盟又如何,曲長風還把自己當回事了,若非有戰天盟在背後給他撐腰,他哪敢如此行事?我覺得這人根本就是徒有虛名,真要是打起來絕對不是兩位師兄的對手。」

半大老者臉色一沉,訓斥道:「你這話可說錯了,曲長風雖然紈絝霸道,風評不好,但他確實有真材實料,要不然光憑藉戰天盟的威風,他的名字怎麼可能為整個幽暗星知曉?雷台宗的方天仲你知道吧?我聽說他與曲長風切磋過不下十次,但每一次兩人都是以平手結束,他既能與方天仲打成平手,師兄我就絕對不是對手,你以後可千萬不能輕視那些名聲在外的人,他們有名聲,自然就有自己的底氣。」

「方天仲都無法戰勝他?」那師弟悚然一驚,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曲長風的能耐。

「自然如此,所以這兩人每次只要一見面就針鋒相對,好似水火不容的樣子。這一點你陸葉師兄很清楚。」半大老者說話的時候,往第三人那邊看了一眼。

「為什麼陸葉師兄會清楚?」

半大老者道:「因為你陸葉師兄有一次在外面,偶然碰到了這兩人正在爭鬥。陸葉師弟,給他說說當時的情況。免得他日後再小覷天下英雄,丟了性命都不知道原因。」

剎那間,那聖王兩層境的武者將好奇的目光投向叫陸葉的師兄。

而陸葉此刻卻是眉頭緊鎖,似乎是在沉思些什麼,臉色陰晴不定,彷彿沒聽到半大老者的話。

「陸師弟,你在想什麼呢?」半大老者狐疑地問了一句,自從那石室中出來之後。陸葉似乎就有些神魂不屬,夢遊方外的樣子,直到此刻也沒恢復過來。

「嘿嘿……」陸葉忽然低低地笑了一聲,不知道為什麼,這笑聲傳入耳中,讓半大老者和那個聖王兩層境的武者都不禁渾身一冷,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半大老者面色一驚。誤以為陸葉在洗魂神水中浸泡的時候出了什麼變故,匆匆問道:「陸師弟,你沒事吧?」

「我?我當然沒事,我好的很,哈哈哈,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好!」說話間。陸葉的雙眸里,忽然浮現出兩點詭異至極的綠芒,那綠芒猶如兩團跳動的鬼火,看起來讓人毛骨悚然,陸葉原本平和的面孔在這一刻也變得猙獰無比。忽然一伸手,手上聖元涌動。直接插進了那個聖王兩層境武者的胸膛中。

那武者哪裡能想到,平時溫辱爾雅,對任何人都謙遜有禮的陸葉師兄竟會對自己痛下殺手?待感覺到心口處的疼痛的時候,低頭望去,卻見陸葉的手已經插進了自己的身體里。

心臟莫名的一陣痙攣,然後他就看到陸葉的手從自己胸口處抽出,一手的血紅,手心處握著一顆還在劇烈跳動的心臟。

這是自己的心臟?那武者腦海中只閃過這麼一絲疑惑,仰面倒了下去,胸口處的大洞噴出大量的鮮血。

「陸葉,你在作甚!」那半大老者臉色大變,同門相殘這種事情竟活生生地發生在自己眼皮底下,這是他如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怒喝聲中,他便凝聚聖元,準備攻擊這弒殺同門之人。

哪知道一股聳人聽聞的神識力量突如其來,直衝進他的腦海中,瞬間就破開了他識海的防禦,將識海攪的天翻地覆。

半大老者悶哼一聲,在這一瞬間識海竟受損了,凝聚起來的聖元也一下子消散的無影無蹤。

旋即,他就看到陸葉一臉猙獰微笑地朝自己撲來,那雙眸中的碧綠熒光愈發明亮詭異。

「你不是……」半大老者張口驚呼,一句話沒說完,整個頭顱就被陸葉用掌刀劈了下來,無頭屍體上的鮮血噴出丈許。

陸葉輕飄飄地站定身子,甩了甩手上的鮮血,冷哼一聲道:「我當然不是!」

看似輕鬆地擊殺了兩個聖王境武者,可陸葉此刻卻依然面露不滿之色,這具身體資質還行,非常適合修鍊他的功法,但是境界修為太弱了,與他最巔峰時期比較起來,簡直如螻蟻般不堪一擊。

但是陸葉很滿足,因為他終於從那個鬼地方跑了出來,多少年了?五千年?一萬年?還是兩萬年?

時間久到他都已經不記得了,若是再過一千年沒人找到那石室,他的神魂恐怕真的要消散在這天地間。

當初為了破開那石室的一些禁制,好讓人發現那裡,他甚至不惜耗費神魂本源的能量,要不然那石室所在恐怕至今還蒙蔽塵埃,好在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真的有人去了那個地方,也讓他多年的心愿如願以償。

臉色微微白了一瞬,很快就被陸葉壓制了下去,強行動用秘術,對這身體的負荷很大啊,而且直到現在,他還沒有完全熟悉這具剛得到的身體。

看樣子短時間內不能再動用什麼秘術了。

抬頭仰望蒼穹,又看向天際邊那熱炎區的火紅,陸葉冷笑一聲:「三陽火環,好大的手筆!」

說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之後,他才將那半大老者和聖王兩層境武者的戒指搜刮一番,屍體焚燒,立刻轉身,朝鐘乳石洞所在的位置奔去。

不大片刻功夫,他又返回了這裡。

石室內已經空無一物,水池裡也被刮的乾乾淨淨,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