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守株待兔

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守株待兔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之所以願意在這裡耽擱時間,一是因為這裡環境難得,不想錯過,二是因為心底深處有一些危機感。

他如今的力量,對付聖王境是沒問題的,但是對付返虛境卻有力不逮,甚至連那個在鐘乳石洞中碰到的冷漠男子,楊開也不能說自己就一定能勝過他。

在幽暗星上,在星域中,楊開無依無靠,所有的一切都得依靠自己。

錢通對他不錯,但人家也是看在楊開背後子虛烏有的煉器大師的師傅的臉面上,才會處處交好他,給他大開方便之門,如果錢通知道那所謂的師傅並不存在,就不知道他會不會立刻變臉了。

所以楊開必須讓自己盡量變得強大,這樣在與別人打交道的時候,才不會處於被動,被人牽著鼻子走。

他並非孑然一身,他心中還有許多牽掛。

峽谷盡頭處,一道紅光閃過,正在淬鍊空間之刃的楊開瞬間便有所感應,抬頭望去,不禁目瞪口呆。

又是一枚流炎飛火!

跟三日前看到的情形一模一樣,那流炎飛火正從峽谷盡頭處以極快的速度飛來,當楊開發現它之後,它便落入了那怪異空間的封鎖中。

變態的速度頃刻間變慢,流炎飛火以一種詭異的速度,緩緩地飄過這十幾丈的空間。

有過幾日前的經驗,楊開立刻行動起來,一邊艱辛挪動身軀,一邊判斷流炎飛火會經過的位置。

這一次運氣似乎不太好。現在出現的這一枚流炎飛火會從自己身邊三尺處飛過,楊開必須在它飛過去之前趕到那個位置。才有抓住它的希望。

儘管楊開已經熟悉了這片詭異空間的粘稠凝固,對空間力量的運用也漸漸得心應手,可想在這裡行動還是無比艱辛。

等他好不容易靠近那既定位置的時候,流炎飛火已經再一次飛了過去。

楊開皺起眉頭,望著這與自己第三次失之交臂的寶物,面上若有所思。

按魏古昌之前的說法,流炎飛火這種東西及其珍貴,但在流炎沙地中也是及其稀少的。許多人進入其中甚至沒機緣碰到。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楊開在第一層熱炎區里行走的時候,只是機緣巧合見到一次而已,若不是他神識夠強,只怕那流炎飛火從身邊飛過他也無法察覺。

但是魏古昌的話,只針對第一層而已!

如今楊開所處的位置,是第三層的熱炎區。這裡的流炎飛火會不會多一些,而自己見到的兩枚流炎飛火是不是同一枚?它的飛行路線是不是固定的?

如果是同一個的話,那它的飛行路線極有可能是固定的,否則怎麼會在三日後楊開再一次見到它?

如果不是同一個,那麼這條峽谷難道有些奇特的地方,能夠吸引那些流炎飛火飛進來。穿過它?

種種疑問在楊開的腦海中交雜著,楊開的神情也是變幻不已,一時間竟沒再去修鍊空間之力。

很快,楊開就搖了搖頭,不管自己見到的兩枚流炎飛火是不是同一個。這條峽谷又是不是流炎飛火飛行的必經之路,再等幾日看看。應該就能驗證結果了。

他再一次開始淬鍊空間之力,不過也開始有意無意地注意峽谷盡頭那邊的動靜,想知道自己的種種猜想到底哪一種是正確的。

時間悠忽,又是三日之後,因為記掛著流炎飛火的事,所以楊開早早地就將目光投向峽谷的盡頭處,一邊揮動空間之刃,一邊關注那邊的動靜。

但讓他意外的是,一直觀察了半日時間,峽谷盡頭依然毫無動靜,也根本沒有再出現什麼流炎飛火的蹤跡。

這讓他很是懊惱。

不過如此一來,他倒是可以確定,之前見到的兩次流炎飛火併不是同一個了,如果是同一個的話,就不會這麼沒有規律,應該早就從那邊飛過來了才是。

既然如此沒有規律,那就不應該是同一個。

等到第四日,楊開忽然心有所感,立刻朝峽谷盡頭處望去,入眼所見的一幕,讓他心情振奮又是驚訝。

振奮的是,自己的猜想有一個是正確的,那就是這條峽谷,確實是流炎飛火的必經之路,因為此刻峽谷盡頭處已經出現了紅光。

驚訝的是,紅光不是一道,而是兩道,一前一後,幾乎同時抵達了那一片怪異空間,然後速度大降,緩緩地朝這邊飄來。

楊開立刻行動起來,之前兩次失手,已經讓他有了十足的經驗,他確定自己這一次不會再失手了。

不過讓他躊躇的是,這一次居然一下就來了兩枚流炎飛火,彼此間的距離相差一丈多,不可能同時將它們都抓到的。

只是遲疑了一瞬,楊開就挪動著身軀,朝距離自己比較近的那一枚流炎飛火必經之路靠攏過去,同時手上出現了一個玉瓶。

魏古昌只是說流炎飛火的妙用和詭異,卻沒有告訴過楊開該如何收取它,估計那傢伙自己也不清楚。

楊開只能先用玉瓶姑且一試,如果不行再另想他法。

經過這麼多天的熟悉和淬鍊,他現在行動起來也比之前要快上不少,還沒等那流炎飛火飄過來,楊開就已經攔在了它的前方。

目光死死地盯著這一枚流炎飛火,體內聖元暗暗鼓盪,等它接近的差不多的時候,楊開忽然一掌朝前推去。

本來速度就不快的流炎飛火吃了這一擊,變得更加緩慢了。

楊開大喜,連忙舉起早就準備好的玉瓶,將瓶口對準了流炎飛火,讓它自投羅網。

整個過程無比順利,流炎飛火也直接落入了玉瓶中,但那玉瓶在眨眼間,就被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