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魏古昌求救

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魏古昌求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而且,自己的黑書空間中還有正在沉睡中的神樹,說不定以神樹的氣息,能夠滋潤這金陽果樹。

當然,就算無法成功,也沒什麼損失。

「你要這顆果樹做什麼?」女子本來要走的步伐頓了下來,奇怪地望著楊開:「這種靈樹對生長環境的要求很苛刻的,你把它從這裡弄走的話,說不定它就死了,而且,空間戒也不適合存放這種東西啊。」

說了幾句之後,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不應該多管閑事,尷尬一笑,主動問道:「要不要我幫忙?」

「不用了,姑娘好意心領了,這種事我自己來就可以。」楊開淡淡一笑,伸出一指,聖元迸發,在指尖上凝聚尖刃模樣的能量,然後戳進地下,圍著金陽果樹走了一大圈。

果樹四周的土地並不算多結實,楊開自然輕而易舉地將其切割開來,為了不破壞這金陽果樹的根莖,楊開下手也是小心翼翼,神識一直籠罩在它的下方,控制聖元避開那些根莖所在的位置。

走過一圈之後,楊開這才放出神念,化為一張大網,將整顆金陽果樹籠罩。

下一刻,光芒閃過,三丈高的金陽果樹莜地消失不見,已被楊開收進了黑書空間,安置在神樹旁,原地只留下一個巨大的深坑。

女子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雖說以她的修為境界,也能將這麼一顆靈樹收進自己的空間戒,但楊開一個聖王一層境能做到一點還面不紅氣不喘。就有些讓人詫異了。

畢竟收取這麼龐大的東西,還是活物。對神識還是有一些負荷的。

收了金陽果樹,楊開沖女子淡淡一笑,正準備與她告別,分道揚鑣的時候,眉頭忽然一皺,手指在戒指上一抹,取出了一個傳訊羅盤。

剛才他的神識不經意掃過自己的空間戒的時候,忽然察覺到這羅盤裡傳來一些訊息波動。立刻引起了他的主意。

這個通訊羅盤是魏古昌給他的,在剛進入流炎沙地第三層沒多久的時候,楊開發現了兩具影月殿弟子的屍體,那時候他嘗試聯繫了一下魏古昌,卻始終沒有迴音,也不知道那傢伙和董萱兒情況如何,如今一個多月過去了。羅盤裡突然傳來了動靜,讓他很是詫異。

楊開還沒查探羅盤裡的訊息到底是什麼,倒是站在一邊的女子忽然輕咦一聲,愕然地望著楊開道:「你是影月殿的弟子么?」

楊開抬頭望著她,一臉迷茫:「為什麼這麼說?」

他雖然跟影月殿的人來往比較密切,可並不算影月殿的人。如今他只是取出一個傳訊羅盤,這個女子怎麼會有這種猜疑?

那女子微微一笑,指著楊開手上的羅盤道:「你手上這個秘寶,是影月殿格林大師煉製的,上面有他獨特的標記。我也有一件格林大師煉製的秘寶,所以對這個比較清楚。而擁有這種傳訊羅盤的人,難道不是影月殿的么?而且,只有影月殿最核心的弟子,才會擁有這種傳訊羅盤。」

不知道為什麼,在猜疑楊開是影月殿弟子之後,這女子對他的態度似乎更好了一些,之前還有些生分的感覺,而說這些話的時候卻是自然至極。

楊開愣了一下,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這羅盤的側面發現了一個三角形的標誌。

格林大師,楊開倒是聽說過,據說他是影月殿中唯一一個虛級下品煉器師,是整個幽暗星為數不多的大師之一,看來這三角形的標記,應該就是格林大師的象徵了。

這種事很正常,一般有名氣的煉器師,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標記,在煉製出一件秘寶之後,會將這個標記打上去,如此一來,不但會讓秘寶價值增加,也會讓使用這秘寶的主人倍有面子。

這種事煉丹師就做不到了,沒有哪個煉丹師閑著無聊,會在煉製出來的丹藥上打上自己的標記,丹藥嘛,一口就吞下去了,難道吃之前還要給人看看?

這女子的觀察力倒是仔細的很,楊開之前還真沒注意過這個標記。

聞言點了點頭道:「這應該就是格林大師煉製的,但我不是影月殿的弟子,這東西是魏古昌給我的。」

「魏師兄給你的?」女子掩住小嘴,一副吃驚的模樣,她怎不清楚魏古昌的心高氣傲,就算是同為影月殿的那幾個核心弟子,也不會被他放在眼中,除了董萱兒之外,其他人都入不了他的法眼,魏古昌居然會給楊開一個傳訊羅盤,這意味著什麼?

「你認識魏兄?」這下輪到楊開詫異了,他沒想到偶遇的這個女子,居然跟魏古昌有些關係。

「恩,認識,我跟萱兒很熟悉……」女子嫣然一笑,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臉色微微變了變,急忙道:「是不是魏師兄傳訊過來?快看看!」

能在這裡傳訊的人,除了影月殿幾個最核心的弟子之外,再無旁人了,有很大的可能是魏古昌親自傳訊,而他會傳訊給旁人,就可能是陷入了什麼險境中。

魏古昌和董萱兒向來形影不離,魏古昌若是陷入險境,那董萱兒必定不能倖免,一念至此,女子心急如焚,連忙催促楊開。

女子一副緊張的樣子,讓楊開大為驚奇,不知道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居然跟董萱兒很熟悉,看她緊張的樣子,似乎與董萱兒關係不淺啊。

也不再遲疑,連忙往傳訊羅盤中灌入神念,查探起來,而那女子則美眸緊張地盯著楊開。

片刻後,楊開的眉頭皺了起來,抬頭看了她一眼道:「是魏兄傳訊過來的,不過看樣子魏兄他們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怎麼回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