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一十五章 岌岌可危

第一千兩百一十五章 岌岌可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心中記掛董萱兒的安危,女子一路上幾乎是用出了全力在奔襲,開始的時候她還擔心楊開跟不上,故意把速度放緩了不少,但是後來見楊開一副輕鬆寫意的模樣,逐漸把速度提升,楊開依然是寸步不離。

而現在,對方反而領先在她前面。

這讓她暗暗心驚,心想怪不得這個人能在流炎沙地中追著靈狸不放,現在的速度恐怕也沒達到他的極限,對方只是為了等候自己,才會這麼不緊不慢的趕路。

沉吟了一下,女子忽然道:「這位師弟……」

「恩?」楊開扭頭,狐疑地望著她,不知道她喊自己要幹什麼,對方修為境界比自己高兩個小層次,稱呼自己一聲師弟倒也無可厚非。

「你如果能更快一點的話,不用顧忌我,全力趕路便是,我能跟的上。」

楊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這才知道對方也沒有使出全力,看樣子但凡能進入第三層的武者,都有一些隱藏的手段啊。

也沒多說什麼,輕輕頷首後,直接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身體化為一道模糊的影子,速度狂飆。

楊開沒有動用風雷羽翼,因為他可以確定,一旦自己動用了,就算女子有什麼後手,也只會被自己拋的遠遠的。

背後傳來了一股濃濃的聖元波動,也不知道那女子使用了什麼手段,反正楊開就感覺到她的速度也一瞬間提升了不少,緊咬在自己身後不放。

不過速度提升起來之後,她的呼吸卻剎那間中斷了,似乎一口氣憋在胸腔中再沒吐出來。

距離那巨大的罡銀礦石往西百里之地,有一片巨大的熔岩湖,那湖水完全是由炙熱的熔岩匯聚而成,極高的溫度將這一片天地的景象都烘烤的扭曲至極,湖中熔岩暗紅濃稠,不斷地有巨大的氣泡從內部翻騰而起,爆裂開來,傳出噗噗的聲響,那每一個爆裂開的氣泡中,都蘊藏了一些黑霧般的能量,蘊藏了及其恐怖的火毒和腐蝕之力。

整片熔岩湖,全是這種末日來臨般的景象,讓人看著不寒而慄。

而在熔岩湖的正中心位置處,有一面龜殼正漂浮在那熔岩湖上,這龜殼方圓三丈大小,原本土黃色的顏色,似乎因為熔岩的烘烤也已經變得赤紅無比,散發著滾燙的氣息,龜殼上,更是裂開了無數道細小的,如蜘蛛網般的裂縫。

通過這些裂縫,熔岩湖中的灼熱氣息往內深入,肆意襲擾著站在龜殼上苦苦掙扎的一群青年男女。

這一群人,正是影月殿最核心的弟子,魏古昌和董萱兒赫然便在其中,除了他們兩人之外,還有另外兩男一女,總共五人。

龜殼的面積不算太大,正好供五人一起站在上面。

而此刻,五人全都身軀搖搖欲墜,臉色蒼白至極,一身聖元波動幾近於無。

魏古昌在五人中的情況最好,卻也早沒了往日的意氣風發,他的臉上一片苦澀和懊惱之意,唯有在望向董萱兒的時候,才會閃過一絲柔情和不舍,而每每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在與自己同舟共濟,魏古昌體內就莫名地湧出一些力量,讓他的情況變好一些,若非心中有股執念在支撐,他也早支持不住了,一旦他倒下去,那影月殿的五人必定會全軍覆沒。

董萱兒依舊溫柔恬靜,自從陷入了這個禁制當中之後便沒再多說過什麼,只是偶爾給同門打打氣,鼓勵他們多堅持一會,但誰又知道,這個一身白衣,總是沖人溫柔甜笑,彷彿天塌下來只要能與魏古昌在一起便心滿意足的女子,此刻也已經到了油盡燈枯?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她佯裝出來的罷了。她與魏古昌存了一樣的心思,那就是不能讓另外三個同門看到一點軟弱和氣餒。

一旦他們兩人有任何一人泄氣,那情況就會變得更糟。

除了魏古昌和董萱兒之外的三人情況就無比惡劣了,那兩個男弟子一臉的死灰密布,眼中暗淡,猶如陰雲覆蓋,看不見絲毫光明,不斷地嘀咕著什麼,在死亡的威脅下,早已心智失守,方寸大亂。

而另外一個身穿紅色裙衫,身材高挑的女子同樣不堪負重,臉頰上的淚痕清晰可見,似乎已經哭幹了淚水,只知道機械地往龜殼中灌入體內剛恢復的聖元,勉力維持著龜殼的防禦。

但不管是魏古昌董萱兒,還是其他三個影月殿的弟子,統統都知道,只要再過個一兩日沒人來援救的話,他們必死無疑。

他們被困在這裡的時間太長了,所有人的聖元都消耗的一乾二淨,在這種鬼地方,不能運轉功法恢復,只依靠聖晶和丹藥,根本入不敷出。

有丹藥的時候還好一些,可在前幾日所有的丹藥耗完之後,任憑他們如何從聖晶中汲取能量,依然彌補不了自身的損失。

每個人身上的寶甲都黯淡無光,他們已經沒有多餘的聖元來維持寶甲的運轉了。

如果僅僅只是被困在熔岩湖當中,這還難不倒影月殿最核心的五個弟子,想辦法靠岸就行了。

讓他們無奈的是,無論他們如何催動腳下的龜殼,龜殼也是紋絲不動,彷彿熔岩湖中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將他們五人死死地捆縛在原地。

雪上加霜的是,熔岩湖內不知道被布下了什麼樣的禁制,時不時地便會冒出一些熔岩匯聚而成的攻擊,四面八方地朝他們襲來,這讓五人每每險象環生,好在魏古昌總是能在最危機的時候爆發出一點底蘊,才沒讓五人有什麼損失。

可他本人卻是傷痕纍纍,身上布滿了暗紅色,被灼燒過後的傷痕,火毒在那些傷口處匯聚成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