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一十七章 雪蠶絲

第一千兩百一十七章 雪蠶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雪蠶這種東西稀少啊,只有在及其寒冷的地方才有可能存活,而雪蠶幼體是不吐絲的,只有養個兩三百年,成熟了之後才會吐絲,每十年吐一次,一次的分量一丁點,想要煉製出這樣一件秘寶,最起碼也要幾百年的積累才行。

這個叫黛鳶的女子居然能擁有一件雪蠶絲煉製出來的秘寶,這讓楊開不禁對其刮目相看。

她能與魏古昌和董萱兒相熟,又有這樣的重寶,看樣子身份不低啊。

就在楊開猜想她的來歷的時候,黛鳶已經走到了熔岩湖邊,黛眉緊皺地凝視那湖中的熔岩,神念不斷在其中探查,好半晌,才凝重無比地取出自己的雪蠶絲秘寶。

她屈指一彈,一根細微的幾乎肉眼不可查的雪白絲線便從指尖彈出,飛射出十幾丈的距離。

但是這樣的距離遠遠不夠,魏古昌等人所處的龜殼距離岸邊最起碼有三十多丈的樣子,那雪蠶絲只飛射到一半便落了下去,一入熔岩湖中,蠶絲里蘊藏的冰寒之力便和熔岩中的炙熱產生了劇烈的衝突,蓬蓬白色的水汽蒸騰而起,讓偌大一片範圍內幾乎不可視物。

黛鳶的臉色愈發凝重了,一手牽著雪蠶絲的末端,聖元瘋狂地往內灌入,抵擋熔岩的力量,同時控制自己的雪蠶絲往魏古昌等人那邊延伸過去。

所有人都在緊張地關注她的動作,龜殼上的五人尤其擔憂。

雖然雪蠶絲是冰寒屬性的秘寶,但到底能不能對抗的了這熔岩中的灼熱還是未知之事,畢竟魏古昌等人的秘寶在這裡損壞的可不是一件兩件,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兩樣秘寶,被那熔岩燒毀了。其中不乏虛級的存在。

如果連雪蠶絲這種重寶都無法通過熔岩的封鎖,那他們的就真的只能等死。

水汽翻騰中,黛鳶緊咬著紅唇,手上不知道變幻了什麼法訣,那邊雪蠶絲內的寒氣突然猛地暴漲許多,一下子將熔岩的灼熱壓制下來。

咔嚓嚓,有一陣脆響聲傳出。

肉眼可見地,熔岩湖上忽然蔓延出一條冰封的小道,那小道只有一指寬而已。但卻在以極快的速度朝魏古昌等人那邊蔓延過去。

眾人大喜過望,他們看的清楚,這冰封的小道,正是雪蠶絲里的冰寒能量,凍住熔岩而製造出來的。纖細的蠶絲就隱藏在冰封小道之中。

眨眼的功夫,冰封小道就往前延伸了十丈左右,但這個時候,它延伸的速度卻是陡然降低。

而一直在關注黛鳶動靜的楊開也發現這個女子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正常的紅暈,明顯有些力有不逮了。

果然,那冰封小道往前蔓延的速度越來越慢,眼瞅著距離龜殼所在只剩下最後的短短十丈。卻再也無法寸進分毫,相反,那冰封的小道還有要迅速溶解的跡象。

這一幕讓一直站在龜殼上等待援救的五人臉色一黯,魏古昌和董萱兒還好一些。神色很快回復如常,可另外三個影月殿弟子卻是再一次絕望起來。

他們本以為可以輕鬆獲救,所以對黛鳶充滿了巨大的信心,可如今一看黛鳶似乎不太行的樣子。心裡立刻七上八下的。

隔著三十多丈的距離,黛鳶和董萱兒遙遙對視著。董萱兒眼中滿是擔憂之色,她倒不是在擔憂自己的安危,而是擔心黛鳶會做出些什麼大損元氣之事。

果然,黛鳶銀牙一咬,臉上閃過一絲堅毅的神色,一口咬破了自己舌尖,一蓬血霧噴出,散在自己的雪蠶絲上,那潔白的雪蠶絲立刻變得殷紅無比,冰寒的氣息暴漲,一路朝盡頭蔓延過去,原本有消融跡象的冰封小道再一次被凍結起來,而那停止不動的雪蠶絲,也終於往前竄去,再次將沿路所過的熔岩冰封。

楊開眉頭緊皺,時刻關注黛鳶的動靜,再她噴出一口精血之後,楊開也動了。

他看的出來,黛鳶就算自損精血來驅使雪蠶絲,也不一定能將蠶絲送到魏古昌等人手上,而且,就算送過去了,以魏古昌等人現在的狀態,也沒法握住雪蠶絲自救。

這種蠶絲鋒利至極,冰寒刺骨,根本不是現在的魏古昌能夠抵擋的。

所以他必須得過去一趟,正好借著雪蠶絲冰封出來的小道,楊開有把握順利跑過去。

冰封小道在迅速朝龜殼那邊蔓延,楊開身如奔雷,已經踩在冰封小道上,急速朝那邊飛奔。

見到這一幕,魏古昌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感動,以他的精明哪裡還看不出楊開想幹什麼?倒也沒多說廢話,只是開口提醒道:「楊兄,不要小看了雪蠶絲秘寶,就算黛鳶師妹不針對你,那種冰寒和鋒利也不是能輕易抵擋的。」

「我知道了!」楊開淡淡地應了一句,人已奔到了冰封小道的盡頭處,此刻,這冰封小道距離龜殼只有五丈左右,雖然還在往前蔓延,但速度又一次降了下來。

楊開沒有去等黛鳶驅使這秘寶,而是手上凝聚出一層漆黑的魔焰護體,一把朝冰封小道的盡頭處抓去。

咔嚓一聲,冰封小道被楊開掏出一個窟窿,等楊開收回大手的時候,手上赫然已經握住了一根通紅的雪蠶絲。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就連黛鳶也被楊開這瘋狂的舉動給驚的怔在原地,美眸里滿是訝然和不可思議的神色。

普通的武者,別說握住雪蠶絲了,就算是靠近,也會被那種冰寒給刺的身體僵硬,可楊開此刻卻真的將這東西握在手上,不但沒被冰封,連他的手掌都沒被切斷,只有一滴滴金色的鮮血,從五指的縫隙處滑落。

不過黛鳶也非比常人,愣了一下之後立刻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