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敵意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敵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誰都知道李幼南是在胡扯,他要是真有信心說服所有的勢力不打紅燭果的主意,將這等逆天的存在拱手讓給葯丹門,那才是怪事。

只有拿在自己手上的,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李幼南一番話根本毫無誠意,不足為信。

更何況,這般天大的事情,豈是他們這些小輩能夠做主的?到時候李幼南把紅燭果帶回去,人家葯丹門的長輩死不承認小輩們的決定,其他宗門又有什麼辦法,就算聯手滅了葯丹門,紅燭果也失之交臂了。

魏古昌比誰都清楚其中的貓膩,知道一旦自己鬆口答應下來,那就絕對會成為眾矢之的,曲長風,方天仲,尹素蝶,還有雙心谷的屈明海,飄渺殿的唐勇一,就不可能貿然答應這種毫無道理的提議。

不過他也不會蠢到當面去得罪葯丹門,裝模作樣地認真思考一陣,微微頷首道:「若是曲兄方兄他們都同意的話,那算我影月殿一份倒也沒什麼,不過李兄……嘿嘿,你去跟那個傢伙打過招呼了么?」

這般說著,他悄悄地朝一座山包上示意過去。

李幼南臉皮微微一抽,當然知道他口中的那個傢伙到底是何人,強顏一笑道:「李某是想,先與諸位溝通好,再和他細細商量商量。」

魏古昌撇嘴搖頭,唏噓不斷:「這事不好辦啊,如果真的只有我們幾家的話,聯手起來倒也無妨,可現在多出了這麼一個變數,魏某覺得,李兄還是應該先敲定那傢伙的口風,再來與我等細說不遲。」

李幼南一怔,倒也神色如常,拱手道:「魏兄說的也有道理,那李某這就回去思量思量。此事再從長計議。」

說罷,便飄飄然下了山包,返回自己那邊去了。

待他走後,魏古昌才不著痕迹地冷哼了一聲:「真把魏某人當成白痴了?」

黛鳶在一旁輕笑道:「葯丹門的人什麼德行魏師兄又不是不知道,跟他們計較那麼多做什麼,這一次不答應也是對的,真要是答應他們。那才是麻煩。」

「這我自然知曉。」魏古昌面色嚴肅,「此事先且不提,這一次有這等靈果成熟出世,也不知道是機緣還是劫難啊。」

他望著各個山包上的那些精英,暗暗想也不知道等紅燭果真的成熟時,這些人又有多少會因為爭鬥而死去。

「先不說這些。我感覺在這裡修鍊好像大有裨益的樣子,反正距離黛鳶姐姐說的三陽開泰奇景還有些時間,我們不妨就在這裡感悟一下吧。」董萱兒提議道。

其他三人都紛紛點頭,當即在山包上各自尋覓位置盤膝坐下,細細體會那果香氣中蘊藏的種種神妙。

楊開很快就察覺到這紅燭果的逆天之處了,確實如古典上記載的一樣,它在成熟前的這幾日時間。會一直散發著這樣的果香氣,香氣入鼻,融入血肉四肢百骸之中,能夠促進武者對自身力量的掌握和境界修為的融合。

這才只出現一輪紅日升起的景象便有如此奇效,如果三陽齊聚的話,那效果肯定要翻上幾番。

因為是與魏古昌等人一起,楊開倒也不擔心會在這裡被人偷襲,所以只分出一小部分心神監察四周。便很快沉浸在那美妙的感覺當中了。

他本身是個煉丹師,在煉丹的時候,需要有極高的對聖元的控制技巧,所以在這一點上他比大多數武者都要出色,而被紅燭果的香氣一刺激,對聖元的種種控制精妙愈發讓他流連忘返起來,楊開很快就樂在其中。彷彿進入了一個新天地,在這片天地中,他能與自己體內的力量做最完美的溝通,最巔峰的操控。

楊開陷入了對聖元控制的感悟之中。而魏古昌,董萱兒和黛鳶等三人,也紛紛陷入了不同領域,不同力量的深層感悟。

那些各大小山包處的武者,在經歷最初的觀望之後,也很識相地盤膝坐下,吸進紅燭果的香氣,不再去浪費時間。

在楊開來到此地差不多半日之後,這裡竟出現一種怪異的安寧局面,所有人都在細細體會紅燭果的果香給自己帶來的好處。

不斷地有更多的人前來這山包處,雖然大多數都一頭霧水的樣子,但見先來的人都在打坐當中,他們也紛紛尋找合適的位置有學有樣,頃刻間,面露驚喜之色,很快便沉浸的無法自拔。

某一刻,一個身穿青衣的青年武者獨自一人趕到了這裡,這個人,正是之前嘗試著往第三層更深處深入的男子,但他來的已經有些晚了,山谷附近處的山包已經被所有人都佔據,他目光陰冷地掃視四周,暗暗考慮是不是該搶一個地盤過來,不過很快,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才剛奪舍不久,重見天日,暫時還不想太引人矚目。

不過當他的目光掃過正在盤膝而坐的楊開的時候,眼睛忽然一眯,流露出驚喜的神色,他似乎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地方見到楊開。

不過很快,他就皺起了眉頭,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他可以肯定,就是這個聖王一層境武者拿走了自己那件及其貴重的東西,可如今他依然無法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任何一點氣息。

難道對方真的把它給融合了?這不可能啊,那件東西裡面蘊藏了何等威能,他比誰都要清楚,別說是一個聖王一層境的武者,即便是一個虛王境想要融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而且還有極大的可能會被反噬。

可事情怪就怪在這裡,那聖王一層境的青年得了自己的東西,離開鐘乳石洞,前後不到一個時辰,那東西的氣息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