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 趕人

第一千兩百二十四章 趕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戰天盟武者揮動著手上的扇子,一頭齜牙咧嘴,氣勢十足的風龍立刻從扇中衝出,伴隨著一聲高亢的龍吟之聲,瞬間奔襲幾十丈的距離,朝傻站在山谷某一處,臉色漲紅的另一位武者襲去。

那個武者也不知道是出身哪個勢力的,之前似乎正在鬼鬼祟祟地做些什麼,本來他以為所有人都沉浸在感悟當中,正是偷偷下手的好機會,而且自付對陣法一道有些涉獵,便想著是不是能在這山谷附近布下一個陣法,到時候紅燭果成熟的時候,爭搶起來也有一層保障。

哪裡曉得這裡還有人沒有感悟,而是時刻警惕四周,他這邊才剛動手,立刻就被戰天盟的一個武者識破了。

怒吼聲將大部分武者驚醒,在眾目睽睽之下,那想暗施手段的武者臉色通紅,還沒來得及辯解,那巨大的風龍便已襲至面前,風龍的身體完全是由一道道鋒利的風刃組成,張開大口,殺氣騰騰,欲要將其吞噬。

那武者倒也不是什麼庸手,手段不夠的話,根本不可能闖進第三層,揚手一道赤紅光芒就打了出去,灌入風龍的大口之中,同時臉色驚駭地身形往後飄去。

轟地一聲,那赤紅色光芒也不知道是什麼攻擊,居然直接在風龍的腹中炸開,爆出難以想像的威能,赤紅霞光朝四周濺射開來,風龍宛若實體的身軀也是一陣模糊變幻,直接崩散。

「居然敢還手!」戰天盟那邊,曲長風長身而起,獰笑一聲,張開大手隔著老遠的距離就朝那人抓去。

一股無形的力量,莜地將這武者束縛,讓他無法再往後退去。

驅使風龍秘寶的那戰天盟武者見機,嘿嘿一笑,手上大扇再次一揮,又是一頭風龍猙獰出動,在電光火石之間就撲到了那布陣之人面前,張口將其吞沒。

慘叫之聲傳出,那布陣之人雖然也有聖王三層境的實力,但在曲長風和其一個同門的聯手之下,竟毫無反抗之力,只是掙扎了片刻,便會風龍體內的無數風刃切割成了碎沫。

血腥味衝天而起,斷肢血肉滿地都是。

而曲長風和他身邊的同門在擊殺一人之後,立刻將目光投向某一處山包,目光陰冷不善。

那山包處,有三個聖王境武者臉色難看地站在那裡,其中一個看起來是為首的男子往前一步,厲喝道:「曲長風,你這是做什麼?就算我衛火盟弟子有不對的地方,也輪不到你來出手擊殺吧,難道你想挑起戰天盟和衛火盟之間的紛爭?」

「嘿嘿,挑起紛爭?」曲長風冷笑連連,「少給本少扣什麼大帽子,你還不配。你倒是問問,你這個師弟在這裡偷偷摸摸地布陣,其他人答應不答應!」

那說話之人扭頭四望,赫然發現山包處所有武者都沖其怒目相視,一臉不待見他的模樣,心頭一沉,知道自己那個同門的做法算是犯了眾怒了。

紅燭果成熟在即,居然有人敢偷偷摸摸地布置什麼陣法,想取得先手,這如何能忍?

所以就算曲長風口碑不佳,人品不好,這一刻大家卻是站在他那一邊,或者說,大家都在維護自身的利益。

曲長風一聲低喝之後,那各處山包,竟然站起來不少武者,隱隱有要衝他們繼續動手的樣子。

衛火盟三人臉色大變,也不敢再說些什麼,知道這裡已經沒有他們的容身之處了,心中痛恨曲長風出手狠辣之餘,也是懊惱非常。

剛才那個同門要出去布置陣法,是經過大家一起商議同意的,他們都覺得這個時候是布陣的好機會,卻不想一下就被人識破,導致現在立場被動。

再不走的話,只怕真要被人趕盡殺絕了。

一念至此,那衛火盟的弟子點點頭道:「好,曲長風,我記住你了,殺我同門之仇,來日必定報還,還有你們這些為虎作倀之人,這一刻我們的待遇怕就是你們等會的遭遇,嘿嘿,還希望你們好自為之……我們走!」

這般說著,竟乾脆至極地帶著自己另外兩個同門迅速離開,頭也不回。

見對方如此果斷,曲長風也稍顯意外,不過他並沒有蠢到去追擊別人。這個時候離開並不是好機會,剛才他能與自己一個師弟瞬間斬殺對方的人,也是出其不意罷了,他們還剩下三個人,想要全部擊殺實在有些不現實。

都是聖王三層境的,就算彼此間實力有差距,也不是能隨便揉捏的軟柿子。

臉色悻悻,曲長風掃視四周,傲然道:「還有誰敢暗地裡做些手腳,就休怪曲某人不客氣了,重寶即將出世,還希望大家能夠遵守規矩,屆時各憑實力爭搶,否則的話休怪曲某下手狠辣。」

他話音才落,便有人高聲喊道:「曲少,我剛才看見那傢伙不知道偷偷放了個什麼東西出去,看樣子也是不安好心!」

「誰!」曲長風神色一冷,望著說話之人。

「萬獸山的人!」那說話之人倒也絲毫不懼,一指一座山包上的五個實力不低的武者。

那五人臉色莜地一變,齊齊怨毒無比地望著說話之人,可那人分明是有意要討好曲長風,哪會在乎他們的威脅,反而大聲道:「雖然我沒看到那是什麼東西,但應該是一種擅長隱匿的妖獸,嘿嘿,萬獸山的人都擅於驅使妖獸,這一點大家可是知道的。」

「原來如此!」曲長風一臉理所當然地點點頭,望著那五個萬獸山弟子,冷冷道:「你們還有什麼話說?」

為首一個壯漢眉頭緊皺,沉吟一陣,忽然笑道:「曲少,口說無憑,你該不會真的只憑這傢伙一句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