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三十章 短尺

第一千兩百三十章 短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施展控元之術基礎之一的神識要求對楊開來說自然沒什麼難度,這一次對陣陸葉,楊開也有存心試一試這幾日感悟成果的念頭,結果一試之下果然給了他一個驚喜。

那一團團燃燒的黑火球在楊開的念頭控制中化為利箭,聚集到一點,直接在遮天避地的紅幕上破開一個窟窿,衝上雲霄深處,而那衝天的煞氣和邪戾之氣似乎也因為這個窟窿的出現一泄如注,威勢大減。

楊開咧嘴一笑,背後風雷之聲大作,不等陸葉再有反應,莜地晃到他身前,魔焰長劍划過一道優美的弧線,直朝陸葉身上劈砍過去。

陸葉早就見識過魔焰的恐怖威能,雖然不至於被魔焰附身燃燒致死,但能避免與其接觸自然就盡量避免,桀桀的怪笑聲嘎然而止,怪叫一聲便匆忙退開,與此同時,雙手間不斷捏出莫名其妙的法訣,旋即那破開一個窟窿的紅幕一陣變幻蠕動,居然幻化為一隻巨大的紅手,朝楊開當頭罩下。

他竟然也懂得控元之術,而且操控起來的精妙程度,絲毫不遜於才剛剛領悟這一神通的楊開,甚至還猶在其之上的樣子。

紅手拍下的瞬間,似乎連天地都被封鎖了,讓人不由地呼吸一滯,楊開的動作甚至都微微一凝。

楊開悶哼一聲,瘋狂催動體內聖元,從那泥沼般的感覺中掙脫出來,也沒回頭,直接一掌推了出去。

同樣的一隻遮天敝地的大手出現,九天神技的遮天手迎上了陸葉的大紅手,雙掌交匯,天地能量翻滾震蕩,整個山谷一片地裂山崩。

趁此機會,楊開已經欺身撲上,一柄魔焰長劍被舞得密不透風,一團團漆黑火焰,在他的控元之術下,幻化為各種各樣的攻擊,瘋狂地朝陸葉招呼過去。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陸葉在神識修為上比自己強那麼一籌,但強的也有限,只要自己足夠警惕,他就無法對自己的神識造成太大的威脅,不過對方的聖元沒自己精純雄渾,而且肉身力量也遠遠不如自己。

所以楊開才會選擇近身肉搏,這也是他最大的強項!

不但如此,為了防止這個陸葉逃跑,楊開還催動聖元灌入了自己的紫色盾牌之中,那紫色盾牌吸足了聖元之後,立刻瀰漫出一層土黃色的氣息,山谷內頃刻間形成了一場規模宏大的沙塵暴!

這正是紫色盾牌內蘊藏的一種威能,楊開也是頭一次動用。

紫色盾牌是用赤尾紫甲蠍的龜殼煉製而成的,陽炎特意將這隻九階妖獸的內丹融入其中,盾牌就擁有了赤尾紫甲蠍生前的某一項能力。

沙塵暴就是盾牌附帶的能力!

沙塵捲起,楊開的身影飄忽不定,愈發讓人難以琢磨,而在那猛烈的沙塵之下,陸葉卻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來抵擋這詭異的攻擊,竟一下子被楊開反客為主,壓制的疲於應付。

陸葉一頭惱火,他根本沒想到,自己時隔幾萬年之後重獲自由,重新出山,碰到的第一個敵人竟如此強悍,根本不是他想像中能隨意揉捏的存在。

這讓他大覺顏面盡失,有些惱羞成怒了。

兩人的控元之術相差無幾,楊開是因為才剛剛領悟,還無法做到十全十美,而陸葉卻是因為這具身體內本身的聖元不夠雄渾精純,無法發揮全部的實力,控制的聖元在與楊開的魔焰拚鬥之時總是落於下風。

聖元落於下風,神識力量無法壓制對方,肉身不比對方強悍,莜一交手片刻,陸葉便傷痕纍纍,眼看有所不支。

楊開一聲不吭,只是瘋狂地壓制對方,手上的魔焰長劍時不時地給對方造成一些傷害,但讓楊開也鬱悶無比的是,自己無往不利的魔焰即便沾染到對方身上,也被對方身上閃出的一縷青光給熄滅了,那青光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居然很是克制自己的魔焰,對他造成的傷害只是皮肉之傷,根本未曾傷及根本。

既然打定主意要滅殺這個莫名其妙的敵人,楊開自然也不可能留手。

空間力量他沒有動用,

自創的空間之刃還未大成,用來偷襲出其不意是最好的選擇,若是一擊不中,讓對方有了防備,就再沒有效果了。

他在尋找合適的機會,準備給陸葉一個大大的驚喜,只要被他的空間之刃打中一次,這個陸葉不死也要重傷!

不曾想,楊開的瘋狂壓制同樣激起了陸葉的驚天之怒,在又一次身體受傷之後,陸葉低喝一聲:「小輩你找死!」

這般說著,陸葉口中忽然吐出一蓬黑黝黝的鮮血,那鮮血中散發出來的味道刺鼻至極,讓人嗅之欲嘔,蘊藏了及其恐怖的威能,似乎是他的精血。

精血化為血霧,忽然凝聚成一點爆裂開來,旋即陸葉把手一抬,手上突兀地出現了一跟黝黑的短尺。

短尺只有兩掌長短,一握粗,看似毫不起眼,但當這東西出現的時候,楊開心頭一跳,一種莫名的危機感忽然從心底升起。

他很少會出現這樣的感覺,但每當這種感覺誕生的時候,就意味著有難以想像的危險來臨。

陸葉的臉上浮現出猙獰的笑容,聖元瘋狂地往漆黑短尺內灌入,剎那間,天地為之一黯。

似乎所有的光明都被那短尺給吸納進去,讓楊開再也看不見四周的景象,即便是滅世魔眼,也無法看清什麼。

而一直瀰漫在山谷中的沙塵暴,也忽然中斷,爍爍沙粒飄散而下,驟風的聲音嘎然而止。

楊開臉色大變,這一瞬間,他察覺自己體內的聖元居然周轉不靈了,任憑他如何驅動,也用不出多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