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三十二章 交易

第一千兩百三十二章 交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百萬……嘿嘿。」李幼南輕笑一聲,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望著方天仲道:「方兄以為這紅燭果肉只值百萬?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李某就此告辭也罷!」

「五百萬!」方天仲神色不變,但開出的價碼卻直接翻了五倍。

李幼南抬起的腳步落下,露出一抹心動之色。

這一次他葯丹門雖然沒能搶到紅燭果,但如果那每一家搶到紅燭果的勢力都給他五百萬的話,那此行收穫也不小。

更何況,被切開的紅燭果肉,價值也沒那麼逆天了。

所以他倒是一時間躊躇在此,心裡思量著是不是該繼續抬高價碼。

就在他沉思的時候,琉璃門那邊,尹素蝶忽然將美眸投向黛鳶,旋即紅唇蠕動了幾下,看樣子是在給黛鳶傳音說些什麼。

黛鳶秀眉蹙起,面上湧出一絲不悅的神色,不過也傳音回了過去。

下一刻,尹素蝶的嬌媚容顏上洋溢起開心的表情,咯咯笑道:「幾位師兄繼續商議,小妹就先告辭了。」

這般說著,竟帶著幾個琉璃門的精英迅速離去。

眾人訝然至極,因為剛才尹素蝶也憑藉手上那彩帶般的秘寶,聲勢奪人地搶了一瓣果肉,沒想到她居然在沒得到保存之法的時候就要離開。

不過很快,眾人便釋然了。

在場論對藥理之道的精通,除了李幼南這個出身葯丹門的精銳弟子之外。還有一個黛鳶!看樣子尹素蝶是從黛鳶那裡了解到了一些信息,所以才會幹脆地退走。

身懷重寶,尹素蝶自然不願再留在這個是非之地。

一時間,好幾個人都向黛鳶投以炙熱的目光,似乎是想從她那裡得知該如何妥善保存紅燭果的藥效。

李幼南見此,知道自己再不同意,那五百萬就沒自己的份了,他之前心情沮喪,倒是忘記了黛鳶的存在,這個女子雖然出身琉璃門。但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一直在研究藥理之道,所以肯定也知道保存紅燭果的方法,懊惱之餘,連忙沖方天仲點頭道:「好。五百萬就五百萬。就依方兄之言!」

方天仲輕輕頷首。並沒有反悔的意思,李幼南迅速地傳音幾句,方天仲略一沉思。默不作聲地帶著雷台宗諸人迅速離去。

另一邊,曲長風和那個樣貌粗獷卻氣勢驚人的大漢遲疑一陣,同樣跟李幼南傳音說了些什麼,而後都紛紛心滿意足地告辭離去。

「我們也走。」魏古昌咧嘴一笑,他也得到了一份紅燭果肉,雖然影月殿這次來的人很少,只有他和董萱兒兩人而已,但運氣來了實在擋不住,本來他都不報什麼希望的,卻不想在那個星帝門弟子切開紅燭果的時候,一瓣果肉飛到了他面前,當即被他收了起來,可謂是簡單輕鬆至極,與其他人打生打死才搶奪到其中一份比較起來簡直運氣好的爆棚。

似乎自進流炎沙地第三層以來的厄運,一下就消散一空了。

而黛鳶和董萱兒關係親密,自然不會吝嗇告知保存之法,他倒是沒必要和李幼南做什麼交易。

「魏兄且慢!」李幼南一看他也要走,連忙出聲阻止。

「怎麼,李兄還有什麼指教?」魏古昌腳步一頓,驀然回首,臉色陰冷,一身力量暗暗凝聚,隨時準備出手。

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李幼南立刻知道對方誤會自己了,不斷地擺手道:「魏兄不必這麼緊張,雖說李某和魏兄沒打過幾次交道,但李某也不是什麼奸詐之輩,這一點魏兄應該清楚才是。」

魏古昌聞言,面上的警惕略微放鬆一些,輕輕頷首道:「李兄的為人,魏某自然知道,只是……嘿嘿,此地不是久留之地啊。」

他這般說著,有意無意地朝四周掃去,四周,那些在這次爭搶紅燭果一無所得的眾多武者都在盯著魏古昌,似乎在考慮是不是該現在出手將他留下來。

見此,李幼南揚聲道:「諸位,稍安勿躁,若是一枚完整的紅燭果,還值得大家爭搶一番,但是如今,那紅燭果被切成了數份,魏兄只得了其中一份而已,到底能有多少藥效還未可知,你們該不會是想為這種不確定的東西而招惹一個強大的仇人?」

李幼南竟為魏古昌說話,將他從這個是非漩渦中拉了一把,這讓魏古昌表情古怪至極。

「李兄,我只問一句,被切開的紅燭果,能擁有讓返虛境強者有突破桎梏的藥效么?」一個身穿白衫的青年皺眉詢問,那青年身上的白衫胸口位置,綉著一朵白雲。

這個是飄渺殿的宗門標誌。

「唐兄問的好。」李幼南點點頭,「不過這個問題恕我無法解答,因為連紅燭果這種東西,李某也只是有所聽聞罷了,這一次還是頭一回親眼見到,相信這個問題即便是家師也沒辦法給出確切的答案,但是紅燭果本身的藥效,就是有可能讓返虛境強者突破自身桎梏,只是有可能而已,如今再被分成數份,這個可能性……想必李某不說,唐兄也應該清楚。」

那飄渺殿唐姓青年皺眉沉思一陣,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告辭!」

說完,立刻帶著飄渺殿的弟子離開了。

其他勢力的武者見飄渺殿的唐勇一也不再打紅燭果的主意,心裡也不由地暗嘆一聲,紛紛離開了此地。

很快,山谷中就只剩下了葯丹門和影月殿兩伙人。

魏古昌似笑非笑地望著李幼南,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說什麼話,只是那笑容大有深意,他可不相信李幼南會平白無故地幫自己的忙,對方顯然是有所圖謀才會這麼做的。但對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