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 結伴而行

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 結伴而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距離那山谷百里之地,一處荒涼隱蔽之地。

一行四人停了下來,正是魏古昌和楊開等人。從那山谷中走出,魏古昌時刻將自己的神念覆蓋在四周,警惕至極,不過一直走了百里多路,也沒見哪個不長眼的跑來找他們麻煩,倒讓他總算鬆了口氣。

從始至終,董萱兒,黛鳶和楊開三人都是一言未發,默默趕路。

直到此地,魏古昌才停下步伐,摸了下自己的空間戒,回過頭來道:「楊兄,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他沒有去詢問黛鳶,反而在問楊開,楊開立刻明白,他大概是懷疑自己也得了一份紅燭果肉,因為兩人如今所處的境地相同,所以才會這麼詢問一句。

楊開當然不會在言語上露出什麼馬腳,雖說他還是比較欣賞魏古昌的,但紅燭果事關重大,還是小心些好。

聞言,他想了想道:「也沒什麼打算,準備往第三層裡面再深入看看,看是否能找到些什麼好東西。」

「楊兄還要深入?」魏古昌臉色微變,心中大為奇怪,按道理來說,楊開若真的得了那最後一瓣紅燭果肉,理當小心謹慎才對,絕不能去冒險繼續深入,可楊開居然有要繼續深入探索的意思。

不但魏古昌奇怪,就連董萱兒和黛鳶兩女同樣露出怪怪的表情。

楊開察言觀色,知道他們心裡是怎麼想的,表面不動聲色,只是道:「第三層熱炎區從來沒人進來過,連紅燭果這等逆天的靈果都出現了,說不定後面還有什麼更好的東西。」

魏古昌聽他這麼說,心中的懷疑一下去了大半,暗想或許楊開真的沒得到了什麼紅燭果肉,所以才會這麼肆無忌憚,微微點頭道:「楊兄既然這麼選擇。那魏某也不多說了,只願楊兄凡事謹慎,吉人天相,滿載歸來!我與萱兒就不在此地久留了,我們即可便要離開流炎沙地。」

魏古昌的選擇一點都不讓楊開意外,紅燭果牽扯到的關係太大了,任誰時刻將這樣的靈果帶在身上也會坐立不安。魏古昌肯定是想早一點將那一瓣紅燭果肉帶出去交給影月殿的幾位長輩,不但是魏古昌這麼想,楊開估計方天仲,曲長風還有尹素蝶甚至那個相貌粗獷的大漢都會這麼想,也會這麼做,而且。他們甚至不會將這種事假借他人之手,必定會親自帶著自己得到的紅燭果肉,直接離開流炎沙地。

這對楊開來說,倒算是一個不錯的消息,這些宗門的精英一下離開了這麼多人,留下來的人自然就少了,人一少。競爭就會少。

「恩,魏兄和萱兒姑娘也一路小心。」楊開淡淡點頭。

魏古昌又將目光投向黛鳶,詢問道:「黛鳶妹妹你呢?」

「我?」黛鳶笑了笑,「我這一趟進來也沒得到什麼好東西,倒是不急著出去,我自然是要留下來的,看看在接下來的日子會不會有些好運發生。」

「既然如此,那你也萬事小心。」魏古昌自然不會勸說黛鳶隨他一道離開。

董萱兒上前。與黛鳶又說了幾句話,這才與魏古昌兩人告辭,急匆匆地順著來路,朝外返回。

流炎沙地開啟之後並非是不能出去的,只不過以前沒人會這麼做,畢竟就算實力再低,也可以在第一層熱炎區里尋找些火靈獸斬殺。收穫些火晶石。

但是這一次紅燭果的出現,卻讓幽暗星上最強大的幾個宗門精英,紛紛提前退場,這幾乎是萬年不遇的事情。

等到魏古昌和董萱兒的身形消失在視野中之後。黛鳶才悄悄地打量了下楊開。

她與魏古昌一樣,都是之前懷疑楊開得到過紅燭果肉,可是現在,當楊開選擇要留下來,甚至要繼續往內深入的時候,她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想了。

正在沉思的時候,卻見楊開忽然扭過頭來,望著她道:「既然這邊事了,那我也就此告辭了,希望黛鳶姑娘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有好運。」

「等等!」黛鳶心中一急,立刻喊出了口,她萬萬沒想到,楊開居然直接要跟她分道揚鑣了。

「怎麼?」對黛鳶楊開倒是沒什麼惡意,對方雖然先天不足,但這個女子內心卻是蕙質蘭心,這一路相處下來,楊開對她的感覺還是不錯的,只是不知道自己分明已經把話給說的這麼明白了,對方為什麼還要喊住自己。

黛鳶咬了咬紅唇,面上閃過一絲遲疑之色,猶豫了一下才道:「楊師弟,我也想繼續深入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跟你結伴通行?」

「與我一起?」楊開愕然。

雖然對這個黛鳶了解不深,但從第一次碰見她的時候,楊開就感覺她是一個喜歡獨來獨往的女人,這或許跟她的相貌有些關係,所以楊開從來沒想過對方居然會提出跟自己結伴同行的要求。

這讓楊開有些犯難。

他要繼續深入第三層,是想找一個合適的地方煉化玄陰葵水,可若是跟黛鳶一起的話,勢必會干擾到自己的計劃。

見楊開一副皺眉的樣子,黛鳶似乎也很不好意思,知道自己的提議讓對方為難了,可因為一些原因,她實在不想放過這次與楊開獨處的機會。

更何況,她本身確實是想深入第三層看看,第三層跟第二層第一層大不相同,黛鳶沒把握獨自一人能夠平安無事,能與楊開結伴的話,就算碰到危險也能有個照應。

所以就算不好意思,黛鳶也依然用一副懇切的目光望著楊開,暗暗祈禱對方不要不近人情,拒絕了自己才好。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這麼患得患失過了,從很久以前開始她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