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三十四章 繼續深入

第一千兩百三十四章 繼續深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多時,楊開便來到她面前,經過這一番調息,黛鳶的精神也好了不少,當楊開走過來的時候,她正好也睜開了雙眸,顯然是有所感應,不過她卻表現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楊開大為好奇。

「楊師弟,我的恢復丹藥已經用完了,你有沒有多餘的?我可以付出聖晶購買。」黛鳶開口說話的時候,美眸里的神色略微有些閃爍。

楊開倒是沒在意到這一點,雖然心中奇怪這女人居然把恢復丹藥都用光了,可轉念一想,對方可能也沒想到自己能進入到第三層來,所帶丹藥消耗的猛烈一些倒也是情理之中。

所以也沒什麼懷疑,當下便從空間戒中取出一瓶丹藥拋了過去,微微笑道:「聖晶就不用了,區區一瓶丹藥而已,不值什麼錢。」

黛鳶接過,面露一絲感激之意,頷首道:「那黛鳶就謝過楊師弟了。」

「恩,我們繼續上路吧。」楊開說了一聲,當先領路而去。

等楊開走後,黛鳶才飛速地將那瓶丹藥打開,目光往內一掃,待看清楚裡面丹藥的模樣之後,嬌軀不禁輕輕一顫,面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等她再抬起頭凝視楊開背影的時候,那一雙美眸里竟閃爍起些許激動和狂熱,旋即一言不發地將丹藥收起,連忙跟了上去。

第三層熱炎區確實比第一層要兇險無數倍,兩者的環境雖然類似,但內部蘊藏的種種危險卻不可同日而語。

楊開在第一層行走的時候,除了在那詭異山谷內碰到大批火靈獸圍攻,稍費了點手腳化解之外,基本上算是閑庭信步,一路毫無負擔地闖進了第二層,甚至連護身聖元都不需要催動。

但是第三層內,楊開必須得時刻催動聖元護體來抵擋熱浪和火毒,不但如此,這裡的火靈獸等級也是不低,儘是七階八階的存在,而除了這些會從地下裂縫竄出來的火靈獸之外,還有種種奇怪的禁制存在。

火靈獸對楊開和黛鳶兩人無法造成太大的威脅,只要數量不多,兩人聯手之下倒也能斬殺殆盡,收穫一些火晶石。

但自從見識過魏古昌等人陷入的那上古禁制之後,楊開就對一些看似危險的地方提高了警惕,輕易不敢闖入,一旦發現這種地方,都是能避則避,實在避不開了,偷偷地使用下滅世魔眼看看有沒有風險。

一路走過,楊開心驚肉跳。

要不是他有滅世魔眼這種能堪破虛妄的天賦神通,這幾日他和黛鳶最起碼也要陷入五處禁制之中,那些禁制隱蔽至極,根本不是聖王境武者能夠發現的,一旦觸發那些禁制,楊開估計自己的下場絕不會好到哪去。

因為楊開都是偷偷地使用滅世魔眼,帶著黛鳶走過那些危險的地方,所以這個出身琉璃門的女子倒一點都沒察覺到什麼,只是心裡暗暗奇怪,覺得第三層熱炎區有些名不副實的樣子。

她根本不清楚其中的危機,跟在楊開身後倒是輕鬆至極。

不過滅世魔眼雖然是大魔神的天賦神通,可楊開畢竟是後來得到,加以煉化使用的,所以它也並非萬能。

兩人終有一次,落進了連楊開都沒察覺到了禁制當中,那禁制一被觸發,四周的環境悠然改變,原本熱炎至極區域,忽然變得寒風刺骨,陣陣呼嘯如鬼哭狼嚎的驟風在身側刮過,而天空中甚至飄落下鵝毛般的大雪。

環境一下子變得與之前截然相反。

一支支莫名形成的冰錐,從四面八方襲來,四周還有驟風聚集而成的風龍,從口中吐出足以能冰凍渾身的寒氣,將至寒之氣隱藏在風刀之中,應付起來頗為棘手。

好在楊開和黛鳶兩人既然都是煉丹師,一個原本他媽的是陽屬性**,一個他媽的是火屬性**,所以體內聖元都很是克制這裡的禁制。

但也足足花費了他們兩三日的功夫,才硬生生地打破這個禁制,從中逃出。

在此過程中,黛鳶更是受了些傷,若不是楊開關鍵時候救了她一下,她的傷絕對要更嚴重許多,在這種地方受傷,進退不得,基本上就與等死無疑了。

經此一事,黛鳶也不敢再小覷這第三層的詭秘和兇險了,小心翼翼地跟在楊開身後。

楊開也受傷了,但與他的恢復能力相比,那些傷實在不值一提。出了此處禁制之後,楊開立刻帶著黛鳶找了一處山壁,在山壁里開闢出一個洞穴來,兩人就在洞穴內,如受傷的野獸般,默默地舔舐著傷口。

直到三日後,黛鳶傷勢痊癒,兩人才繼續出發。

楊開展現出來的種種手段,爆發出來的戰鬥力,讓黛鳶終於明白,這個聖王一層境確實與自己之前見過的大不一樣,他的真實戰鬥力根本不在自己之下,所表現出來的種種手段就已經不是她能抗衡的了,更妄論那些還沒展現之處?

怪不得魏古昌那麼心高氣傲之人會對他這麼客氣,恐怕那傢伙早就曉得楊開的不同凡響了。

一路上,偶然也能碰到幾株及其稀有,葯齡十足的火屬性靈草靈藥。

每當此時,黛鳶都主動請纓,將這些靈草靈藥用及其妥善的方法採摘下來,再用最合適的東西保存起來。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楊開發現這個女人對這些草藥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每一次採摘回來之後,都會針對草藥絮絮叨叨地講個不停,從藥理藥性,到丹方配置,凝練藥液的手法,煉丹時靈陣的使用,如數家珍,似乎就沒有她不知道的東西,也毫不避諱什麼,跟平時的沉默寡言判若兩人。

而這個時候,楊開都是保持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