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器靈

第一千兩百三十九章 器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過煉器材料倒是收集了很多。

幾百間石室,並非全部都如楊開第一間查探的那樣空無一物,有的石室內還堆放了不少煉器用的材料,這些材料大多數都是礦石之類的東西,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是能常年保存而不會損壞的那種。

數量著實不少。

幾百間石室,就算只有十分之一里有讓楊開收取的東西,也不容小覷。

楊開不滿意,那是因為收穫與他的預期有些出入,並沒有達到他想像中那麼豐厚。

不過這一路查探下來,楊開倒是發現了一個讓他感興趣的事情,那便是越往下深入,那些壁洞里的聚集而來的火靈氣就越是濃郁,越是精純。

這一點很好理解,地肺火池中,自然是越往下,越接近火池本源。等他開始煉化玄陰葵水,就得找排在下方的壁洞才行。

兩日後,楊開已經深入到了地肺火池的最深處,在這最深處的位置,也只剩下兩個壁洞沒有查探了。

這兩個壁洞建造的位置很深,一看就是給那個宗門最出色的煉器師使用的,一左一右,相隔倒是不遠,洞口看起來稀鬆平常,毫無新奇之處,但自從楊開見識過有的壁洞內里乾坤之後,就知道不深入仔細查探的話,就永遠無法知曉這些壁洞內是不是還存在什麼東西。

希望會有些發現吧,楊開暗暗想著,隨便找了靠左邊的一個壁洞,身形一晃,猶如離弦之箭般朝那壁洞口處射去。

下一刻,楊開便出現在了壁洞通道中,站穩身形之後,腳步不停,繼續往內深入。

這一個壁洞,竟深達幾百丈的樣子。楊開走了好一會也沒走到盡頭處,不禁讓他嘖嘖稱奇的同時,心中愈發地期待起來。果然是給宗門裡最出色的煉器師使用的壁洞啊,建造的深度好像就有些不太一樣,就是不知道裡面有沒沒有什麼好東西。

又往前走了百丈有餘,前方忽然傳來一抹瑩白的光亮,光芒柔和。並不刺眼,甚至還有一些安神定魂的功效,楊開在看到這一抹瑩白光亮的時候,便感覺渾身一松,莫名地湧出愜意的念頭。

腳下速度再快幾分,很快。楊開便衝進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石室中。

這石室比他這兩日來查探的幾百間石室任何一間都要大上十幾倍有餘,蒼穹更是高達幾十丈,也不知道被布置了什麼精妙的手段,即便石室深處在地下萬丈的地方,也依然空氣清晰,沒有絲毫渾濁的感覺,單是這一點。就不是其他石室能夠比較的了。

其他的石室多多少少都有一種讓人憋悶的感覺。

而在石室的四周處,只點綴著八顆拳頭大小,潔白的圓球,那瑩白的光芒,正是這八個圓球散發出來的,光芒所過之處,更泛起神奇的安穩神魂的功效。

楊開眉頭一挑,目光只在那八顆圓球上掃了一下之後。便將心神放在整個石室中。

不過等他查探完這一間石室之後,本來還有些期待的心情頓時失落無比,不由地輕嘆一口氣,這一間石室建造的如此恢宏,氣象磅礴,他還以為裡面肯定儲藏了一些好東西。

哪裡曉得,這一間石室跟大多數石室一樣。除了正中間位置有一個巨大的煉器爐之外,再無他物了。

石室中的陣法同樣還在運轉,抽取地肺火池中最精純的一部分火力,歷時幾萬年地烘烤著這一個巨大爐鼎。從來未曾停歇。

當楊開的目光掃在這個煉器爐上的時候,眼前莜地一亮,咧嘴微笑起來。

他發現,這個煉器爐居然沒有損壞,保存的很是完整!

他之前在那些石室中發現過好幾百個煉器爐,可那些煉器爐無論檔次多高,質量多好,在經歷了幾萬年的灼燒之後,都已經報廢無用了。

其中甚至不乏虛王級的爐鼎,這讓楊開大為心疼。

而現在,他居然在此地發現了一個完好的煉器爐,不管是因為機緣巧合還是什麼,這個煉器爐的品質都絕對不低,肯定是虛王級的秘寶無疑。

也只有這等檔次的煉器爐,才能有機會保存下來。

楊開欣喜的同時,連忙開始尋找石室內陣法的控制中樞。

和其他石室只有一個石墩作為陣法的控制中樞不同,這一間石室內,總共有四個石墩,著實讓楊開費了一番力氣,才將整個陣法完全停止下來。

他沒有修鍊過冰寒屬性的功法,也沒有這種屬性的秘寶,只能靜待煉器爐中的溫度徐徐散發。

約莫一日之後,那煉器爐上的赤紅光芒才漸漸收斂下去,雖然看上去依然滾燙無比的樣子,可楊開自付實力不弱,倒也不懼。

迅速地走到煉器爐前,神念放出查探一番,發現果然如自己猜想的一樣,這個煉器爐真的是虛王級的,只是檔次品質如此,他暫時還判斷不出來,應該不低於虛王級中品才對,整個煉器爐高達五丈,同樣的三足兩耳款式,與楊開之前見過的煉器爐不同的是,它上面雕刻的並非是龍鳳圖案,而是一整隻怪鳥。

楊開繞著煉器爐看了一圈,發現自己竟不認得這隻怪鳥,它看起來像是鳳凰,卻又有些鶴的影子,鳥喙尖長,雙爪孔武有力,拖著三根長長的尾翎,身軀優雅纖美,那一片片羽毛都雕刻的惟妙惟肖,看上去一副活靈活現,似乎馬上就要衝煉器爐表面衝出來的樣子。

細細打量著它,楊開暗暗回想從宗傲那裡看過的典籍,思索這怪鳥是什麼妖獸的時候,臉色忽然一變,雙眸一眯地往那怪鳥的眼睛望去。

剛才那一瞬間,楊開竟涌有出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