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 激戰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 激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但是一旦秘寶用擁有器靈,那秘寶能發揮出來的威力便會直上好幾個檔次。

正因如此,所以有些驚才艷艷的武者,就開發出用妖獸精魂創造器靈的驚人手段,獵殺妖獸之後,用秘法將其精魂抽離身軀,封印在秘寶之中,再耗費一些時間祭煉,就有可能人為地讓秘寶產生器靈。

這種手段血腥殘忍至極,祭煉的過程也是慘無人道,被封印進秘寶中的妖獸精魂在祭煉的過程中會嘗受難以想像的折磨,所以一旦成功,那秘寶就會變得**至極,不過這種器靈與正統的器靈比較起來,還是有很大差距的,雖然能提升秘寶的威能,卻沒那麼恐怖。

成功率也很低很低,消耗的時間不短,所以除了那些**了邪功秘術,耐心極大之人,是沒人用這種方法製造器靈的,而這些秘術也鮮少為人掌握。

楊開這一次碰到的器靈卻是貨真價實的存在,並非那種人為製造出來的**器靈,它根本沒有**的氣息,分明是那煉器爐因為一些機緣巧合而誕生出來的。

儘管煉器爐不是用來戰鬥的秘寶,可它的檔次不低,那怪鳥器靈發出來的威勢一時間讓楊開心驚肉跳。

見它朝自己撲來,楊開眼前只剩下一片火紅之色,似乎整個石室內都充滿了那精純無比的火靈氣,再也看不到他物。

但願這傢伙只是才誕生沒多久,並未開啟靈智吧,楊開心中暗暗祈禱。

身形急退的同時,紫色盾牌同時祭出,聖元瘋狂往內灌入,一股猛烈的沙塵暴忽然出現,圍繞在楊開身體四周,以做防護。

但這沙塵暴才剛剛出現,那赤紅火鳥便雙翅一展,捲起更加兇猛的驟風,一道道火刀一般的攻擊夾雜在驟風之中,只是一個呼吸就破開了沙塵暴的守護。

風助火勢,火借風威,火鳥威勢滔天,楊開呼吸一滯,心中暗道不妙,手上瞬間出現一柄魔焰長劍,一道道漆黑劍芒劈砍出去,氣勢如虹。

嘭嘭嘭……

劇烈的響動傳來,那一道道紅色的火刀和劍芒相處,彼此間同歸於盡,可那火刀卻是連綿不絕,數之不盡,繞是楊開施展出來的劍芒數量不少,也依然無法將其全部抵消。

這赤紅火鳥的隨意一擊,威力竟大的有些不可思議!

楊開把手一招,百岳圖悠然出現,一座座山峰虛影從圖中閃爍而出,迎著那些火刀飛去。

赤紅火鳥的兩隻眼珠子中閃過一絲不屑和嘲弄的神色,雙翅再是優雅一扇,還未毀去的火刀竟通靈般的化為一條條火蛇,繞過了百岳圖的山峰虛影,直奔楊開本身而來。

在見到那人性化的神色之後,楊開心裡一個咯噔,暗暗叫苦。

這隻器靈竟然不但有神智,而且神智還不低的樣子,否則它怎麼會露出那種神情?

更何況,這玩意既然是從煉器爐中誕生出來的,天生應該就精通火系的種種法則和神通,在這種狹小的石室內跟它爭鬥,實在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楊開瞬間萌生了退意。

一團團黑色的火球被打飛出去的同時,楊開神念一動,控元之術施展開來,同樣化為一道道火蛇般的攻擊,朝火鳥那邊迎去。

兩種怪蛇很快碰撞在一起,一紅一黑,不斷地啃咬吞噬對方,竟有些僵持不下的樣子。

趁此機會,楊開便要抽身後退,他可不想跟這樣一隻器靈在此地作戰。

哪知那火鳥的心思竟靈活至極,一看楊開的動作便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了,腦袋一歪,從口中噴出一團臉盆大小的火球,這一個火球中蘊藏的火系靈氣狂暴兇猛,楊開一看之下,嚇了一跳。

如果被這東西砸中的話,自己不死也得重傷,匆忙往旁邊一閃,躲避開來。

那怪鳥似乎早知楊開會有這種反應,眼中的譏誚之意更濃,那火球衝進楊開走進的通道口處,轟然爆裂,不過火系靈氣並未就此消散,反而化為一層紅艷艷的光幕,將通道入口給封死了。

楊開臉色一沉!

這赤紅火鳥竟要將他困在這裡,一副不願意放他離開的意思。

若是平時,這樣一層被簡單布置下來的阻礙,自然攔不住楊開,只需稍微費點手腳就能將其突破,可面前一隻器靈虎視眈眈,楊開哪有功夫去破開那層紅色光幕?

一旦這麼做了,只會給器靈可趁之機。

「傻鳥,你自己作死!」楊開臉色一戾,也不想著撤退了,體外魔焰翻滾不休,整個人猶如一團熊熊燃燒的漆黑火球,那漆黑的色彩似乎能焚燒一切,似乎連視線都能焚燒掉,任何人在此,也看不清楊開的真實面容。

見楊開動怒,那赤紅怪鳥譏誚的神色消失不見,似乎也明白自己好像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面前這個人不是什麼可以隨便**的軟柿子啊,強行將他留下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不過它只是一隻器靈,雖然神智開啟不少,倒也不會考慮太多,口中一聲尖嘯,無形的衝擊撕裂了楊開識海的防禦,直衝他的神魂。

識海內,翻江倒海,一片混亂,楊開一聲冷哼,將識海的異狀壓制下來,雙手舞動間,整個石室內黑芒大盛,一股股魔焰所化的能量從楊開體內源源不斷地溢出,很快便佔據了半壁江山,與赤紅火鳥的精純火靈氣分庭抗禮。

石室內情形陡然見變得古怪至極,靠近入口處的一半漆黑無邊,伸手不見五指,而另一半卻是通紅灼熱,如火海翻騰。

兩種能量在楊開和赤紅火鳥的催動下,狠狠地朝彼此碰撞而來。

整間石室剎那間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