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四十一章 退避

第一千兩百四十一章 退避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見楊開輕易被困,那火鳥再一次露出得意和不屑的神情,把口一張,一道尖銳的火焰,化為利劍般的攻擊,直奔楊開面門而來,速度快如奔雷,威能猛不可擋。

看樣子,它是想趁機取了楊開的性命。

咔嚓嚓……

守護在楊開面前的上百面浩天盾應聲碎裂,那紫色盾牌也只是擋了一瞬,表面紫韻驀然暗淡,看起來一副靈性大失的樣子,直接被撞飛到一旁,跌落在地上。

眨眼的功夫,火劍便奔襲到了楊開的面前,眼看著楊開就要性命不保。

就在這時,一道漆黑的刀刃般攻擊從楊開面前飛出,那一道刀刃似乎將空間都撕裂開來,無聲無息,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詭秘非常。

空間之刃!

楊開自付以自己的神識和聖元所施展出來的手段,是沒法跟這個器靈抗衡了,它居然懂得使用那個煉器爐來對敵,這大大地出乎楊開的意料。

器靈本身就難纏至極,如今它再驅動誕生它的爐鼎,兇猛程度更上一籌,再與它這麼爭鬥下去,等於是在找死!

所以楊開毫不猶豫地使用了自己的殺手鐧。

他對空間之刃還是頗有信心的,雖然器靈的手段不同凡響,天生就精通火系法則,可空間力量是一種及其偏門而威力強大的力量,在空間法則上,楊開也多有體會,雖未大成,對付一隻器靈應該沒什麼問題。

果然,那空間之刃迎上火劍之後,刀刃般的裂縫一陣扭曲,被強大的火系靈氣激蕩的無法穩定,很快消失不見,不過在它消失之前,也將那火劍給吞噬進了虛空裂縫之中。

楊開的危機剎那間解除。

不等器靈再有什麼動作,一道道空間之刃悠然成型。一半朝器靈飛射過去,另外一半在楊開身側一繞,頓時,束縛住楊開的那種力量彷彿被斬斷了一樣,讓他重獲了自由。

聖元能催動的瞬間,楊開就立刻往後退去,兩手一揚。一道尺長的空間之刃已經飛出,將一直封鎖住通道的紅色光幕吞噬出一個口子,口子雖小,卻足以讓楊開安然通過。

下一刻,楊開的身形已經衝進了那長達幾百丈的通道之中,背後傳來器靈的憤怒鳴叫。

對方顯然是被空間之刃給逼一陣手忙腳亂。無暇顧及退走的楊開了。

楊開並不指望自己的空間之刃能滅殺那隻器靈,對方驅動的火系靈氣精純雄渾,並不是現在的空間之刃能夠完全吞噬的,出其不意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製造出逃生的機會,就讓楊開很滿意了。

為今之計,是趕緊離開這個地肺火池。另尋他處煉化玄陰葵水,等到實力提升之後,若還有時間的話,再來找它的麻煩。

不出楊開所料,他才剛奔出不足百丈的距離,那火鳥似乎已經將空間之刃全部攔截了下來,旋即背後傳來一股灼熱的氣息。

楊開忙裡偷閒,回頭一看。頓時亡魂皆冒。

那通道遠處,器靈竟裹成了一團紅光,緊追不捨,根本不願意放他離開。

整個通道都炙熱無比,火鳥本體未到,濃郁的火靈氣已經瀰漫開來,通道四周的石壁一下子就融化了。

楊開腳步不停。速度再快幾分,可與這種天生沒有實體的器靈比較,速度還是稍有不足,眼瞅著通道出口在望。自己卻與器靈之間的距離越拉越近,楊開眼中閃過一絲狠戾之色,正準備轉身給器靈一擊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了火鳥的一聲怪叫。

那叫聲中蘊藏了不甘和憤怒之意,與此同時,瀰漫在整個通道中的火系靈氣如海水退潮般,迅速往回收去。

楊開訝然,再次回頭,目露驚喜之色,不但不跑了,反而停下步伐,饒有興緻地朝那邊望去。

在距離自己差不多五十丈的位置上,火鳥凌空撲騰著,但此刻,它的身軀上卻浮現出一道道鎖鏈般的能量條,那鎖鏈上符文流動,一看便是一種禁制之術,將火鳥全身包裹,死死地捆縛。

它只叫了幾聲而已,那鎖鏈便莜地一收,緊緊地勒進火鳥的軀體中。

火鳥眼中的不甘之色更加濃郁,不過伴隨著一聲爆響,它的軀體炸裂開來,化為點點熒光消失不見。

被滅了?楊開眉頭一皺,轉念一想,連忙放出神念,探入那個石室中查探起來。

石室內,原本懸浮起來的煉器爐再一次落了下去,一片安靜,恢復成楊開剛進來時的狀態,但那煉器爐上的怪鳥圖案卻依然存在,只是與之前有些不同的是,那怪鳥圖案似乎暴躁不安,不斷地在煉器爐表面遊動飛走,卻始終沒有脫離煉器爐。

楊開心頭大定,咧嘴笑了起來。

原來那玩意無法離開煉器爐太遠啊,一旦離的遠了,就必定會被煉器爐給收回去,這也難怪,畢竟火鳥是那煉器爐的器靈,兩者之間自然會有些牽連的。

確定器靈拿自己沒辦法之後,楊開這才暗暗地呼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剛才那一番爭鬥,實在是他遇到的最兇險的一次了,就算上次與謝宏文帶來的返虛境高手交戰,他也應付的遊刃有餘,根本不會有什麼性命之憂,畢竟當時還有陽炎的陣法輔助。

可是這一次,被器靈逼在那石室中與他大戰,楊開除了沒動用滅世魔眼之外,幾乎可以說是手段盡出了,最後還是得狼狽而逃。

也就是自己能從那器靈手下逃出性命來,若是換做其他的聖王境來此,十有八九就要殞命當場。

站在通道中調息了片刻,楊開暗自思量起來,既然那器靈無法追出石室,那他就沒